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2章 穿越重生

第2章 穿越重生


更能消、几番风雨。

刺目的阳光透过破碎的窗子打进屋内,南卿不适地闭起眼睛,等适应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看清屋内的摆设。

屋子不大除了正中间摆着的一樽不知道是什么的石像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不过看着房梁上挂着的灵符应该是一处山神庙,屋内虽然破旧却是古香古色,灵符上的文字很古老,但布料绝不过百年。

“呜——”

一声痛苦的呻/吟打断了南卿的疑惑,她向发声的方向看去,只见身旁躺着一个昏迷的男子,他身上一片青青紫紫的痕迹闯入眼中,十分刺目,几块碎布挂在身上,也难掩下面风景,他脸色苍白额上挂着一层细汗,清秀的脸上浮现出挣扎,大概是做了噩梦。

昨晚的记忆在脑子里回放,南卿头痛的揉着太阳穴。

衣袖拂到脸上,揉着太阳穴的手骤然一顿。

刚才一直没注意,身上穿的衣服有些古怪,像是……古代的装扮!南卿心下一突,掀开长袖,露出白皙光滑的手臂,她长年出入危险地带,行走在风口浪尖上,身上各处布满伤痕绝不是这般细腻,南卿脑子一振,她好像借尸还魂了而且还不是原来的时空,没想到她竟会遇到如此光怪陆离的事情!

“啪——”一块玉佩从掀起的袖口滑出,是一块上好的白脂玉,通体白腻没有一丝杂质,上面的纹路十分复杂足以看出雕刻者技艺之精湛。

南卿伸手拾起,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头痛欲裂,大量陌生的记忆冲入脑中,互相交织,像幻灯片一样快速地播放。她隐忍着呻/吟,蜷缩着边消化着记忆边等待阵痛过去。

这里女尊男卑,原主是北凉国二皇女淮卿王,名叫李淮卿,喜怒不定,残暴嗜血,吃喝嫖赌更是一样不落,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虽然当今皇帝对原主不喜,但仗着先皇宠爱日子过得也滋润的很。

可原主偏偏爱上了阮太傅的小儿子阮玲玉,为了心上人对太傅百般殷勤但都被据之门外,阮太傅自视清高自然看不上原主,在她心中早已有了乘龙快婿的绝佳人选,正是原主的死对头皇太女李淮靖。

其实阮玲玉早与皇太女暗通情愫,假意与原主相爱只是为了给皇太女扫清障碍的权宜之计。

那日阮玲玉哭哭啼啼地向原主求救:“呜……殿下,你一定要救救家母啊,家母是被诬陷的,阮家绝不会谋反的。”

“谋反?一定是搞错了,玲玉你别急,本王这就去找母皇说清楚。”

“别……别殿下,皇上生性多疑不会相信您的,证据是在城南酒阁发现的,只要……只要王爷承认酒阁是您的,家母就会没事的,皇上虽对王爷不喜,但有先皇的免死金牌玲玉相信您一定会没事的,到时候家母一定会记得王爷的恩情,就不会阻拦我们了。”

酒阁是原主为了讨好阮太傅由阮玲玉转赠的,这酒阁送给阮家之后原主就再没有插手过。

“玲玉你别哭,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叫本王做什么都行,本王这就去救岳母大人,母皇不会把本王怎么样的。”

画面一转,北凉边界,原主一身囚服双目空洞,满脸绝望。

“淮卿王李淮卿,蓄意谋反,不忠不孝,其罪当诛,但念先皇慈悲,朕今特令李淮卿免除死罪,贬为庶民,永生不得回北凉国,钦此。”

“哈哈哈,二妹,接旨吧。”

“李淮靖你卑鄙,你竟敢陷害本王,本王要见母皇说清楚!”

“二妹啊二妹,你还真是傻得可怜啊,是你自己跑到母皇面前承认,姐姐又如何能陷害你呢?”

阮玲玉依在李淮靖怀里:“太女何必跟这蠢货费口舌,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

“哈哈哈,还是美人说得对。”说着将手抚上阮玲玉的腰。

南卿揉着再次作痛的头。

原主活着的时候窝囊,死的也够窝囊,被赶出北凉国之后一直是过的浑浑噩噩今朝有酒今朝醉,昨夜去赌场输了个干净,吞了不少药想到望春楼去去晦气,没想到被老鸨发现没钱赶了出来,这才匆忙赶到破庙,还没等就死了……

之后就有了南卿的借尸还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