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九叔世界:我靠分身修炼 > 第九十章 断绝关系

第九十章 断绝关系


  聂初风和九叔来到任家镇,找了间客栈住下,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九叔率先醒了过来,他先给装着女鬼小丽的法坛上了柱香,然后照了照镜子,看到自己此时头发眉毛全都没有了,有些心焦。

  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自言自语道:“我现在这副样子,可怎么出去见人啊!”

  聂初风被他的动静弄醒,揉了揉眼睛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九叔转身看着他说道:“初风,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这怎么能出门?”

  聂初风看见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师父没事,待会儿我到街上去帮你买一顶帽子,再买一副眼镜,肯定就没人能认出你来,等过两天,你的头发和胡子就会长出来了!”

  九叔瞪了他一眼道:“那你还等什么,还不赶紧起床给我去买!”

  “嘿嘿!好!”聂初风立马起床。

  这时,秋生和文才刚刚吃过早饭。

  秋生对文才说道:“文才,我们去义庄看一看吧,至少也该给师父收个尸。”

  闻言,文才拿起一根油条继续吃,心里想着:“九叔死了,那义庄不就归我所有了吗,那里面的东西不少,我再拿九叔的名头去忽悠人,随随便便吃个十几年没有问题!”

  于是他说道:“我们当然要去,始终是师徒一场,尸还是应该替他收的。不过秋生,义庄里的东西,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分一分?”

  秋生昨晚已经有些后悔自己撇下九叔逃跑了,根本无心和文才争义庄的东西。

  “义庄里的东西我不要,都给你吧!”

  “哈哈!那感情好!”文采嬉笑着,拿起桌子上两根还没有吃完的油条,立刻和求生一起赶往义庄。

  当他们来到义庄后,看到这里只剩下了一片废墟,而且废墟上还有一些零星的小火在燃烧。

  文采双手抱着头,一脸不敢相信地说道:“啊!怎么会这样?义庄怎么会被烧了?”

  他的仅有的一些家当,都在义庄里,现在被一把火全部烧光了,他现在除了身上穿的,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真正的一穷二白。

  秋生看着已经化为废墟的义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虽然他在董小玉和小丽的事情上怨恨九叔,但是九叔教了他几年茅山术,他和九叔还是有不浅的感情在的。

  文才扑到自己房间位置,用手在灰烬中扒了扒,但是发现什么都没剩下,眼泪也哇的一声就流了出来。

  他们俩在义庄逗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聂初风走到街上,给九叔买了帽子和墨镜后,又买了一些包子油条,然后才慢慢走回客栈。

  他刚刚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秋生和文才两个人,从前面的街道走了过来。

  秋生看到聂初风,震惊地问道:“啊!初风师弟你怎么在这里,你没死吗?”

  聂初风瞟了他们一眼,漠然笑道:“怎么,我没死让你很失望?”

  秋生赶紧猛地摇头道:“这怎么可能?”

  聂初风不想再搭理他,转身往客栈走去。

  本来昨晚他们是可以用墙上的八卦,来对付石坚的,但是因为秋生和文才抛下自己和九叔逃走了,导致人手不够,没有办法使用八卦,最后害得九叔迫不得已,只能采用和石坚同归于尽的方式,才将石坚杀掉。

  秋生急忙跑了过去,拉住聂初风,“初风师弟!你等等,师父他怎么样了?”

  “死了!”

  聂初风懒得理他,甩开他的手走上楼去。

  秋生急忙回头对文才说道:“文才,师父肯定和初风师弟在一起,我们跟上去找他!”

  文采心想:“我现在身无分文,只能继续跟着九叔了,不然恐怕得饿死!”

  于是立刻回答道:“你说得对,我好担心师傅啊,我们赶紧上跟去!”

  聂初风走到楼梯口,看到秋生和文才跟了上来,瞪了他们一眼:“你们跟上来干什么?赶紧滚!”

  文才做出一副很后悔的样子道:“初风师弟,我们知道错了,我们想见见师父!”

  聂初风对文才的印象一直不好,理都不想理他,直接走回房间,然后把门关上。

  九叔见他进来了,便问道:“初风,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聂初风还没有说话,门外就传来文才和秋生的声音。

  “师父,我们知错了,你就原谅我们吧!”

  “师父,我知道自己错了!”

  ......

  九叔沉默了一会儿,神色黯然地对聂初风说道:“初风,你把门打开吧,我有话对他们说。”

  聂初风愤然道:“师父!他们昨晚....”

  九叔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说了。

  “我都知道,你不用多说。”

  聂初风叹了口气道:“好吧!”

  他走到门口,打开门对走廊上的秋生和文才喊道:“你们进来吧,师父有话对你们说!”

  秋生和文才大喜,立马跑进房间。

  秋生看到九叔现在这副惨样,直接给他叔跪下了,文才虽然十分不情愿,但还是跟着跪下。

  “师父,我们错了!”

  九叔看着他们,满脸的唏嘘之色,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和他们二人在一起的日子,感慨无限。

  “昨晚的事情,我并不怪你们,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你们是人呢?”

  秋生和文才大喜,立马说道:“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九叔摇了摇头,又慢慢低下,看着地板说道:“你们不用再叫我师父了,经过昨晚的事,我们的师徒之情已尽,从今往后,就各奔东西吧!”

  “什么?”秋生和文才顿时就懵了。

  文才跪着走到九叔面前,拉住他的腿,哭着说道:“师父你不能不要我啊,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他这说的是实话,他学艺不精,没有一技之长,离开九叔确实很难生活。

  九叔运起法力,将他甩开,毫不动摇地说道:“我意已决,你们无需再多说!”

  秋生哭着道:“师父,你教我那么多东西,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你怎么能和我断绝关系?”

  九叔背对着他,向前走了两步说道:“唉!还说什么报答,你们走吧!初风,送客!”

  聂初风走到秋生和文才身前,淡淡地说道:“两位请吧!”

  看到九叔是来真的,铁了心要和自己断绝关系,文才站起来,破口大骂道:“好你个林凤娇!我跟了你那么多年,你现在居然要和我断绝关系,活该你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

  九叔听了脸色大变。

  聂初风直接上脚,一脚把文才撂翻,然后提着他的衣服扔了出去。

  “秋生师兄。”聂初风走到秋生身边。

  秋生没有说话,对着九叔磕了三个响头,起身走出了房间。

  ......

  文才和沉默不语的秋生走出客栈后,怨恨的说道:“好你个九叔,好你个聂初风,别让我找机会,否则我一定会报仇的!”

  秋生停下来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话话,继续往前走。

  秋生和文才离开后,九叔的脸色就一直不太好。

  “师父!”聂初风担心地叫了他一声。

  九叔看着他,用带着些许迷茫的眼神问道:“初风,你说我是不是根本不会教徒弟?”

  “怎么可能?”聂初风头摇的就像个拨浪鼓似的,“师父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师父!”

  九叔脸上勉强露出一抹微笑,“那就好!那就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