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剑起长安 > 第三百零一章 初到丰州(一)

第三百零一章 初到丰州(一)


丰州,作为大唐与契丹的交界之地,历来都是作为关市,互通有无之处。

往年在这里,一年四季都可以看见胡须浓密,长相各异的异族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只是如今,大唐出兵契丹,丰州城里的所有异族人都被赶了出去,在丰州城北十五里的马家村重新设立了一个小关市,只是规模,与之前相比,天差地别。

经历了一个月的跋涉,李心安五人,终于在一天的下午,赶到了丰州城。

一个月的风餐露宿,五个人看上去几乎成了野人,一进城,叶青岚就嚷嚷着找个客栈洗澡。

“悦来客栈,就这里吧。”

李心安找好住的地方,店小二热情的招呼着他们。放好行李,五人便各自要了一个大桶沐浴。

泡在热乎乎的水里,李心安感觉骨头都要酥了。

“呼……舒坦……”

被热水包裹着的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直等到水凉了下来,才把他乍醒。

洗干净身体,李心安穿好衣服,又剃干净胡须,这才招呼店小二搬走浴桶。

客栈一楼大堂里面,萧玄感和周汴已经要了一桌子菜,正喝着小酒。

“你们出来的倒是早。”

李心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了个酒碗:“白木头他俩呢?”

萧玄感说道:“就你自己出来的晚,叶七拉着慕容白去街上逛了,顺便让他们打探消息。”

“一不小心睡了过去。”李心安挠着头皮,有些尴尬。

约摸过了一盏茶的工夫,慕容白和叶青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返回了客栈。

叶青岚坐到李心安身边,抱怨道:

“这丰州城也太小了,才一个时辰就转了个遍,都没什么有意思的敌方。”

李心安说道:“毕竟是边境,物资短缺,当然没什么东西。”

慕容白冷哼一声:“他是想找好玩的东西吗?他是想找青楼!”

叶青岚脸一红,吐了吐舌头:“一个月诶,你说我这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养精蓄锐一个月,能不发泄发泄吗?”

李心安笑了笑:“你啊,就是管不住自己。”

一旁的店小二适时插了句话:“几位公子,有所不知,这丰州城,明面上是没有青楼妓院的,但却有暗娼,都是从各地买来的女奴,别有一番风味。只是最近打仗,这些暗娼都跟着那些异族人,去了城外的马家村,这才找不到。”

叶青岚两只眼睛逐渐焕发出光彩,慕容白冷冷说道:

“你要是不嫌脏,就去吧,我不拦你。”

“……哦。”叶青岚立即萎靡下来。

“多谢小二哥。”李心安微微一笑,接着询问道:“城里的情况现在如何了?”

“目前战事顺利,丰州也解除了戒严,所以通行无阻,城里也逐渐出现了异族面孔。”慕容白回答道,“不过北上的话,沿途都有哨卡,还需要丰州衙门的通行手令。”

“那好,我明天一早就起衙门。”李心安说道,“明日我们休息一天,后日出发。”

……

次日一早,李心安和周汴便去了丰州府。

丰州司马曹昱接见了他们,一听说他们要北上草原,立即变了脸色。

“大胆!左右,给我拿下!”

李心安不明所以:“大人,这是为何?”

“你二人身份不明,如今正值战事,北上草原,意欲何为?定是契丹间谍,还不束手就擒?”

“大人,冤枉啊。”

李心安苦笑道:“此次大唐西路军主将裴旻乃是小人故人,我兄弟这次北上,就是要投奔他而去。”

“裴旻是你故人?”曹昱冷冷一笑,“笑话!”

“世人皆知,裴旻乃是大唐剑圣,朝中重臣,如此重要的人物,岂会认识你们这种人,还敢撒谎,本官立斩不赦!”

二人面面相觑,李心安轻叹口气,无奈拿出了一个东西。

“本以为离开长安,就再也用不上殿下给的身份了,想不到,无论走到哪儿,都得看身份。”

“曹大人,可识得此物?”

曹昱皱起眉头,附身看去,旋即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结巴起来:

“卑……卑职不知大人驾到……多有冒犯……还请恕罪……”

周汴贴到李心安耳旁,询问道:“你又拿的什么东西?”

“左龙武军的令牌。”李心安轻笑道,“现在,我是左龙武军的长史,比之前右卫率的官可要大的多了。”

“曹大人,起来吧,你做的没错。”

李心安说道:“我们一共五人,北上实为有要务在身,不便说明。”

“是是是,卑职明白。”曹昱点头哈腰的道,“两位大人稍等,卑职这就签署手令。”

“呃……”刚刚提笔的曹昱尴尬一笑,“敢问五位大人名讳?”

