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第277章 后续

第277章 后续


在【昌盛大厦】副本结算完成之后,苏成被送回到了主播大厅内。

一回到主播大厅,他的手机就立刻被各种各样的信息疯狂轰炸,一打开,全都是同一公会的成员发来的。

苏成在离开副本之后,他在公会列表之中的状态立刻就从【直播中】变成了【在线】,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温简言的名字变成了灰色。

在梦魇直播间之中,主播的名字变成灰色是一种不祥的征兆,这也就意味着主播在副本之中已经死亡。

温简言死了!

没人愿意相信,但冰冷的事实却被摆到了他们面前,这一消息几乎立刻就在公会内部引发了强烈的波动。

惊愕的,难以置信的公会成员纷纷急切地试图得知真相,而他们唯一能找的,就只有和温简言一同进入副本的苏成了。

于是,在从【昌盛大厦】副本回来之后,苏成甚至来不及休息一下修整状态,就匆匆赶往了公会,参加公会内部的紧急会议。

一进入公会大厅,那凝重阴沉的气氛就扑面而来,压的人几平喘不过气。

被留在总部处理公会事务的副会长陈默端坐在长桌背后,那张坚毅端正的脸阴沉着,一言不发地沉默着。

季观直挺挺地坐在椅子上,神情紧张,时不时地扭头向着门口看去一眼,显得格外心神不宁。

云碧蓝独占着不远处的另外一张沙发。

她仍是那一头张扬的蓝发,纤细的身体向后靠着,翘着腿,手臂地搭在沙发背上,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从里到外都散发出一股生人莫近的气势。

闻雅和黄毛并不在其列,在温简言和苏成进入副本之后不久,他们就和陈默的另外两个下属一起下副本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归来。

苏成一走进大厅,刹那间,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季观"腾"地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问题像是连珠炮一样砸向苏成∶"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什么了会长呢"

他现在仍然穿着温简言留给他的外观——那个为了迷惑神谕而存在的轻佻浪荡子形象,如此熟悉的一张脸令苏成不由一愣,一时之间居然忘了回答对方的问题。

“喂。”

背后传来云碧蓝烦躁冷淡的声线,"至少先让人进来。"”……"季观者才意识到自己在情急之下居然将苏成堵在了门口,他缩了缩肩膀,为苏成侧身让开了路。

苏成走入公会大厅内。

陈默从办公桌背后站起身来,他仍是那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但眉宇间却明显地笼罩上了一层阴云。

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苏成,直入主题地问道∶

"温简言死了吗"

"我不确定。

苏成摇摇头,缓缓回答道。

他确实不确定。

如果换做往常,主播的名字变成了灰色,那百分百就是已经死亡了,但是这一次又有些不同于往常…毕竟,会长的位置并没有因温简言的"死亡"而空缺出来,更没有为副会长们发送重选会长的通知,当然,这或许是系统延迟,但是,苏成却更希望答案是——事情还有转机。

"你不确定"

一旁,云碧蓝的眉头皱了起来,本就有些暴躁的情绪变得糟了。

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向前一步∶

"你不是和他一起下的副本么为什么

会不确定自己的队友死了还是没死"

苏成抬手抹了把脸∶"其实在上个副本的最后,危险已经基本结束了,只要等到时限结束就可以了,但他当时的状态不太对劲,他说自己找到了什么线索,需要独处一会儿,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但没想到的是,那居然会成为了他们最后的对话。

听完苏成的解释,整个公会大厅陷入了沉默。

这种事情……他们以前也确实没有遇到过。

忽然,一旁的季观忽然插话进来∶“……说起来,你们看论坛了没有”

几人一怔,扭头向他看去。

举观低着头,目光聚焦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之上,脸色有些不太好看∶“034号的“死讯’似乎已经传出去了,整个论坛都在讨论这件事。”

在梦魇之中,这位异军突起,一路横冲直撞进入总积分排行榜前五十的034号,可谓是万众瞩目,所有主播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位才刚刚进入梦魇没多久,但却达到了绝大多数主播想都不敢想的成绩的神秘新人身上,自然会时时刻刻地关注着对方的动向。

