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9章 好哄

第9章 好哄


清风绕林,竹叶飘落,带起阵阵声响。

这会儿各家的翠烟大多歇了,林间不时地传来几声清亮的鸟叫人,因着南卿就住在这林边上,听得格外仔细,竹子生命力很顽强,没有了城市的叨扰似乎长的格外的密,清风吹过,发出一阵阵“沙沙”的响音,委实惬意。

这时候的阳光刚刚好,不会太热,也不会全然感觉不到温度,透过窗子照进来,正好被窗前正襟危坐的南卿尽数接住。

线条利落的眼皮微倾,南卿坐在窗边静静的翻阅着一本《地方译制》。

部分青丝被一条靛色的带子系在脑后,剩下的随意散落在胸前颈后,依旧是一袭简洁的墨蓝色长袍,腰间系着一块乳白色的玉珮,斜斜的垂下来,不时清风吹过,带起几缕青丝,淡雅出尘,薄唇微珉,不雕自琢,若是牵起嘴角,“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想必也不过如此了!

“唔……”子衿动了动看来是要醒了,身体似乎还是不适,发出一声闷哼。

时间刚刚好。

南卿放下书,起身走过来,身后的阳光也趁机溜了出来,有些刺目,南卿快步走到床头,又尽数挡住,待子衿适应些,才坐到一边。

“好点了吗?”托着背部扶他慢慢坐起来,倚靠在自己身上。

“嗯。”刚醒的人儿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枕着南卿的肩膀,回声还有些微哑透着奶音。

南卿瞧着,轻笑了声,好看的眼睛不禁弯了弯,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呢。

看着外面的阳光,半醒的人儿有些迷糊。

“什么,时辰了?”

“辰时。”

“嗯?”子衿本是微磕的牟子,停顿了半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清醒了。

“对,对不起,我错了,我,我不是故意睡这么久,我,我”见自己竟然还依在南卿怀里,惊吓的连忙要爬起来。

南卿似乎早已预料到会如此,伸手圈过慌张的人儿,按下,手起人置,干净利落,抬手,拭了拭子衿已经有些湿润的清秀牟子:“怎么又要哭了,我就这么吓人吗?嗯?”

子衿被按下,有些手足无措。

“没,没有,子衿,应该早起侍候的,却,却贪睡到,到这时。”低着头,手不自觉的又握紧了手下的被子,有些惶恐的等待着被定夺。

“药里有安神的东西,你早醒了才是奇怪。”子衿睡着了总会被梦魔侵扰,神情痛苦,这样会舒服些。

“不过比起被子衿侍候……我更喜欢侍候子衿呢。”捧起他快埋地里的脸,南卿嬉笑道。

子衿呆愣怔住,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南卿拿过一旁的浅纹青衫,抬起子衿的手穿上,“我,我可以。”

“别动。”

南卿认真的系好每一个扣绳,抚平领口的褶痕,用一旁备好的温水浸湿面巾,擦拭着他的脸和手。

蹲下身,拿起一双浅色银纹的靴子,怕弄疼他脚上的伤,穿的格外小心。

南卿蹲着身子而子衿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她,女子弓起背脊,墨色的外衫搭在身上略显出身材的单薄,但却不会觉得瘦弱无力,就像是白杨树一样外表并不粗矿,却藏着巨大的坚韧力量。

南卿半跪着,小心翼翼的扶着靴子一点点往上提,微微侧身,乌黑的青丝从肩上滑了下来,扫过背脊,最后弱弱的垂在地上,阳光从窗子透进来似蒙了一层柔软的雾像是要把她眼里的温柔和宠溺都潵了出来。

子衿的目光跟着南卿的动作移动,乌色的眸子微微垂了下不知在想什么。

南卿穿好站起身,子衿微廉回牟子,似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穿戴妥当,南卿扶着他小心缓慢的走到铜镜前坐下,三千青丝如瀑布般散下,墨色的牟子通透幽静,像天上的星辰,不染一丝凡间尘事。

南卿被一时晃了神,待回过神来,愣了下,掩手轻咳了声。

梳起如墨的青丝,最后在发尾系上一条白月色的锦带,手艺不难看得出青涩,但好在不算太差,铜镜中朦胧的映着一深一浅两道身影,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了人间无数,仿佛是唯有岁月静好才能配得上此时此景。

确认无误后,南卿满意的点了点头,眉目含笑,弯下腰说:“等一下,我去拿饭。”

饭端上来还冒着热气,温度刚好可以入口,这回不光有汤,还有一锅香气四溢的粥,和两个应季的小菜。

汤被熬成了奶白色,南卿盛了一碗,端到子衿面前:“多吃些。”

粥里放了滋补的草药,但味道并不重,飘散着些许的清香,南卿也盛了一小碗放到子衿手边上。

南卿边吃着,还不忘不时地给子衿的碗里填些东西,直到看他真的吃不下了才作罢。

饭后。

“来把药喝了。”一只手帮他扶着药碗,然后向之前一样,填进来一颗蜜饯。

子衿专心的细细咀嚼着,似乎是还记着上吞咽的太快,没能吃到多少味道,南卿不禁一笑,又递过来一颗,子衿见还有给他的,有些诧异,小小的咬了一口像松鼠一样捧着半颗蜜饯,乌黑的眸子惊喜的闪闪发亮。

南卿有些失笑的揉揉他的脑袋:“我们家子衿还真是好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