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穿越女尊之唯爱夫郎 > 第23章 重塑

第23章 重塑


剩下的时间,南卿全都陪在子衿身边,直到所定重接筋脉的时间快要到了,南卿这才明显忙了起来,为了确保过程顺利无误,南卿还专门研究了许久这个世界的医术,筹备诸多事宜,这才将成功的几率控制在了六成左右,虽然胜率稍微大一些,但这还是让南卿紧皱眉头,她不想子衿有半点闪失。

一只胖乎乎的毛团子悄声摸进,南卿的炼药室,被她一把逮住:“毛团,到别处玩去。”这只肥胖异常的兔狲之前溜进她的炼丹室,偷吃了颗还未试验的九转还魂丹,一连睡了多日,前些天才悠悠转醒,害的子衿为它担心了许久,南卿现在看见它就不是很顺眼,冷着脸将扑腾着小胖腿的毛团放在地上,因为太过肥胖毛团一落地就扑了个满脸,叫了两声,见南卿不打算给它想要的九转还魂丹,毛团一张满是毛的脸上带着几分嫌弃,扫了扫尾巴,摇头晃脑的又溜出了炼丹室。

待一切都准备妥当,子衿将煎好的汤药喝下,南卿安抚着他道:“别怕,为妻就在这儿,一直都在。”

子衿那双墨色的眸子一直放在南卿身上,虽然妻主和他讲过其中的细节,但子衿并未完全听懂,不过他信任妻主,也愿意将自己交给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子衿不怕。”

等待着子衿渐渐睡去,最终失去知觉,南卿才将他放到床上。方才不停的与子衿说话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与其让子衿躺在床上等待,清晰的感受渐渐被麻醉失去意识的惶恐,倒不如让他在于自己的交谈中不知不觉的睡去好得多。当将一颗心都扑在一个人的身上时就能够做到事无巨细,感受他每一分的情绪,凡是都为他着想,生怕他受到一丝伤害。若是放在从前,南卿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能为一个人做到这般地步,但世间之事就是如此微妙,机缘巧合之下,造就了两个隔着时空的灵魂的相遇。

下刀的位置、力度南卿在脑中模拟了无数遍,整整六个时辰她滴水未进,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子衿的身上,不敢有半分差错,直到将全部受创筋脉重连,南卿才松了一口气,但这一口气在午夜十分却又再次被提了起来。

子衿身上的温度越来越烫,怎么也降不下来,门外候着的多位大夫争论不定,使劲了浑身解数也依然无法。南卿紧握着子衿的手,脑子里快速的扫过自己所看过的医术,试图寻找办法,就在这时候,窗户被把拉开一条缝,紧接着毛团从缝隙中挤进来,口中叼着一条死透了的通体为红色,长着颗三角脑袋的毒蛇,浑身脏兮兮的,毛发中还带着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

南卿一眼便认出那是独属于这个世界的赤炎蛇,活物被咬上一口就会血脉温度骤升,最终发热而死。南卿瞬间想到了什么,她快步上前一把拎起毛团的后脖子,一番查看后让她发现了脚腕处被蛇咬伤的痕迹。

南卿喜出望外,九转还魂丹中有一味药叫玉兰指,医术上仅记载其能解毒,但南卿却总觉得此药在清热方面应有奇效,只因时间来不及还未能验证。如今看来如果她猜得没错,毛团被赤炎蛇咬后还能完好无事,想必就是因为它之前吃了九转还魂丹的缘故。

将要煎了喂子衿服下,南卿一直守到破晓时分确定子衿没事后悬着的心才堪堪落地,这一关他们算是有惊无险的闯过去了。

刚刚转醒的子衿眼前昏暗,视线模糊不清,揉揉眼睛才接着床幔投过来的光线看见身边守着她的人是南卿,他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干涩的发不出半点声音,想挣扎着起来却顿时感到手腕脚腕传来的刺痛,子衿咬紧了下嘴唇,疼的脸色发白。

南卿的警惕心极强,听到声音后立马惊醒,带看到清醒的子衿后,连忙问:“怎么样?是不舒服吗?”见子衿张了张嘴没能发出声音,南卿这才意识到什么,去桌子上拿茶壶倒了水过来,喂着子衿一点点的喝下去,待一杯茶见底后才拿走。

做完这一切南卿又重新坐到床边的软塌上,挑起他面颊旁的碎发为他理好,眼睛半顺也不愿意移开,子衿可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何等惊险南卿最为清楚,至今仍心有余悸。

似乎是察觉到了南卿少有的不安,子衿有些虚弱却仍向她展开一抹笑,很是安静,轻声唤:“妻主。”这一声很轻,轻的好似不过耳边的一抹风,飘落而下的一根羽毛;这一声也很重,重重的砸在南卿的心上,割舍不掉,更舍不得割舍,只想小心地护着,宠着,溺着

“夫君。”此乃女尊国度下对夫郎最为尊敬的称呼,也是鲜少会有人叫出来的称呼。试问三妻四妾之下,哪个人愿意与男人平起平坐,但在南卿眼里,子衿从未低她一等,只不过之前她紧抓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意思,素来喜欢多唤他子衿,没怎么叫过这个称呼,而今唤出来只是想明明白白地告诉子衿,他在自己的心里有多重要。

墨色的眸子底部逐渐泛起水圈,险些夺眶而出,南卿在他的眼睛上落下一吻:“好了,不哭了,妻瞧了心疼。”

子衿眼圈含着泪,但却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源源不断的幸福感涌上来让他无力招架,他回应着南卿,带着几分掩盖不住的情绪波动,道了声:“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