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昆吾纪 > 第八章:李纯阳到底是男是女

第八章:李纯阳到底是男是女


  铸流试图活动自己的身躯,无果,哪怕连张嘴也不能做到,不然就能叫醒李纯阳了。

  李纯阳正处于熟睡中,掉线状态,也不知道能不能叫醒……

  没过多久,黄色光柱去而复返,子鼠不再掩饰自己的面容,狂喜犹未散去,它还是不由自主的喃喃道:

  “没有禁制了,真的没有了。果然一定要救这小子一次吗?”

  铸流看见这人这副癫狂的样子,暗自腹诽这货长的着实丑且猥琐。

  子鼠毕竟是半步飞升的大妖,这种癫狂没有持续太久,它转而将目光看向铸流:

  “铸家神血可真是神奇,竟能在让我修为突飞猛进的同时将这里的禁制消除。”

  “你既然是铸家血脉,想必也拥有这种血吧……”

  子鼠面带微笑看着铸流,小眼睛里满是贪婪:“也不知道喝干你的血能否让我晋入飞升境界,我们不如试一试?”

  “我可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说着,子鼠附身将铸流的手拉至嘴边,露出两只锋利的鼠牙,在铸流惊惧的目光中,一口咬下。

  铸流心说不妙,难不成要栽在这里?不应该啊,既然是那人的布置,怎么说也有后手才对。

  鲜红的血被子鼠吞入腹中,它只觉一股温热之感充盈了四肢百骸,那种感觉极度舒适,像是已经羽化登仙……

  对!就是这种感觉!这少年的血虽比不上他爹,但更加温和,自己吸收不会有半点不适!

  看样子不能吸干了,得养着这只血袋,积少成多,飞升还不是迟早的事。

  子鼠在这种舒适感中想到,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突然,子鼠感知到一阵剧烈的灼烧感从腹部突起,起初它还以为是一口气吸多了铸流的血导致的,于是松了口,打算炼化已经入肚的神血。

  没想到就在停止吸血的那一刻,四肢百骸都传来了难忍的灼烧感,那感觉可不是在岩浆中烤了,是自己的血变成了岩浆,开始由内向外融化血管内脏。

  子鼠惊骇万分,立刻盘坐运气镇压,更是祭出了妖丹在头顶,妖力灌入四肢百骸,灼热感才稍稍减弱。

  子鼠刚刚松了一口气,妖丹之上突然出现一道血丝,然后那道血丝渐渐变成裂缝,砰的一声,妖丹猛地炸开。

  子鼠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身躯中的灼热感也再次袭来,这次是一种彻骨的撕裂感。是的,它的这具身体也要炸开了。

  子鼠身为半步飞升境的妖物,其妖丹爆炸威力自是非同小可。

  铸流被吸取了三分之一的血液,本就十分虚弱,没陷入昏迷已经算是很有毅力了。

  他本以为这次算是死定了,没成想突生变故,子鼠状态明显不对,他还颇为欣喜。

  果然,那个人从来算无遗策,早就备下后手。

  可是等到亲眼看见妖丹炸裂的那一刻,铸流心生绝望:算个屁的无策,果然还是那么不靠谱,完了,老铸家算是绝种了。

  早该绝了,遗留在这世上反而是种折磨。铸流想到族谱里记载被妖族,不死族,甚至是人族高层圈养的无数先辈,不由这么想到。

  只是连累这个傻小子跟着一起死了。铸流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睡的李纯阳,眼中稍有歉意,随后闭上了双眼,静等死亡。

  电光火石之间,一位黑衣道人出现在两个少年身前,微一伸手,一道八卦镜掠出,将妖丹爆炸的波动尽数挡在外头。

  “小友莫慌,贫道黑牛,前来相助。”

  铸流闻言,欣喜不已,虽然这位道兄的道号有些奇怪,但好歹是活下来了,于是他急迫地睁开双眼,却看见一张冲自己微笑的,奇丑无比,头长双角的脸庞,不由又垮下脸来。

  “休要骗我,你必然就是阴曹地府的牛头吧。凡界哪有长这么丑的道士!我虽然年轻,但早已看透生死,你不必安慰于我。”

  黑衣道人默默将自己的脸庞扭了回去,黯然神伤:“你果然是恩人的儿子……”

  铸流愣了一下,没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下意识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的的确确还在暗地泽。

