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昆吾纪 > 第九章:灭绝师太婌然

第九章:灭绝师太婌然


  “小友有所不知,这一切都是恩公的安排。恩公早已料到子鼠秉性,所以留了我这一后手。”黑牛追忆道。

  “恩公有言,子鼠饮小友血那一日,便是我丑牛出这暗地泽之时。”黑牛恭敬道。

  “其实就算没有这一茬,贫道也会出手救恩公之子的。”黑牛陷入追忆:“毕竟若无恩公,怎么轮得到我做这丑牛呢?”

  黑牛还记得,那一日自己去河边饮水,突然听到有人说:“这牛好丑啊,安兄,这就是下一任的丑牛么?”那声音轻佻至极,听着颇为讨厌

  “非也,它只是预选之一。”一道温醇的嗓音答到。

  “它这么丑,不做丑牛可惜了。”

  此时那道轻佻的声音听着是如此悦耳,是自己刚才听岔了。

  “既然铸兄喜欢,那就让它做丑牛便是。”那温醇嗓音如此说道。

  于是,丑牛便成了丑牛。

  “至于我三弟四妹,我已经答应让他们一同出去,所以要麻烦小友帮个小忙,还请不要拒绝。”

  铸流:“我看有拒绝的权利么……”

  “你可以拒绝,我保证你安然出去,我们不会有任何追究。三弟四妹,若是小友拒绝,你们胆敢报复,别怪贫道无情!”

  黑牛如是说道,语气虽然平静,却向两只妖物释放出了滔天气势。

  寅虎,辰龙战战兢兢连声应是。

  与子鼠一样,丑牛也是半步飞升!

  铸流这才放心,心说帮你们?想的美,谁让你们追杀小爷的?

  “我们愿意用子鼠的魂魄外加我们每人的三次出手机会,换你一些血液。”

  铸流愣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开出这个价钱。

  那可是半步飞升的魂魄以及三位大高手的助力!

  铸流砸吧了一下嘴,问道:“不知你们要多少?我现在有点贫血……”

  没办法,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毋须太多,贫道早已计算过了,只需一小瓶血液即可。”

  说着,丑牛拿出了一个娇小的玉瓶,只有拇指大小。

  铸流觉得这波血赚,没有二话,甚至生怕对方反悔,立刻将玉瓶接过,用白剑干净利落的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小口子……

  鲜血流入玉瓶,装满血的玉瓶煞是好看,看的众妖直咽口水,像是看见了什么绝世尤物。

  黑牛一手握着玉瓶,另一只手伸出,摊开手掌,白光一闪,一个泛着檀香的木盒凭空出现。

  那木盒之上,铭刻着无数玄妙纹路,那些纹路似是组成了一副画,画里一个近乎赤裸的巨人仰天长啸,宣泄着不知为何生出的怒火。

  黑牛看着盒子的目光炙热无比,当然隔着兜帽,众人自是看不见它的异样。

  黑牛将玉瓶中的血液倒在木盒上,血液随着纹路流动,直到所有纹路都被鲜血流过后,那些纹路开始发出血红色的光。

  那副画似乎动了起来,准确的说,是那个威猛的巨人活了过来,它怒目圆睁,摄人心魄,看久了会有不寒而栗之感。

  铸流怔怔地看着那副画,他似乎曾经见过这副画,但他清楚的记得,他从未见过这种形象。

  随着巨人的动作,木盒啪嗒一声打开了。

  三滴鲜血漂浮在木盒之中,它们的外观看起来与正常的鲜血并无不同。

  但打开木盒,这三滴血液重见天日以后,洞窟的温度开始明显的上升了起来。

  黑牛看着那三滴鲜血,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咽了口口水,颇有些艰难地挥手将其中两滴交予自己三弟,四妹,自己只留下一滴,毫不犹豫将之吞入腹中。

  寅虎,辰龙更加不堪,看见那三滴鲜血之后,呼吸都粗重了起来,若不是黑牛在场,它们几乎就要上前抢夺。

  几乎就在黑牛将血液送到自己面前的那一瞬间,两兽都毫不犹豫将之吞入腹中。随即满脸通红,不得不盘坐炼化。

  黑牛虽然要好一些,但脸也早已黑里透红。只见他再一伸手,一只牛角就出现在手,被他递给铸流:

  “日后若有难,可吹响牛角,无论贫道身处何方,必会尽快赶到。外头已经有人等待两位,我等需要炼化神血,恕不远送。”

  说完,铸流,李纯阳二人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暗地泽边缘。

  两人刚刚走出暗地泽,有人已经飞掠而来。

  来人穿一身白衣,却不是白衣连城是谁?上空另有一人,一袭青衫出尘,正是婌然真人。

  白连城见铸流无恙,不由得松了口气。但还是有点担忧地看了看铸流身后,说不定,寅虎辰龙还跟在后头呢。

  铸流默默收起牛角,对于白连城的出现他早有预料,在这暗地泽中,能等自己的还有谁呢?