对方在排行榜上的名字一灰,顿时就被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论坛流量立刻暴涨,短短几分钟时间,和这位034号相关的帖子就占据了整个论坛首页的半壁江山。

有人好奇是什么样的副本能够将这样一支潜力股带走,也有人在回忆和他类似的,转瞬出现,又转瞬坠落的流星。

但更多的人则是在冷嘲热讽,幸灾乐祸。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瞧瞧,我早就猜到了,这种人在梦魇里待不长久的,前面越风光,后面死的越惨。”

"啧啧啧,以前还在论坛里吹什么最强新人,最快升位,脸疼不?"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据说这位034长得挺好看的,之前说不定是巴结了哪个大佬,靠卖身才顺利上位的呢。”

“哈哈哈哈哈,之前投奔小公会的几个主播侮死了吧会长转眼就没了,还不如乖稻在大公会里继续打工呢。”

恶意的评论铺天盖地,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一部分主播在商讨关于他们这个公会的归属问题——

无数虎视眈眈的视线落在了这个突然失去会长的小公会身上,像是饥饿的豺狼嗅到了鲜血的气味。

越往下看,季观的脸色就难看。

他最后实在是气不过,打开其中一个恶意满满的帖子,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回复,很快就和人吵作一团。

正当他义愤填膺,奋力争辩之时……

忽然,从旁边伸出来一只手,挡在了他面前的手机屏幕之上∶"可以了。"

他一怔,抬头看去。

苏成站在他的面前,低头注视着他,平静地说∶"没意义。"

""

季观忽然恍惚了一下。

算起来,他是整个公会的成员之中,最早认识温简言和苏成二人的,也是最为清楚苏成最开始模样的人,在【福康医院】副本之中,对方的言行显得青涩而稚嫩,在过副本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依靠着,信赖着自己的队友—而温简言的强大有目共睹。

那种强大和体型、天赋完全无关,而是来源于恐怖的反应能力,极高的观察能力,以及诡诈多变的行事风格,即使是当初对温简言并不了解的季观,也不得不承认,只要有这样一个人在自己的队伍里,会带来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而现在……明明过去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苏成却好像变了很多。

苏成收回了视线,看向面前其他的公会成员,淡淡地说道∶

"等吧,他会回来的。"

明明刚刚还说自己并不清楚温简言是死是活,但现在,他却好像已经窥见了未来的一隅,言谈间带上了某种笃定的意味。

仍是同一张脸,斯斯文文,俊秀端正,但是,先前几个副本之中的青涩和笨拙已经彻底消失,几乎找不到丝毫的痕迹。

他现在看上去,几乎已经和陈默,云碧蓝这样的资深主播无异了。

一旁的陈默稍稍皱起眉头,理性分析道∶“但我们也需要准备一下后备方案,以防万一……”

些意,温简言的名字变成灰色,但会长位置没有被撤销,是有两种可能性的,万一直的是系统的延迟,那他们可能就要面临着极大的危机,最好提前选出代理会长,以防有心怀不轨的人试图趁虚而入。

“不需要。”

苏成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陈默。

“不需要”陈默重复了一遍。

"是的,"苏成扭过头,一瞬不瞬地盯着对方,冷静地说∶"我们接下来要等,只要半个小时就好。"

在这一瞬,季观忽然发觉苏成的眼睛很黑。

和温简言本就偏浅,在阳光下仿佛玻璃珠子一般的瞳色相反,苏成的眼睛本就是较深的黑棕色。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的眼珠似乎变得比以往更黑了。

在一瞬不瞬地盯着谁的时候,总会让人有种莫名心慌的感觉,仿佛藏着能够看透一切,预知未来般的神秘力量。

"我是预言家,忘了吗。"

云碧蓝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两眼,然后举起手∶"附议。"

季观回过神来∶

"我,我也没有意见。"

苏成的提议全票通过。

他点点头,然后转过身,走到一张空余的椅子前坐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

“”

没有人再说话,公会大厅陷入死寂。

季观低下头,时不时就要扫一眼手中的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个小时的时间似乎从来没有如此浸长,令人分外煎熬。

十分钟。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二十分钟。

二十五分钟。

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季观忍不住抬起头,向着苏成的方向看去。

对万仍然维持看刚才的姿势坐在椅子上,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疲态——这倒是很容易理解,毕算方成可是风刚刚从一个高难的团队本中出来,虽然身体被梦魇自动修复了,但精神上的疲累却是没有办法立刻缓过来的。

正在季观出神的时候,忽然,毫无预兆地,苏成眼皮一动,和他对上了双眼。

"!"

