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10章 好哄

第10章 好哄


南卿扶着子衿在院子里走动了一会,一是吃的太多要消消食,二是担心他太久不动肌肉会萎缩,走走停停,快到正午南卿就扶他睡下了,刚开始尝试恢复训练还有些吃力,看来是真的累了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

南卿处理好晾干的草药,若有所思的放到厨房的架子上,子衿这几日说话比之前连贯许多了,动作也顺畅了些,看来药方对症,坚持调养应该可以恢复个七八分,剩下的三分便是子衿损伤的筋脉,不能妄动还是要等他的身体再恢复些。

“主子。”

思绪被打断,南卿看过去。

韩明:“都处理好了。”

“很好。”南卿拿出一打纸,递给他们。

“这是关于暗楼和一些生意的规划方案,商铺那边调几个信得过的掌柜来,把关于商铺的部分交给他们,照做就行,有不懂的可以传信过来。”

“是,主子。”

“可我们都走了谁保护主子?”韩风问道。

韩明白她一眼:“主子需要你保护?”

韩风尴尬的挠挠后脑勺:“好像是不用哈……”

韩明“……”满脸嫌弃。

韩风“……”她们最近需要打一架联络下感情了。

南卿:“去吧。”

两人领命离去。

南卿覆手瞅瞅院外,青竹翠林,早已不见两人踪影。南卿眼神复杂叹了口气,对手下的智商突然有些伤感,站了一会,转过身去,她一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把这些事情交给他们来办,其中有几分真心一探便知了。

南卿从怀里掏出钱袋,马上就要入冬了,等河水结冰鱼就没那么好捉了,所以这回要多采买些可以长时间保存的蔬菜了,在手里掂量了下重量,初来乍到的第一桶金实在少的可怜,想她从前漂泊的时候也没这么惨的战绩,诶,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自嘲的撇撇嘴,把钱袋塞了回去,她没得选的成了李淮卿,如今顺水推舟的收了老皇帝的旧部,这浑水是只能掺上一脚了。

南卿叹了口气,突然旁边传来了响动,闻声看过去。

“子衿?”

“怎么出来了,外面冷。”现在的气温很不稳定,早上还是太阳高照,这会儿便变得有些凉了,脱下外衣盖在子衿身上,“回去吧。”

南卿一觉醒来有些晕乎乎的,坐起身来清醒片刻才感觉好些,身旁的位置却早凉的没了温度,南卿皱了皱眉头,子衿呢?!这不听话的笨蛋莫不是又跑出去了!!!

急忙起身下床,推开门后骤然楞住了:“子衿?”

背对着门的子衿听到声音先是一僵,随即反应过来是南卿后,便放下心来,回头冲南卿眯眼一笑。

见他没事南卿松了口气,快步上前,脱下外衣罩在子衿身上,无奈的揉揉他的头“怎么起这么早?”清晨起了雾,有些微凉“回去吧,外面冷。”

子衿却未跟上来,衣袖被拉住,子衿示意南卿看他手里的竹条。

南卿差不多猜到了些什么,却不作答“都说了我会好好听你说话的,相信我,嗯?”

子衿低下头,握了握手里的竹条,抿抿嘴又看向南卿,抬起竹条晃了晃:“这……个……我……编……”复又指指地上散落的几个竹篓,其中有几个是编好的,还有一个编了一半,应该是刚才被她打断的还没有完成。

“能……换钱。”

子衿说话较之前顺畅很多,只是有些字眼叫不准就用动作代替,她是想引导子衿说话,不是要为难他,顺势接过话:“哈哈哈,好好,换钱,小财迷。”

发现似乎是被取笑了,子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南卿握上他的手,冰凉的冻人。

“没有要取笑你的意思,现在还早,回去再睡一会?”

“还没……完”子衿有些为难,这编起来曲曲折折的尤为耗时间,莫不起早些,一天便编不出几个了。

“没事,我一会陪你一起”见子衿好像更加为难了,南卿又道“诶,我这几日挨着你睡,倒是成了习惯了,这身边一下没了人啊,是再疲惫的很也睡不着了……”

挑眉偷偷看向子衿。

子衿扯上南卿的衣袖:“那…那…我们……回去吧。”

南卿咧嘴一笑“好。”

屋子里的暖气围绕上来这才驱走些凉意,南卿带着子衿坐到床边,不等子衿来得及制止,南卿已经帮他把鞋子脱下了,将人塞进被子里,确定每一边都盖好了,才倾身侧卧在他旁边“好了,陪我睡会。”

子衿见她眼底一片乌青,怕是累极了,不再言语,乖乖待在南卿旁边,听着她平稳的呼吸,渐渐的竟也睡着了。

南卿这几日忙着筹划暗楼和生意上的事情倒是真的没怎么睡好,不过刚才睡了一会也不怎么困了。

等身旁的呼吸渐渐变得细柔绵长,南卿起身轻手轻脚的到柜子里翻出一瓶药膏又折回来,那竹条细长扁软,稍有不慎就会划伤手指。

怕吵醒刚睡着的人儿,南卿小心的抽出被子里衿子的手,这双手本是修长白皙看起来利落的很,奈何上面布满了新伤旧疤,让她看了有些心疼,南卿取出些乳白色的药膏,细细的涂抹在他纤细的手指上“小笨蛋,你还真是学不乖,我悄悄看不住,你便又把自己弄伤了叫我心疼,我日后可是要时刻把你绑在身边才放心?”

待把十根手指都涂好,南卿起身为子衿掖好被子,出去轻声关上门,盯着地上的竹篓半响……,叹了口气,还是拆开个看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