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祓师 > 第二十一章 开小灶

第二十一章 开小灶


  这酒果然醇冽无比,而且入口十分柔和,回味中除了甘甜,还有一股非常朴实的清香。

  江尘生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碗里的酒,还有锅子里的鱼肉,都不是人间该有的东西。

  这种美味,只应天上有。

  在美食和美酒的催化下,大家渐渐打成了一片,王万钧和温柔对仉若非还是有些惧怕,但也能壮起胆子,和仉若非聊上几句了。

  酒过三巡,江尘生没头没尾地问了句:“咱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这话是对仉若非说的。

  仉若非笑着摆摆手,嘴里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当然不认识,这世上认得你的人,恐怕也只有你自己了吧,也不对,可能连你自己,都不认识你自己。”

  江尘生之所以问仉若非这个问题,而不是问老左,是因为他发现,仉若非不会说谎,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如果你问他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可能会选择沉默,或者打个马虎眼糊弄过去,但绝对绝对,不会说谎。

  仉若非这番话看似不知所云,但江尘生能听得出来,他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口吻极其认真,绝对不是打马虎眼。

  江尘生不由地蹙眉:“什么意思?”

  这一次仉若非选择敷衍了事:“以后你就明白了。”

  老左似乎不想让江尘生就这个问题深究下去,主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你们知道东边那片林子,为什么叫葬龙谷吗?”

  温柔立即来了兴致:“为什么啊?”

  老左正一正坐姿,压低了声音:“一千三百年前,曾有一条老龙在这里殒命,它是应劫而生,应运而陨,死后怨气极大,这股怨气让地脉断流,让五十里山野寸草不生,你想想,花草树木都没了,地下河道也干涸了,大地自然要干裂凹陷,于是以老龙陨落的位置为中心,形成一个直径五十里的大沙坳,这个沙坳,就是葬龙谷。”

  仉若非立即接上话茬:“那股怨气的危害远不止于此,所有进入沙坳的鸟兽,都会异化成凶猛的妖兽,人在里面待久了,也会变成不人不鬼的凶煞,好在所有进入葬龙谷的东西都会被一股瘴气困住,毕生无法再离开那里,倒也不至于跑出来害人。”

  老左:“百年前,丹成山的张真人途径此地,发现掩埋在沙坳下的龙骨竟已尸变成魃,于是召集了行当里的几个高手前来镇魃,众人耗费七七四十九个日夜才将龙魃镇杀,从此以后,沙坳重获生机,并在百年间恢复成了现在的样子。”

  仉若非:“但这地方又是被龙尸的怨气侵蚀,又是被张真人他们的灵韵滋养,各种炁场混杂在一起,正邪不分,由此催生出了许多新的妖兽。前两年,葬龙谷周边的瘴气越来越弱,经常有妖兽跑出来作乱。在葬龙谷的东西南北四个边界,都建了这么一个堡垒,它们原本是用来监视葬龙谷的哨岗,后来老左和我在葬龙谷周边盘了阵法,葬龙谷里的妖兽再也出不来了,连带着这些哨岗也一起被废弃了。”

  王万钧问老左:“什么叫应劫而生,应运而陨啊?”

  老左想了想,说:“粗略地说就是,它在遭遇劫难的时候,靠着惊人的毅力和修为活了下来,却在应该行大运的时候阴沟里翻船,一不留神嗝屁了。”

  温柔也凑过去询问:“左大哥,你刚才说的‘行当’,是干什么的呀?”

  没想到老左却卖起了关子:“这个我就不能说了,如果今后你们有机会入行,我才能告诉你行当是什么。”

  在这之前,老左已经回避了好几个问题了。

  比如举办这场砥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之前被淘汰的人去了哪,他们是否还活着,为什么与试者会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诸如此类的问题,老左全部拒绝回答。

  这顿饭从下午一直吃到夜晚,江尘生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竟能跟这两个让自己倾家荡产的人成为朋友。

  是夜。

  王万钧和温柔早已耐不住疲惫和酒力,各自找了帐篷,钻进去没多久就打起了鼾,江尘生的体质被强化,酒量也大了不少,半坛子老酒下去只是微醺,加上暂时也没有睡意,便在营地里逛了几圈,将营中情况摸了个透。

  江尘生回到营地中央的时候,就见老左正坐在篝火旁为王万钧和温柔缝补外套,仉若非坐在篝火旁的空地上,和老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家常。

  老左将刚刚补好的一件衣服叠好,一抬头,正好看到江尘生过来,便冲江尘生笑了笑:“过阵子就要变天了,回头我再运一批厚衣服进来。”

  江尘生摘起脖子上的黄玉吊坠:“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老左似乎早就知道他要问这个问题似的,脸上露出了颇值得玩味的笑容:“这是寄魂庄的养魂玉,说起来,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它的来历,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还是在乱坟山下的地宫里。”

