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18章 不速之客

第18章 不速之客


将人抬进来后,南卿并未去看裘衣内的人,反倒是先支走了村长回去取东西,然后告诉子衿接下来会有些血腥,让他在里屋等自己。

处理完这些才将裘衣掀开,里面的人气息微弱,但却是一直醒着,这点倒是在南卿的意料之外。她腹部向上两指处有剑上,血肉外翻,然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她大腿上的那支短箭才最为凶险,取箭时稍有不慎动了大动脉,也就回天乏术了。

南卿检查的全程,对方虽面色惨白,但眼睛却一直放在南卿身上,稍显狭长的狐狸眼睛半嗑着,面容精巧,唇无血色,但却不得不说是个实实在在的“美人”,只可惜在这个颠倒的世界里,她的长相只能被称之为“女生男像”,不仅得不到什么好处,还极易遭人非议。

“三成把握,取不取你自己决定。”

听到只有三成把握,赵宁面露顾不得方才输给南卿的心惊胆战,面露急色。

原本虚弱的人此时抬了抬手,带着几分不怒自威,赵宁当即不敢再言语其他。

她略微颔首,十分恭敬谦逊的模样:“南大夫取箭便是。”

主子说话竟要比随从客气,倒是有趣。不过南卿可不会真的傻到认为此人如看上去那般温文尔雅,人畜无害。

对方忍耐力惊人,取箭时只有几声闷哼,身上疼的冷汗直流,结束后宛若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有气无力的吐出嘴里一直咬着的纱布。

南卿从一旁的黑瓷瓶子里倒出一颗药丸递给她:“吃了。”

她接过药,但却未放进嘴里,反倒拿起来端详,因方才疼痛难忍,此时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沙哑,瞧着瞧突然笑了声,玩笑一般道:“南大夫若是在里面放了毒,小生可就命丧黄泉了。不然,小阿宁你先来替”

还不等她说完要让随从试毒的话,南卿就敲在她手上的关节处,另一只手紧跟着敲在她的下巴上,药丸顺势畅通无阻的进入喉咙。

此药金贵,光是原材料便千金难换,若非看在自家夫郎的面子上,她就是一颗也不想给,更别说让他们用来试毒。

南卿顺着她的猜想往下说:“确实是藏了毒,还是没有解药就会肠穿肚烂的毒药。”看着远处赶来的村长,她声音放低:“若是明日村长身首异处,‘贵人’怕是不会太过好受。”

两人的眼睛对视上,皆是未有半分退缩,女人道:“可小生自幼便被教导,唯有一种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

南卿:“若是这秘密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也就没有保守的必要了。”

剑拔弩张之间,女人突然笑了:“村长救了小生,小阿宁定会替我好生答谢村长大恩,不会让旁人伤了他。”

说话的工夫,村长拿着两套旧衣服赶了回来:“南大夫,你要这些旧衣服作甚?”

南卿接过,将衣服直接丢进了火盆里。

“唉?南大夫,你,你这是作什么?好好的衣服怎么就烧了?”村长看的心疼。

受伤的女人使了个眼色,随从赵宁自腰间接下钱袋塞进了村长手里。

村长一头雾水,南卿说是“贵人”赏的让她安心收下,并嘱咐她明日若有人问起只需说“昨夜遭了贼,丢了几件旧衣。追到了北边,不见了踪影”。村长依旧云里雾里,但也清楚“贵人”身份特殊,知道得越少越好,连连谢恩后,听话地离开。

村长虽思想封建,但在平日里也曾关照过几次子衿,南卿看在眼里,此番多加提点,尽是为了偿还她往日里对子衿的善心。

两人急着离开,纵使一个有伤在身也并未多做停留,临行前,虚弱的女人同南卿道:“在下安谨言,他日再相逢定要与恩人把酒言欢。”

这个名字十有八九是假的,真真假假南卿皆不在意,送走了他们重新搂着子衿睡起了回笼觉,心理盘算着边陲之地怕是日后还会不安生,应当尽早搬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