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疯狂农民工 > 第3294章 抓回要跑的梅子,离婚开始

第3294章 抓回要跑的梅子,离婚开始


  挂上电话,王有财这才感到不妙,这梅子要是从他这儿一出去跑了,那他就给陈贵不好交代了。
不管怎么说,在西坪村来说,陈贵和他的关系最好。
一想到这里,王有财便对吕大夫说:“你让人把中药抓好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我有急事出去一趟。”
坐电梯到了一楼,在院子里正好碰上了武伍。
“那个梅子去了哪里?”
武伍一愣,立马笑着说道:“就那个妖里妖气的女人?她出去了,好像朝东走了。”
王有财想了一下,朝东走那岂不是去了火车站吗?看来这个女人还真是要出走。
王有财赶紧的钻进车里,然后开着车便去了火车站。
把车往广场上一停,王有财先是去了售票窗口,然后再去候车室。
他根本没有想到,火车站会有这么多的人。
看来想找到梅子还是有点难度,因为这人太多,她随便往哪个角落里一坐,都会找死人。
王有财长吸了一口气,他忙给陈贵打了个电话,没想到陈贵已在赶往平都市的路上。
在哪儿呢?如果梅子想躲着他,那他就更加找不到她了。
想到这里,王有财便赶紧走出了售票大厅,然后到车上找了副墨镜,另外他还戴了顶帽子。
这样一来,一般人还真是认不出他。
天下之事,有时候还真叫个巧字,就在他再次走进售票大厅时,没想到他一眼就看到了1号窗口正在排队的梅子。
王有财小心脏狂跳着,他三步并做二步的跑了过去,一把就拽住了梅子的胳膊。
梅子大吃一惊,等她看清楚来人是王有财时,这女人冷哼一声说:“放开你的狗爪子,否则我会喊人过来。”
王有财心里一怒,他手上猛的一用劲,一把便把梅子拽了过来。
“你如果不要你这张脸的话,你可以喊,反正光天化日,而且还有这么多的人,另外还有这摄像头,就算是你满嘴喷粪,量你也喷不出什么来。”
王有财拉着梅子的胳膊,一边往外拽,一边冷声说道。
梅子几次张嘴,可她就是没有喊出声来。
王有财一直把梅子拉到了他的车上,这才松开了手。
“王有财!你这个老流氓,你拉我到你的车上干什么?你先搞清楚,老娘这辈子不会再和你有什么瓜葛。”
梅子心存最后一丝幻想,可她不知道的是,王有财已把信息发到了陈贵的手机上。
为了安抚梅子的情绪,王有财再没有和他对着干,而是呵呵一笑说:“你这是想去外地打工?”
“关你屁事?放我下去,否则我会喊人,说你非礼我。”
梅子说着便推开车门,可惜王有财按下了锁。
就在两人正在车内打着嘴仗时,陈贵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
梅子一看陈贵来了,她这火气就更加的大了,她破口骂道:“王有财!你他妈的真不是个人,枉披了一张人皮。”
“你连畜生都不如,下辈子肯定是个骡子。”
王有财克制着心中的怒火,他刚按下了开锁键,梅子便打开车门跑了下去。
正好陈贵也赶到了,他一把抓住了梅子的胳膊,然后咬着牙说道:“别把我逼急了,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
“放开我!我不想再和你说话。”
梅子挣扎着,她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路过的行人,都往这边看,弄得陈贵极为恼火。
忽然,陈贵举起巴掌,照着梅子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两下,然后抬起腿一脚便踩在了梅子的小腹上。
梅子毕竟是个女人,她被陈贵一脚踩着坐在了地上。
这时,广场巡检的警察开车赶了过来。
王有财赶紧下车,他忙解释道:“小两口闹矛盾吵架。”
警察问了陈贵几句,便让他带着梅子赶紧离开。
没办法,王有财又打开了车门,他和陈贵又把梅子弄到了他的车上。
梅子从结婚以来,陈贵还真没有这样打过她,陈贵刚才的这两下,有点把她给打懵逼了,所以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这是在做梦。
直到王有财的车子开动了起来,这梅子才如梦初醒般的回过了神来。
“放我下去,我不回西坪村。”
梅子拍打着车门,再次发起了疯来。
陈贵彻底被怒火烧昏了头,他一个转身,照着梅子的头上就是两拳。
梅子这下老实了,她发现,她如果不住嘴,陈贵有可能把她给打死。
“再叫一声,我就让你去见阎王,我说了,我会放你走,但咱们得把这手续给办了。”
陈贵咬着牙,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王有财开着,他从反光镜中看到此时的陈贵两眼布红的血丝,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狼。
车子一到西坪村,陈贵却让王有财转个头去村委会。
还好,村委会的办公室陈二牛和几个村干部都在。
“几位领导,请你们做个证,我要和梅子离婚。”
陈贵说着,便一把把梅子推倒在了村委会的沙发上。
众人一脸的惊讶,因为平日里的陈贵在外人面前不管多牛皮,可在老婆梅子的面前,从来都是低声下气,哪敢这个样子。
陈二牛一看,他忙说:“好日子过腻了?都什么岁数了还要离婚?”
陈贵没有理陈二牛,他把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离婚协议,协议上都有夫妻俩的签字。
这协议可是梅子写的,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贵还真在上面签了字。
陈二牛拿起协议看了一遍,然后问梅子道:“这是你写的?想好了没有?如果真要按照这协议上的来,你就得离开西坪村。”
“你要知道,咱们西坪村虽说是个农村,可不是谁想入户,就能入进来的。”
陈二牛想从这方面给梅子一个下马威,可让陈二牛没有想到的是,梅子却冷哼一声说:“不惜罕,婚姻都名存实亡了,还呆在这里有意思吗?”
梅子的这句话彻底惹怒了陈二牛,他看了一眼陈贵问道:“非离不可吗?”
“没法过了,我也不想再给她当牛当马了,还是让她远走高飞吧!”
陈贵的态度很坚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