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直播:道长别装了,你就是在修仙 > 第282章熟练的让人心疼(求月票)

第282章熟练的让人心疼(求月票)


  “道长,实不相瞒,我需要一张减肥符,节食减肥运动真的太痛苦了【崩溃】”

  “道友言之有理,俺也一样。”

  “穷鬼表示,何以解忧,唯有暴富,请给我来五十张发财富。”

  “道长,你那个许愿符,能不能求个对象啊?”

  “大吉大利,明年发财,我想求一张大吉大利符!”

  江云看着水友的留言,他笑着说:“各位居士,坚挺符咱们就不抽了,剩下的五类符,一类画十张,抽一次。”

  “还是那句话,大家谨慎打赏,这玩意儿就是个福利,随缘就好。”

  相比于红底的福字,抽这种符咒的水友数量,直接少了一半。

  江云画完所有符咒之后,他看了一下抽奖结果,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红底福字只是天元道观过年之时,给周边的居士发的小福利,这过年符咒大全,才是今年的压轴大戏。

  这搞什么鬼?

  直播间的三十多居士,难道集体不识货了?

  众水友看着江云困惑的表情,纷纷解释起来。

  “道长,这大过年,红底福字贴出去有面子,您画的符咒,对我们来说意义一般。”

  “不是不舍得抽奖,而是相信科学,您说的那些符咒,真的太像骗人了。”

  “虽然道长很厉害,但十多年的义务教育告诉我,那玩意儿不科学。”

  “不管各位道友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我抽中了一张发财符【滑稽】”

  “卧槽,狗贼,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吗?”

  “直播间的各位居士请注意,敬业福换发财福了,想要的请加我好友。”

  “直播间有黑幕,只要我不抽奖,那我就不会上当,哼!”

  江云看着水友的发言,挠了挠头,心中不由得对系统出品的符咒真实性,也起了疑心。

  他取过一张多画出来的减肥符,用打火机烧成灰之后,倒入水碗之中。

  “小白,来,为师有个好东西给你!”

  直播间水友见小白真的喝下那碗带符灰的水,不由着急起来。

  “完犊子了,小白吃得太多,道长终于对她下黑手了。”

  “三无产品,真的不懂入口,万一出事怎么办?”

  “主播,小白要是出事,那我一定取关拉黑加举报【怒】”

  “小白老婆,来历不明的人喂你东西,你可不能吃啊!”

  “各位道友,我说一个残酷的真相,希望你们能接受,其实小白每天晚上都跟道长同窗共枕。”

  小白喝完符水之后,脸色当场一变,她四脚生风,直接窜进了道观的卫生间。

  江云守在门口,表情略微有些担心,许久之后,里面传来了马桶冲水的声音。

  小白踩着小碎步,从卫生间出来,她的肚子明显小了一圈,不过,还是挺圆润。

  “嘤嘤嘤~~”

  “咳,为师不是变态,为师岂会偷窥你上厕所,我就是担心你喝了那水出事。”

  “嘤嘤嘤~~”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要不要吃一点?”

  小白摇了摇头,然后蹦蹦跳跳去道观门口,找小黑玩了。

  直播间不少水友,突然就后悔起来,而且是那种肠子都悔青的后悔。

  “卧槽,那减肥符好像真的有用哎!”

  “我十分确定以及肯定,小白的肚子确实小了一圈,这是什么道理?”

谷</span>  “一百二十斤的小仙女表示,道长,我以身相许,我当牛做马,只求一张减肥符,呜呜呜!”

  “二百四十斤的我哭晕在厕所里,我到底错过了什么啊!”

  “这个减肥符如果真的有用,而且能批量生产,感觉道长分分钟会成为世界首富。”

  江云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一挥袖袍,两手背后,慢悠悠的回到前院。

  然后,用最后的精气神,提笔画了两张封印符。

  他将这两张封印符,贴在菜窖的门口之后,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此刻,长桌之上,只剩下了发财符,幸福符,许愿符和大吉大利符。

  “各位居士,大家要相信科学,减肥符有作用,主要是那个符灰,有通便和抑制人食欲的作用。”

  “它的有效期是一年,少说也能让人瘦二十斤,若是配合运动,瘦个百八十斤,也属正常。”

  “只是为了确保每张符的功效,需要贫道亲手画符,而画符需要消耗大量的精气神,所以这玩意儿真的没办法批量生产。”江云向直播间的水友,解释道。

  直播间的众水友,也是将信将疑。

  以符水治病,源自于东汉末年的太平道。

  太平道是道教承认的正宗道家门派,张角也是修道有成的一派宗师,不然也不会拉拢上百万信徒。

  符水治病有用除了所画的符咒之外,也跟符咒本身用药水浸泡过有关,而且还有点心理暗示的作用。

  这玩意儿就是一门玄学,不过,今天江云打算亲自试一试。

  他带上一张发财符和一张大吉大利符之后,便找到师叔,说是要下山一趟。

  张师叔很奇怪,他往日里显得很邋遢,但现在居然收拾得挺精神。

  而且,他还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了起来。

  “师叔,您在道观一直住的挺好,这是要做啥?”

  “大人的事情,你小子不要管。”张师叔老脸一红,呵斥道:“我打算去峨眉派,拜访一下故人,明天出发。”

  “啊,这么着急,师叔,要不要我陪您一起去?”

  “不必了,我短则三日,长则三月,定会准时归来,你把道观照顾好就行。”张师叔下意识摸了摸口袋,笑着说道。

  江云点头,表示理解。

  他在网上,帮师叔订了去峨眉派的往返头等舱机票,然后又给了一张没有密码的银行卡。

  里面的钱不多,但也足够两人半年的全国蜜月游了。

  “哎,算你小子有心,这段时间,大棚的蔬菜和燕隼,就交给你照顾了。”

  “对了,你看我这身,精不精神?”张师叔问道。

  江云点了点,然后火速转身下山,他将整个道观的空间,都交给了叔叔。

  整套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都是师父从小培育教出来的。

  张师叔临时起意要去峨眉派,那肯定要跟老相好联系,自己留在道观,很不好,容易打扰两个人。

  直播间的很多水友,纷纷把心疼道长,打在了弹幕之上。

  “道长,老道长都有道侣了,你不给自己找一个吗?”

  “心疼道长三秒,哎,不想多说什么了。”

  “不知道道长过年,有没有人催婚【滑稽】”

  “道长,我也单身,你考虑一下呗,大不了我去泰国做个小手术。”

  ……

  江云下山之后,来到了体彩店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