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4章 破庙男子

第4章 破庙男子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将屋里照亮。

床上的男子僵持着身子,费力的一点点向床下移动,生怕惊动倚在床头的女子迎来可怕的疼痛。

他怕眼前的这个女子只是喝醉后胡乱将他拽回家,若她醒来后看到自己生怒醒来,他免不了要遭受一顿拳打脚踢。

“乖别动,再睡会儿。”南卿迷迷糊糊的将人按下,昨晚怕男子再发烧她一直守在床边,这会儿才刚刚合眼。

男子吓的一抖,立马不敢再动,浑身僵硬的保持着被按下的姿势,害怕的颤抖着。

感觉男子都快抖成筛子了,南卿叹了口气,揉揉疲倦的眼睛,撑起在床头倚了一晚,有些酸痛的身体,看向旁边已然醒了的男子:“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

男子听到南卿的声音吓得一震,就要从床上滚下来。南卿立马伸手扶住他:“别乱动,你身上有伤。”

男子似乎听懂了不敢再乱动,只是手死死地抓着被子,眼睛低垂,双目空洞,不住的颤抖。

看着再次抖成筛子的男子,南卿又忍不住叹气,她这两天叹的气比她前几十年都多:“别害怕,我没有恶意。那晚是在下吃错了东西并非有意而为之,你且安心地呆在这儿,我会负责的。”

男子空洞的眼神一怔,复又恢复毫无波澜的死寂,像是从未出现过。

“我去城里给你抓些药,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带回来。”

昨夜她已经将屋子翻了个遍了当真是家徒四壁,一粒米都没有。

并没有听到男子的的回答南卿也不恼,耐心的嘱咐道:“别乱动乖乖呆在这里,我回来会给你带好吃的。”像哄小孩子似的哄人,她这辈子还是头一遭,但感觉还不错。

“还有咳,咳那个……衣服……我,我放在床头了,我这没有男子的衣服,有些你……你”南卿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在终于意识到自己有多丢人后,从屋子里退了出来。

南卿到厨房里找出一只破旧的背篓,将昨天下山时顺手采的黄知草放进去。

黄知有滋肾润肺,补脾益气的功效,可用于阴虚肺燥及肺肾阴虚的劳嗽久咳,在现代也算是名贵药材,到药铺应该能换些钱。

不过看着少的可怜的几颗草药零散的倒在背篓底部,南卿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不知道它在这的行情如何,实在不行还是把那块玉佩当了吧。

轻轻的关上篱笆门,南卿这才清楚的打量整个茅屋,一共两间,一间大的就是男子在的屋子,另一间有些小是南卿刚刚出来的厨房。

除去豆腐渣工程的茅屋,选址倒还好,背后有一条小溪,河水清澈见底,今晚可以抓些鱼炖汤,男子身体虚弱应该补补。

南卿背起背篓向村口走去,茅屋建在村尾,周围没有几户人家显得有些清冷,以原主的秉性自然不愿意和村民同住,这到和了南卿的意,住在人多的地方难免会有些麻烦,冷清些倒是难得的清静。

天才刚刚亮,初晨的露水打在南卿单薄的长衫上有些微凉。

远处的茅屋上升起阵阵炊烟,南卿渐渐走到村子的中心,村中的人都是下地干完活,才回来吃饭,这个时间村民正三一帮两一伙的拿着农具,准备开始劳作,也只有她这个“闲人”会在村子里瞎晃。

前面几个正在交谈的村民在看见南卿后声音戛然而止,看来原主的名声当真烂到一定地步了,当她走过后才传来细碎的讨论声。

村民甲:“我没看错吧?”

“那不是村尾住的流氓吗?起这么早?”

村民乙:“起这么早准没好事!”

“也不知道咱们是倒了什么霉,和这种人住在一起。”

原主李淮卿不屑与些“莽妇”为伍,所以村子里的人和原主并不熟悉,周围的人只知道原主是个常逛青楼的地痞流氓,其他的便一概不知了,这般反倒替她省去了不少麻烦。

南卿走出村口,从这里还要翻过一条山路才能到城里。

穿过一片有一人高的草丛,渐渐来到一条山间的小路上。

南卿不紧不慢的走着,低垂眼眸,掩去眼中的锐利,突然变换脚步,如鬼影般消失在林间。

随后两个身影出现。

“怎么不见了?”

“不……不会是鬼……鬼打墙吧?”

“呵,瞧你那点出息,还敢说自己在刑部混过。”

“那能一样吗!”

“行了行了,先找人吧,她一纨绔子弟,八成是掉在那个地洞里了。”

“在找我吗?”南卿倚在一棵树上,冷眼看着喋喋不休的两人。

在破庙的时候就感觉有人盯着自己,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本想藏起来一探究竟,没想到就钓出来这两个……脑子都不太正常的人。

(如果两人知道南卿在腹诽什么,大概也没脸面对她们的职业生涯了。)

南卿的突然出现着实吓了两人一跳,本是草包的人怎会有如此狠厉的眼神?

等等,她是故意消失的!

刚才她是如何消失的她们都没看清,那…那她的武功必然是要在她们之上才行!!!

难道之前的种种都是在韬光养晦?那她的城府又是何等之深,或许她早就已经发现她们了……(完了她们在背后可没少说她坏话。)

南卿可没空管他们在脑补些什么,眼神淡淡,心想着该给男子再挑几件合身的衣服。

“你是何时发现我们的?”其中还算镇定的女子上前说道。

“破庙。”南冷声回答。

既然这两人对她没有杀心,那就没有必要在这浪费时间了,回去晚了那男子该饿了,想到这南卿直起倚在树干上的身子,打算继续赶路。

“暗卫统领韩明,副统领韩风,拜见主子。”两人对视一眼突然上前恭敬跪下。

南卿面无表情地打量着两人不语,原主并没有关于她们的记忆。

似乎是看出了南卿面瘫下的不解,韩明赶紧解释道。

“我等本是先皇的暗卫,先皇驾崩之时吩咐我们暗中保护主子,若有一日主子能发现我们,就可以继承先皇留下的东西,成为我等真正的主子”她们本以为此生只能呆在暗处默默保护,再无用武之地,没想到主子并非草包,之前的种种都不过是韬光养晦罢了!

南卿暗附,怪不得原主在异国他乡这么作还没死。

“先皇可有留下什么话?”

“先皇希望主子能够妥善使用这些,还北凉一个清明盛世。”韩风上前激动答道。他们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

“把先皇留下的产业,以及暗卫现今所有的势力整理给我。”原主生为北凉皇女便注定了不能安稳过一生,而她穿到了原主身上自然也不能独善其身,收下这些暗卫也并无不好。

至于清明盛世,她并没有当皇帝的兴趣…

“遵命。”说罢两人便消失了,暗卫不喜暴露在明处,暗处反而更适合他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