  更让他好奇的是另外一人,那个气质绝尘的道姑绝对不简单。因为背上背着两把更加了不得的剑,其中一把正是李纯阳的锈铁剑,看的铸流两眼发直。

  婌然真人先是盯着铸流,面露狐疑之色,刚刚那牛角上的气息波动甚至比自己更加强大。不过,她也不好问些什么。

  等到看见不再佩戴兜帽的李纯阳顿时一愣,下一刻就出现在李纯阳身边,柔声问道:“纯阳,你的兜帽呢?”

  “师傅,它被他送人了。”李纯阳不敢撒谎,实话实说。

  婌然立刻看着铸流,冷冷地盯着铸流问道:“是你揭开纯阳的兜帽的?”

  那眼神似乎自带一股寒气和威严,若是寻常人早已失态,看的铸流也已心底发寒,但铸流怎会战战兢兢,利索回到:“她自己揭开的,关我何事?”

  白连城也察觉不对,立刻挡在铸流身前:“婌然姐姐,这么对一个小辈不太好吧。你此番有恩于我,在下绝不会让你对后辈出手,丢了名声的。”

  没有搭理白连城,婌然真人看向李纯阳,声音已经微冷,她问道:“纯阳,是你自己揭开的?”

  李纯阳已经吓得脸色惨白,战战兢兢道:“是的师傅,我……”

  李纯阳还待解释,婌然已经打断了她:“既是自己犯错,等回去了自觉领罚!”

  李纯阳一张小脸愈发苍白:“是,师傅。”

  铸流看不下去了:“喂,我说。不过是摘了一顶兜帽罢了,这也要受罚?”

  “我求道宫行事,毋须你这个无名小辈指手画脚。白七,你既然要护着这个臭小子,最好能管一管他的嘴。”婌然不悦道。

  言毕,带着李纯阳飞掠而走。

  白连城这次连个屁都没放,阴着张脸。

  铸流确认对方走了,恨恨地道:“真是个灭绝师太。”

  白连城闻言愣了一下,问道:“什么叫灭绝师太?”

  “我爹在我小的时候教我的,说是一个非常讨厌的道姑,我看形容她不错。”铸流满不在意道。

  白连城眸中闪过钦佩:“大哥总是金句频出,也不知这个灭绝师太是哪一宗的人物,能被大哥记住。”

  “喂,我说。灭绝师太怎么就有恩与你了?”

  “你走之后,万鬼魈来了。”

  闻得此言,铸流目光一寒。

  “我将他引出暗地泽,想用斜阳剑法给你五叔报仇的。不成想此獠修为又有精进,虽受重创,我却也无力再战。若无婌然路过,我已经步了五哥后尘了。”

  白连城感慨道:“自从十年前蜀州一战,冥界气候愈盛,强者接连破境,若无蜀山剑宗,怕是整个蜀州早已被吞并蚕食了。”

  “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那头老鬼的。”铸流咬牙切齿道。

  白连城:“就凭你那化神境的修为?逃出山门三年,竟只破了一境。所谓红尘历练,不过游山玩水,何必呢?”

  铸流黑了脸。

  白连城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有个机会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红尘历练,而且还有机会见识什么叫做绝世好剑。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铸流撇了撇嘴,正要说些什么,猛然想起李纯阳那把剑自己还没搞到手,刚刚还在那老妖婆背上看见了。

  嘶,那老妖婆不好对付啊,修为愣高。

  对了,那二愣子好骗,可以智取,何必明抢呢?铸流两眼放光。

  “快快,姓白的,尽量追上灭绝师太。”铸流催促道。

  “怎么,想通了?要追上去参与夺剑?”

  白连城喜道。此番婌然真人是要去禁区之中,追上去?夺剑?可不是要进禁区夺那把镇界至宝么?

  铸流一愣,这货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夺那把铁剑的?难不成偷偷练了什么读心的邪术?等回去一定要在二叔面前告他一状。

  以为心声被读取的铸流含糊道:“快追上去吧,等会儿黄花菜都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