季观被吓了一跳。

对方的双眼里没有半点困意,似以乎在之前的二十多分钟里始终保持着神智清醒,季观不由得心里一跳,做贼心虚般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而就在下一秒……

"嗡嗡。"

放在膝盖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两下,黑着的屏幕亮了起来。

公会界面之上,位于会长位置的"温简言"三字,忽然从那不祥的诡异灰色,变成了正常的黑色!

而在那个名字的背后,【在线】两个字缓缓浮现出来。

"!!会长!是会长!!"

季观猛地捉住手机,激动的语无伦次,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会长在线了!!!!!"

其他人也立刻打开自己的设备查看。

在确认温简言上线之后,难以言喻的激动和振奋在所有人的眼底显现出来——果然!温简言没有死!

而对干早就知晓温简言对抗梦魇计划的云碧蓝和苏成来说,这同时又代表着另外一层,令人兴奋到浑身战栗的含义。

在刚刚过去的二十六分钟内,温简言以某种超乎他们想象的方式……短暂地脱离了梦魇的掌控,这也就意味着,对方现在关于梦魇本身的了解和研究,已经深入到了一个他们完全无法了解的层次。

或许…

温简言之前在【梦幻游乐园】副本结束之后为他们规划的庞大愿景,并非不切实际的臆想,而是在以某种隐秘的方式,一步步慢慢成真。

苏成缓缓地松了口气,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掌心之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一片汗湿。

"嗡嗡!"

"嗡嗡嗡嗡!"

而就在众人惊喜万分的时候时,季观的手机忽然再一次疯狂地震动起来,这一次,震动没有停止,而是一刻不停地持续了下去,他急忙手忙脚乱地捉住自己的手机,以防它从自己的手中滑脱。

"不好意思,我刚刚把论坛相关帖子的提示音也手动打开了——"

他一打开屏幕,无数条消息就争先恐后地跳了出来。

季观看着眼前疯狂涌出的消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草,论坛疯了。"

"那些蛆,"一旁的云碧蓝看了过来,她皱起眉,神情既不屑又厌恶∶"没有看到会长死掉这么失望吗"

"…不,不只是。"

季观沉默半晌,然后缓缓的抬起头,眼神看上去似乎有些恍惚,"总之……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众人都是一怔。

他们纷纷掏出手机,打开屏幕——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不是疯狂刷新的论坛消息,而是正在即时更新的排行榜。

而他们所熟悉的那个直播间账号正在飞速地向上滚动,滚动——

最终停止了移动。

停在了第八名的位置!

也就是说,在上个副本的积分结算完成,温简言居然……一跃挤入了梦魔积分总榜前十!

那个崭新的位置闪现出耀眼的光彩,梦魇直播间的排名系统自动开始全服通报,庆贺新的总榜前十的诞生。

——008号,温简言。

温简言本人并不清楚这一骚动,他的手机早已将一切提示声都关闭,对外面的纷纷扰扰一无所知。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对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洗个澡,换身衣服。

那身喜服经历了实在太多,沾染了不仅仅有鲜血,还有部分情热的汗水和体业——温简言虽然自认为没有什么洁癖,但也实在无法接受它再在自己的身上多待上哪怕一

刻了。

很快,洗浴结束,他换了身松松垮垮的t恤,懒洋洋地从浴室内走了出来。

温简言眯起双眼,抬手将沾湿的头发缕至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睫毛湿漉漉的,浑身上下都是湿热的水汽,显得慵懒而散漫。

温简言将自己丢到床上,抬起手,端详着那牢牢咬在自己中指指根处的衔尾蛇戒指,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现在已经得知了衔尾蛇的真正使用方法,那么,接下来要如何做呢

