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九叔世界:我靠分身修炼 > 第七十章 询问九叔

第七十章 询问九叔


  “既然暂时不用吸收娥妖的血了,那我就先回一趟义庄吧!”

  娥妖三姐妹的事情告一段落,聂初风想回义庄看看,他这一趟出来,已经有四五个月了,而且回去正好可以让九叔看看,甲子龟息术怎么样。

  毕竟是关系到自己以后计划的大事,虽然毛道长已经说过可以修习了,但他觉得还是要让九叔再看看,这样更稳妥一些。

  他在客栈预定的房间还有三天才到期,不过他也不打算退钱了,收拾好东西,给客栈老板打了声招呼后,他就离开了甘田镇,慢慢悠悠地往任家镇而去。

  此时已经入夏,太阳斜挂在山巅,慢慢向上升起,聂初风来到甘田镇时,还穿着厚厚的棉衣,但是现在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浅灰色麻布衣,依然感觉到热。

  因为回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他一路都很悠闲,好像是在旅游一般,难得地让自己放松了一天,第二天才赶到任家镇。

  任家镇还是像他走之前那样,没有太大的变化,他便加快脚步,回到了义庄。

  义庄后殿,九叔和蔗姑坐在正坐上,秋生和文才斜靠在门边站着。

  九叔问道:“初风,你这一趟出去游历,也有好几个月了,感觉如何?”

  聂初风如实回答道:“回禀师父,徒儿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距此百里之外的甘田镇,那里有一位叫做毛小方的道士,道行和实力都很强,我在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毛小方?”九叔想了想,“我倒是听黄道友提到过这个人。”

  “不过你离开那么久,我也好久没有考校你的功夫了,现在就看一看,你这段时间有没有荒废了功夫!”

  坐在他旁边的蔗姑摸着隆起的肚子,瞪了他一眼道:“相公,初风出门那么久,这才刚刚回来,肯定累坏了,你这么着急要考校他,会不会太严厉了?”

  聂初风对她拱手行礼,而后说道:“多谢师娘关心,我这一路都是悠哉悠哉地回来的,一点都不累,师父对我严厉是对的,严师才能出高徒。”

  九叔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不愧是我徒弟,秋生,你来试试师弟的功夫。”

  “是!”

  秋生和文才本来在一边闲着,没想到九叔会让自己出手。

  “初风师弟,许久没见了。”

  “是啊,秋生师兄!”

  聂初风对秋生的印象不错。

  秋生提醒道:“那你小心,我动手了!”

  聂初风点点头,摆出防御的架势。

  秋生骤然出手,拳脚如同雨滴一般,快速往聂初风身上招呼,动作十分凌厉。

  聂初风也毫不示弱,见招拆招。

  两人激斗百十回合后,终究是秋生的拳脚功夫更为老道,聂初风渐渐落入下风。

  九叔一直在观察聂初风的每一个动作,包括位置、力道和反应等等。

  “好了,停手吧!”

  见差不多了,九叔停下了两人的比试。

  “初风,你的拳脚功夫并没有落下,说明你没有偷懒。”

  聂初风喘着气,对九叔说道:“弟子惭愧,比秋生师兄差远了。”

  他这段时间绝大多数精力都放在僵尸分身那边,除了每天早上坚持的晨练外,他对自己的拳脚功夫练习的并不多。

  秋生大方地说道:“初风师弟你不要太谦虚了,按你现在的表现,我没有个两百回合,是不可能打赢你的。”

  九叔面带微笑道:“你们两个都很不错,秋生你的拳脚功夫,已经得尽我的真传,我想胜过你都不容易,而初风你还小,相信过几年也会赶上来的。”

  “是,师父!”聂初风和秋生齐齐点头。

  文才在一边看着,心里却有些发酸,九叔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夸过他的。

  蔗姑走到聂初风身边:“好了好了,功夫考校完了,初风你肯定累了,先回房间收拾收拾吧,吃饭了我再叫你。”

  “嗯!”

  聂初风回到自己房间,里面虽然很久没人住,但是仍然没有太多灰尘。

  他知道文才肯定是不会帮自己打扫房间的,而九叔一般很少做家务,那就只能是蔗姑帮他打扫的了。

  “蔗姑这人挺不错的,刚才看她的肚子已经挺起得不小了,想必已经怀孕好几个月了吧,没想到九叔就要当爹了,这倒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九叔的好几部电影中,他都是以单身的形象示人,聂初风觉得,这应该也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而产生的蝴蝶效应。

  晚饭后,秋生和文才在门口嬉戏玩闹,蔗姑则是拿着针线在织着什么,趁这个机会,聂初风找到独自一人在后院练功的九叔。

  “师父,我在甘田镇得到了一门法术,想请您帮我看一看,这门法术到底能不能修炼。”

  “哦!什么法术?”九叔停了下来,转身看向聂初风。

  聂初风掏出甲子龟息术递给他。

  九也是识货的人,刚刚看了几眼,就看出了这门法术的不一般。

  “妙啊,甲子之法还能这么用!”九叔看着赞叹连连。

  聂初风站在一边,没有打扰他,静静地等他看完。

  许久后,九叔才对聂初风说道,这应该是一种旁门的法术,虽然有些剑走偏锋,但却十分精妙,法术是没问题的,不过实用性不高。

  聂初风问道:“师父,您的意思是这门法术没有问题吗?”

  九叔点点头,“当然可以炼,但是难度不小,首先,这门法术需要藏神于肝,想要藏神,就必须先让神不动,想让神不动,就要能不起意念。”

  “但是通常来说,如果不是已经历尽沧桑,看透生死,或者是道行高深的人,根本难以做到,而这种人,大多都是年纪不小了。”

  “这门法术需要人一下就假死沉睡一个甲子,虽然假死可以降低人的元气消耗,但是长达六十年的损耗,对于年龄已经不小的人来说,很难承受,很可能在沉睡中,就已经撒手人寰了。”

  九叔对甲子龟息术的理解,比毛道长还要稍微深一些,而且切入点不同。

  聂初风继续问道:“师父,你是说,这门法术的难点,在于让人的意识不动,那如果人的意识不在身中,可以吗?”

  “自然也是可以的,这门法术的关键,就在于不消耗身体的元气,只要精神不在体内妄作,元气就不会被消耗,就可以假死。”

  接着,九叔摇摇头道:“但是人的意识不在自己体内,还能在哪?没有身体作为依托,意识无法长存。”

  “原来如此,我懂了,多谢师父!”

  听九叔这么一说,聂初风心里有把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