  仉若非插嘴道:“养魂玉养魂玉嘛,就是拿来给你养魂的,你可别以为,你身上那些特殊能力,都是这块玉赋予你的,它充其量只是个激发器。换句话说,那些能力你本身就有,它只不过是将你原有的能力唤醒了而已。”

  老左点头:“你和其他异人不同,他们之所以成为异人,都是因为在机缘巧合下开启了‘炁感’,而你,本来就异于常人,只不过潜能一直没有被开发出来而已。随着你不断与养魂玉产生共鸣,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潜能被激发出来,至于你最后能成长成什么样子,我和老仉也说不清楚。”

  江尘生沉默片刻才开口追问:“那记忆呢,这块玉好像唤醒了……一些不属于我的记忆。”

  老左似乎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什么样的记忆?”

  江尘生便将自己在地窟中破局的过程,以及他在半睡半醒间看到的星河幻象说了出来。

  听完江尘生的话,老左十分爽朗地笑了:“我也说不清,这些记忆究竟是你的,还是养魂玉的,它毕竟是灵物,拥有记忆倒也不稀奇。另外,你看到的那不是星河,是灵泉。幻象中的男子,应该是灵泉的灵化神,那位身着白衣的少女,弄不好是我们寄魂庄的一世祖。”

  江尘生:“灵泉?”

  老左点头:“啊,两千年前,我的祖师爷用十三道金符召来灵泉,并将它封入寄魂庄地底,本意是要借它的灵韵洗炼百里阴川,没想到它主动吞噬了阴川中的混沌大炁,并因此具化出元神,这道元神,就是灵泉的灵化神。”

  江尘生听得云里雾里:“你说的这些,我不是很懂。”

  老左一愣:“现在跟你说这些确实还早了点,你没在行当里混过,很多行话自然是听不懂的。”

  “我看到的那些景象,都是真的吗?”

  “两千年前,它是真的,两千年后的今天,它不过是过往云烟,是真是假,不重要了。”

  老左淡淡地叹了一声,便拿起另一件外套缝补起来。

  就算江尘生是个傻子,他也能听明白老左的意思。

  星河幻象中呈现出的那一幕幕,都发生于遥远的两千年前。

  这么多年过去,曾经那个踏破星空的少女,怕是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江尘生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一想到这些,他心中就感到无比失落。

  老左小心缝补着衣裳,仉若非躺在篝火旁,望着夜空出起了神,江尘生则盯着手里的玉坠,陷入了长久的凝思,只有篝火处偶尔传来一阵阵噼啪声。

  第二天一早,江尘生便遵从仉若非的建议,带着王万钧和温柔重返大地窟。

  仉若非告诉他们,下一场砥试的规则有四:

  第一,不能杀人;

  第二,尽可能淘汰对手;

  第三,活着穿越葬龙谷;

  第四,最多只有三个人可以穿越葬龙谷。

  仉若非说,如果幸存者的人数多余三人,那么所有人都无法穿过葬龙谷外围的迷阵,只有当幸存者的人数等于或小于三人的时候,这些幸存者才能够穿越葬龙谷,以通过第二场砥试。

  江尘生问仉若非,如何才算是淘汰对手,仉若非的回答简洁明了:“让对方失去战斗力,即为淘汰。”

  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这场砥试中,江尘生一行极可能遭遇其他小队的袭击,再者葬龙谷中原本就窝藏了大量妖兽,就算不与其他小队交手,也免不了要频繁地战斗。

  所以仉若非才建议江尘生重返大地窟,原因无他,只为在后面的队伍还没有破关之前,尽可能地提升王万钧和温柔的实战能力。

  仉若非这么干,怎么看都像在给江尘生的小队开小灶,但江尘生没理由拒绝。

  就这样,每天早上,江尘生都会带着王万钧和温柔跑到地窟里找蜈蚣打架,到了晚上六点,仉若非准时喊他们回营地吃饭,经历过一天的艰苦战斗之后,等待他们的,永远是老左为他们做好的一大锅美食,以及仉若非为他们准备美酒、果汁。

  每当仉若非站在地窟的出口喊出那声“吃饭!”的时候,江尘生都有种莫名温馨的感觉。

  这天,仉若非的吆喝声没有如期出现,但江尘生还是掐准了时间,六点多一点就带着王万钧和温柔“回家吃饭”。

  直到进了营地江尘生才发现,彭树斌和柯瑞的两支队伍已经抵达了营地,老左和仉若非则不知所踪,在营地中央的那根大木桩上,只留下了一张手写的通告,上面用漂亮的字迹写出了下一场砥试的规则和通关条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