实际上,瞒过梦魇,将巫烛的灵魂碎片囚禁起来其实是最简单的一步,与此相比较起来,真正困难的其实是下一步。那就是,该如何控制对方服从自己的命令呢

无数种预想从脑海中飞驰而过,又很快地被温简言否定。

他皱起眉,抬手捏了捏眉心,脸上流露出一丝忧愁的神色。

其实本不需要如此复杂的。

在他最初的预想里,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是抓紧时间,与对方重新进行谈判——

真正的谈判。

纯粹理性,不掺杂任何个人情绪,最终达成只为了完成目标而存在的合作。

毕竟,无论如何,梦魇都是他们共同的敌人,温简言如果把自己最想做的事列出一个表来的话,那么,摧毁梦魇直播间绝对位列第一,没有任何悬念。

无论如何,他灵魂的归属权不可能让出,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基础底线。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温简言从巫烛提出"得到他的灵魂"这一条件的瞬间开始,就已经计算好了接下来的背叛。

温简言眯起双眼,旋转着自己手指上的衔尾蛇指环。

即使现在想来,他最初的原始计划仍然十分完美。

上一次的合作失败,是因为神对他的灵魂感兴趣,所以,他的灵魂才会被摆在了交易席之上,成为了可以被牺牲的代价。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要彻底摧毁这种兴趣和欲望。

被心爱的信徒在接吻和拥抱中背刺……还是两次,但凡是个正常点的存在,即使存在着在强烈的喜爱和占有欲,也会在那一瞬间被愤怒和复仇的心理压倒,对于普通人是这样,对高高在上的神明来说更是这样。

——尤其在上个副本之中,温简言在将刀捅入巫烛胸膛的时候,对自己的恶毒和残忍可是没有丝毫掩饰!但凡有点自尊心的人都会生气吧!

而根据温简言在之前几个副本对巫烛的了解,这家伙可是很记仇的。

要不然也不会从【德才中学】追到【福康医院】,又在【安泰小区】,给他打下烙印,让他成为替自己卖命的工具人。

按照这个逻辑往下推的话,只要他做的足够绝,那本就尚未生根发芽的,甚至还没有被对方真正理解的爱欲就一定会消失,取而代之的,会是冰冷的愤怒与仇恨。

而对于温简言来说,这样的情绪反而是一种更为易于操控的存在。

更别提,在这种手段运用的方面上,温简言是绝对的大师。

他亲手将巫烛送到弱势的地位之上,自然也能将他套上枷锁,重新再送回去——当然,前提是对方足够配合。

即使在这样一套操作下来,对方还固执地心存复仇之心,对温简言来说也没有关系,毕竟,衔尾蛇在他的手中,他拥有绝对的控制权。真正掌控全局的人不再是巫烛,而是他。

他可是温简言,绝不可能不对自己的优势地位加以利用。

他决定着合约是否存续,他主导着事情的发展。

大不了就将合作的可能

性完全推翻,即使没有巫烛的配合也无所谓,他有的是办法榨取对方的使用价值,彻底撕碎温和的假面,以他所熟悉的,绝对理性的方式,攫取着自己所需要的利益,然后再找机会将后患彻底消灭,将所有可能威胁到自己自由的可能性,无情地掐死在摇篮之中。

但是……

温简言眉头紧皱,愁云渐渐攀上了眉梢。

他抬起手,用力地抹了把脸,脑海中再一次闪过上个副本结束时的情形……温简言感到自己的脑壳开始痛了起来。

不得不说,巫烛在结束时的反应,和他的预期不能说完全相同……

只能说是彻底相反。

这让温简言有些看不透他了。”……“

温简言盯着自己手指上的指环。

即使刚刚从浴室出来,那冰冷的漆黑金属也没有被染上丝毫的热度,只是冷冰冰圈在他的指根处,沉甸甸的,完全无法忽视它的存在——就好像仍然有巫烛的气息萦绕于其上一般,令他十分别扭。

温简言垂下头,整张脸都丧丧地垮了下来。

妈的,怎么感觉好像比之前还棘手了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