“李心安、周汴、慕容白、萧玄感、叶青岚。”

他并没有隐瞒什么,在丰州这等偏僻荒凉之地,中原名号再大的人,也传不到这里。

曹昱奋笔疾书,不多时,便写好了五份通关文牒,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李心安也不多拖延,拿上文牒便走出了丰州衙门。

只是,他却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后,曹昱身边的一个衙役,鬼鬼祟祟的从后门走了。

“接下来去哪儿?”周汴问道。

“随便逛逛吧,顺便采办一些东西,要去草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草原这么大,你知道裴旻先生在哪儿吗?”

“根据师兄和殿下所说,目前战事进入了相持阶段,师傅他们已经退回了珠兰河大营修整,当然,那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情况如何,还不知道。”

“总之先去珠兰河吧,师兄留了人在那边,我们会联系他的。”

两人沿街买起东西,去了粮店,采购了一百斤粮食。又买了十个水囊,摸摸钱袋里的银子,只剩下不到二十两了。

“这里的东西怎么都这么贵。”周汴抱怨道,“比长安都要昂贵。”

“丰州荒凉偏僻,粮食自然是紧缺物资,贵一些也正常。”

二人吩咐好店家把粮食和水囊都送到城南的悦来客栈,正想随便走走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道路前方一片骚乱。

“走,去看看。”

二人挤进人群,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爷我打的就是你!”

李心安吓了一跳,脱口而出:“叶七?”

那声音的主人愣了一愣:“萧兄,我怎么听到李兄的的声音了?”

“我也是。”萧玄感说道。

李心安和周汴挤到前面,正看到叶青岚踩着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公子哥,一旁的萧玄感身边,躺着四五个哀嚎打滚的小厮。

“叶七,萧兄,你们这是干什么?”

“哟,李兄,真是你啊。”

叶青岚欣喜的道:“这家伙调戏良家妇女,把人家丈夫打了一顿,还想把人家抢回去当小妾,人家不从,他就要把人家给卖了,我气不过,就教训他们一顿。”

一边说着,他还用力踩了踩那年轻少爷的屁股。

“哎呦,你给我等着!”那个纨绔子弟放狠话道,“我爹是丰州将军张诃严,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少说废话!”萧玄感冷冷的道,“再说话,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那个纨绔少爷吓得一激灵,旋即闭口不言了。

叶青岚揪着他的耳朵,恶狠狠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张朔。”

“很好,张朔,快给人家赔罪道歉!”

叶青岚一替他的屁股,张朔重心不稳,往前扑倒,正“扑通”一声,跪在那对被吓傻了的小夫妻面前。

“说话!”

张朔面色铁青,咬牙说道:“对……对不起……”

“你属苍蝇的啊?”叶青岚眉头一立,“大点声!”

“可以了,可以了……”那对夫妻急得都快哭了出来,“我们不敢受张公子如此大礼,您快请起。”

叶青岚疑惑不解:“哎?他刚刚可是要欺辱你们,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原谅了他?”

李心安瞧出不对劲,摆了摆手:“罢了,叶七,就放了他吧。”

“张朔。”李心安沉声说道,“以后不要做横行霸道,鱼肉乡里之事了。”

“是……是……”张朔连连点头,随后便在小厮的搀扶下,飞一般的逃离了这里。

叶青岚拍了拍手,一脸骄傲。

出乎几人意料的事,周围围观的百姓,不仅没有对他们拍手叫好,反而是说三道四,指指点点起来。

而那对被叶青岚救下的小夫妻,此刻竟是害怕的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你们这是怎么了?”叶青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唉……”

一个围观的老者叹道:“大家都散了吧,别聚在这里了,小心引火烧身。”

周围百姓三三两两的离去,老人扶起那对小夫妻,对李心安四人说道:

“四位公子,请借一步说话。”

李心安四人随老者来到一处僻静地方,老者仔细打量着他们,说道:

“这位救人的公子,容貌俊秀,细皮嫩肉,是江南人吧。”

“对。”叶青岚点了点头,承认道。

“诸位都不是北境人,不知道北境的规矩。”

老者叹息道:“在丰州,有三个人,万万不可得罪!”

“敢问老丈,是哪三人?”萧玄感问道。

“这第一人,是丰州鸿来粮号的老板洪石,他掌握着丰州全部五条运粮线上的粮食,手下鹰犬无数,甚至还有异族高手为他效力。包括这次大唐出兵契丹,就有不少粮食,是洪石供应的,这就让他在军中也有了靠山。得罪了他,往小了说,全家断粮受饿,往大了说,就得被灭满门!”

老者顿了顿,接着说道:“这第二人,就是你们刚刚找招惹的张朔之子,丰州将军张诃严。这张诃严,掌握着丰州一万五千名守备军,在丰州作威作福,纵容手下奸淫掳掠,我们是敢怒而不敢言。四位公子打了他的儿子,先不说你们要受到怎么样的对待,就连被你们救下的那对夫妻,只怕,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怎么这样?”李心安震惊的道,“他们二人如此目无王法,丰州太守就不管吗?”

“管?”老者自嘲的笑了笑,“公子以为,那最不能得罪的第三个人是谁?”

“就是咱们的丰州太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