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直播:道长别装了,你就是在修仙 > 第281章贫道岂是爱财之人(求月票)

第281章贫道岂是爱财之人(求月票)


  “各位居士,不管是你们抽中的红底福字还是贫道亲手所画的符咒,皆是天赐福缘,切记不可私下交易。”

  “你们若是私下交易,那也行,不过还有没有赐福效果,那恐怕只有天知道了,若是因福招祸,你们可怪不得贫道。”

  江云两眼一眯,盯着无人机的镜头,笑眯眯道。

  那一眼,仿佛看穿了人心。

  镜头前的众人,表情皆是一僵。

  不管是打算抽中之后高价出售的水友,还是高价收购福字和符咒的土豪,都尴尬的笑了笑。

  “道长,我这人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啊!”

  “嘶,我严重怀疑道长这是在逼我氪金,但是我没有证据。”

  “【捂脸】,直播间争榜我不怕,但是拼运气,真的拼不过啊!”

  “随缘,随缘,打赏一个血瓶,中不中就那样了。”

  “未成年人不要打赏,麻烦各位道友手下留情,我冲一波,十张藏宝图,希望能够提高中奖率。”

  “那个福字真的好帅,我想给我家大门上贴一张,但是我抽不中啊!”

  因为江云的一句话,他直播间的打赏率,再次直线飙升。

  三十多个神豪,在线争榜撒钱,希望提高自己的中奖率,参与的水友也很多。

  这一天。

  虎鱼直播后台的责编和主编看着江云的直播数据,纷纷陷入沉默之中。

  仅仅一个直播抽奖,就抽出了上千万的打赏,这个直播间的人是疯了吗?

  还是,这是那家公会在造势捧人,可是,江道长没有加入公会啊!

  虎鱼直播平台的各大公会看着江云的数据,他们也是欲哭无泪。

  反正就离谱,他们为旗下主播打赏争榜的时候,也没这么疯狂过。

  直播行业刷榜的潜规则,一直是公会和大哥的钱如数奉还,老铁的钱三七分账。

  一般情况下,主播能挣钱,但都是跪着挣那三分的钱,像江云这种站着挣全款的钱,整个直播行业也没有几个人。

  张师叔在旁边帮忙裁剪红纸,江云背着手,青凤笔蘸着浓墨,长桌之前墨香扑鼻。

  笔锋落纸,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旭惊电,须臾之间,一张红底福字,便写了出来,然后盖上江云的印章,放在旁边晾干墨迹。

  五次直播抽奖,每次抽十个人,一次十分钟。

  福字抽奖结束之后,江云也把五十张福字写完了,他直起腰,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写毛笔字,真的很消耗人的精气神,尤其是带有特殊作用的毛笔字。

  “中奖的各位居士,麻烦私聊贫道,把你们的姓名,电话和家庭住址发过来,一天之内,会有房管主动找你们核实。”

  “这些福字大家收到之后,切记不要损坏,也不要用胶布贴,用开水烫点浆糊,道粘在大门上就行。”江云笑着对水友强调道。

  抽中福字的水友,皆是弹冠相庆,没中的人,那是直呼黑幕。

  “三十万人中,我一个小血瓶,居然抽中了!”

  “好家伙,刷了二十张藏宝图,还好中了,不然我得吐血啊!”

  “嘶,直播间中大哥争锋,在下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谷</span>  【阴阳十六字传人】:“黑幕,这个直播间绝对有黑幕,我刷了六个藏宝图啊!”

  “死阴阳,三十多万人之中抽五十个人,你要是能中奖,我推荐你去买彩票。”

  【药材收购商】:“江道长,我是你直播间的常年榜一,我没中奖,你是不是可以私下安排一下?”

  “卧槽,我们董事长刚刚开会开到一半,说是有急事,散会,这就是他的急事吗?”

  “丰瑞药企的马总,富豪榜常年前十的存在,马爸爸看我,请收下我的膝盖!”

  江云打坐休息,恢复精气神的时候,他也看到了马文林的弹幕。

  这位是自己直播间的带头大哥,因为三七和黄花梨事件结缘,然后就每天挂在直播间。

  虽说出家人讲究随缘,但人家这几个月,也在直播间刷了七位数,这大过年,是该给人家一份机元了。

  “马居士,你我有缘,既然你开了金口,那贫道自然会送你一份。”江云对着镜头,笑着说道。

  这个头一开,直播间的神豪,都不淡定了。

  好家伙,这机缘也可以用钱来买,那就刷呗,谁怕谁啊!

  而且就数【阴阳十六字传人】刷的最恨,十张藏宝图,眼睛都不眨,直接就刷了出去。

  直播间的众多水友,对这个家伙的身份,突然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个黑粉头子,天天在直播间造谣还刷礼物,他想干嘛?

  江云黑着脸,制止道:“各位居士,别刷了,贫道不是见钱眼开之人!”

  【阴阳十六字传人】:“道长,您不能为了面子,连钱都不要啊!”

  “求求了,我就想要一张福字,拜托,拜托嘛!”

  “贫道记得你,你这个家伙,常年在贫道直播间造谣骗人,刷存在感。”

  “咱俩无缘,你别刷了,刷了也没用。”江云一甩道袍,站了起来。

  他取出黄符纸,提笔将几种符咒,都画了一种,盖上印章之后,拿着介绍起来。

  “各位居士,这一张是发财符,你们若是能抽中,那么佩戴于身,明年一年之内,绝对可以发一笔小财。”

  “这一张是幸福符,顾名思义,佩戴此符,可保一年之内,家庭幸福美满,不会发生意外。”

  “这一张是许愿符,贫道向天地机缘背书,你们凭借此符向天地许愿,可以实现一个小愿望。”

  “这一张是坚挺符,其实这个符挺没用,用多了伤身,毕竟铁杵也能磨成针。”

  “待会咱们就不抽了,若是真需要,那喝点黄金酒就挺好。”

  “这张减肥符,抽中之后用火锻烧成灰,放入水中喝下,可保一年之内食欲不振,减肥成功。”

  “大吉大利符,这张符就厉害了,此符可以改变一个人一整年的气运,让人走运一整年,不一定是发财,有可能是桃花和工作。”

  江云介绍完自己准备的符咒之后,别说直播间的水友,就连张师叔都来了兴趣。

  老人家盯着那张坚挺符,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就突然嘿嘿一笑,吓得江云一跳。

  问他,他也不说,反正就盯着西南方向,跟师父喝醉酒后,一模一样。

  西南,西南有什么,西南也就有一个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