  又看了一眼道人那颇有些伟岸的身影,他正向八卦镜灌输着妖力,阻挡妖丹的残余威势。

  我真的没死!甚至还能自主移动了。铸流经过白连城和子鼠的操控和压制过后,才彻底明白这种身体由自己掌控的感觉是多么美妙。

  他甚至热泪盈眶……

  “唉,天亮了?”一旁的李纯阳醒了,于是抬手想揉眼睛,不小心将兜帽碰了下来。

  铸流无语地偏头看去,看见了一头青丝和一张雪腻可爱的娃娃脸,于是铸流的下巴掉到了地上。

  震惊,二愣子竟然是女的!她怎么没有胸……对了!才十五,不急……也该发育了呀……不对,我在想什么……

  铸流脑子里连续闪过不妙的念头。

  李纯阳正揉着眼睛呢,全然不知铸流已经被萌化了。

  直到李纯阳醒过神来:“对了,我们被追杀来着,我怎么睡着了?完了……你在发什么呆呢?”

  铸流突然变得唯唯诺诺:“那什么,这不是你的声音吧。”

  “你怎么知道……不对,你说啥傻话呢,这就是我的声音啊。”

  李纯阳暗道不妙,自己的声音,说话方式都完全没有破绽啊?这个疑犯怎么发现的……

  “你的兜帽掉了……”铸流将兜帽捡起:“你难道感觉不到么?”

  李纯阳愣住……眼眶突然红了。

  铸流急了:“别哭啊。你突然哭什么?”

  “我没哭,铸流。我是男的,你要信我……不信我的话,师傅会骂我的。”李纯阳带着哭腔道。

  “好好好,你是男的,只是留了长发,长的跟我差不多可爱而已。”不知为何,铸流知道李纯阳是女孩之后,变得宽容了起来。

  其实他心底也摸不准,万一人家只是长的可爱了一点,性格蠢萌了一点,恰好又在变声期呢?毕竟也不能上手确认……呸!

  铸流还是不由自主的想着,得找个机会确认一下,比如乘打闹的时候掏裆什么的……呸!呸!呸!

  不现实,对,我们两个还没那么熟……得混熟先……呸!混熟也不能掏!

  先不管某人的胡思乱想,万万没想到的是,铸流的一句极度敷衍的话,竟让李纯阳当真了。

  “对,是我敏感了,我只是长的稍微可爱了一点……我是男孩子啊。”李纯阳咬着手指反复重复这句话,像是在自我催眠。

  妖丹的攻势在此时散去,黑衣道人收了八卦镜,正要转身。

  铸流立刻阻止:“道兄且慢!”

  黑衣道人黑牛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铸流强行将兜帽交予黑牛道:“戴上兜帽再转头。”

  讲真,要不是我家纯阳治愈了我一下,我会吐的……呸!我在想什么,什么我家纯阳……

  铸流如此想到。

  黑牛言听计从,戴上了兜帽,一张脸只露出两只牛角。

  恰在此时,远处,来了一男一女,一黑一绿两道身影。

  他们的气息铸流认得,正是寅虎辰龙!

  铸流如临大敌:“黑牛道兄,大事不妙,那两头凶兽来了!”

  李纯阳也吓得脸色苍白,差点撒丫子逃命。若不是铸流一把拉住了他,怕是已经窜出十万八千里了。

  “小友莫怕,他们是我三弟四妹。”黑牛语出惊人:“他们去擒拿子鼠魂魄,我在此地保护小友。我保证,他们没有恶意。”

  说话间,那两人已经到了近前。

  听完那番话,心下暗道刚出龙窟又入虎穴……铸流不是没想过跑,但这黑牛实力深不可测,自己如同待宰羔羊,如何跑的掉?

  只能强自镇定,毕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寅虎穿着一身黑色锦衣,腰带纹金,虎背熊腰,满脸横肉,一看就不像个好人……好妖。

  辰龙却是一绿裙美妇,面容较好,身段更是火辣,与她之前那副龇牙咧嘴往外吐雷的样子大相径庭。

  “寅虎,辰龙见过恩人。”两人来至近前,同时一揖至地:“之前有眼不识泰山,冒犯恩人,还请恩人恕罪。”

  铸流稍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小友听我解释便是。”

  黑牛一拂袖子,五人出现在一间洞窟之内,这洞窟中竟有发出五颜六色光彩的石头无数,将这洞窟衬的像是神仙居所。

  洞窟中,有一石桌,五张石凳,黑牛招呼就座,开始侃侃而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