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徐长生周葵 > 1303

1303


1303

满春河脸色大变,他竟然从林慕身上,感受到了同属一个境界的气息。

而且似乎比起他来,还更加有压迫力!

但是怎么可能,他满春河苦修七十载,才能达到练气界的顶峰修为,筑基大圆满,林慕不过是一个二八少年,凭什么?

自己孙儿满天星,从小在西门族宗里长大,享受无尽的修炼资源和极品练气功法,如今也才筑基中阶,这少年看起来比满天星还小很多,怎么可能是筑基大圆满?

他不信,一定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应该是这个姓李的,演戏要演全套,所以才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些能够提升自己修为气息的丹药。

但是没用,没有对应的实力,也就只能吓唬吓唬人罢了。

他满春河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岂会被一个比自己孙儿还小,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破孩吓住?

“哼!可以啊李天机,你是从哪儿找来这么多小屁孩的?麻烦演戏也要演像一点啊,这么小就筑基大圆满了,吓唬谁呢?”

“别给我说他们都是筑基啊?那个最小的脱奶没有呀,就拿出来想唬我?”

满春河一边大笑,一边嘲讽。

倒是把西门夜说看得一愣,不知道满春河发什么疯。

“哈哈哈哈!西门家主,你不会还真以为这些小屁孩都是筑基吧?这么小的筑基大圆满,你当我们一辈子练气都练到狗身上了?”

“肯定是这个叫李天机的废物,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一批提升气息的药,让这些小屁孩看起来是筑基修为罢了。实际上就和泡沫一样,一戳就破!”

满天星也跟着说道:“爷爷说的不错,我满天星也算是个天才了吧?如今三十岁,也才不过筑基中阶,这小屁孩凭什么能筑基大圆满?”

满春河如此信誓旦旦,弄得西门夜说反而有些迟疑了。

作为五老宗宗主,他当然是知道,有那么一种药物,可以提升一个人的修为气息的。

只是徐长生是自己爷爷钦定,又是曾经传说中的大人物,自己看到这批他的门徒的时候,才没有向那方面想。

但经过满春河这么一说,他有些拿不准了。

是啊,最小的小茉莉,才十岁的样子,就有筑基前阶的修为,这哪怕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达到吧?

作为西门族宗的掌舵人,西门夜说觉得自己该慎重一点,但徐长生是自己爷爷钦定,让他一定要无条件相信,将西门族宗的命运,全部交给徐长生手里。

一时间,西门夜说无比纠结。

理智上他和满春河一样,不太相信能有这么年轻的筑基大圆满存在。

然而,有一个人却一点儿也没有受到满春河的嘲讽影响。

林慕依旧是一脸愤怒地瞪着满春河,重复着那个问题:“你说谁是废物?”

“谁是废物?”满春河呵呵冷笑,“还能是谁?你爷爷说的就是你背后的李天机!还有你们这群小屁孩,都他妈是废物!”

“当废物又没有废物的自觉,竟然还敢问我?不会真以为吃了提升气息的药,就能吓住本大爷了吧?”

“就是!几个凭借药物的垃圾罢了,我满天星把话撂这,你们几个真能是筑基,我满天星给你们磕头认错!”

“孙儿好胆识,不愧是我满家儿孙!”满春河一脸欣慰傲然,又对着徐长生说道,“看到了吗?废物东西,真正的筑基境界,就该有这样的气势!”

看到他们如此嘲讽,西门复欣受不了了,她一路上和林慕五人倒是挺聊得来,而且也知道徐长生的实力,似乎凭他的手段,手下有那么一群筑基天才,也并非说不过?

“满天星,不要坐井观天,夜郎自大,你也不过是一个筑基中阶罢了,这个世界之大,你根本想象不到!”西门复欣忍不住说道。

而西门复欣的话,却让满家人更加不满。满天星心里恶狠狠道:“等到西门族宗分崩离析,再把你这个婊子娶过来狠狠地干,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这么骄傲!”

徐长生却脸色淡然,不为所动。满家人心里愿意如此意-淫,满足他们变态心理,他是无所谓的。

不过林慕几人却忍不了,杨大力看起来温温顺顺,此刻却脾气暴躁无比,朝着满春河几人喝道:“竟敢骂我们老爷是废物,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老爷,请准许我们出手为你出气!”

林慕也一改之前柔柔弱弱的模样,满脸义愤填膺:“无论你是什么人,都不能辱骂我们老爷!”

他们几人身上的气势更甚一层,战意仿佛快要凝为实质,喷薄而出。

这种气势,可不单单是光凭借吃药就可以达到的。

可惜这会儿的满家人早已先入为主,沉醉在自己构建的思维里面,不肯出来。

满春河傲然一笑:“呵呵,怎么?难不成你们还敢动手不成?你们一动手,马脚可就漏出来了,小小年纪不要自讨苦吃。”

林慕众人再是一怒,但徐长生没有首肯,他们也不敢出手。

只见徐长生微微摇了摇头:“算了,小林慕,别人多说两句,我也不会掉块肉,你们还要准备即将到来的争夺战,没有必要浪费时间精力在无关人员身上。”

五人有些泄气,但既然是徐老爷的命令,他们当然还是无条件听从的。

“是,老爷。”林慕为首,五人都是低头回答道。

“哈哈哈哈!我怎么说来着?这群小屁孩就是嗑药冒充的,所以根本不敢动手,否则都不用我出来,我孙儿天星就可以教他们做人!”满春河桀骜大笑,肆意嘲讽。

杜平这会儿见尘埃落定,也是露出一丝冷笑:“某位装神弄鬼之辈,倒是长了一张好嘴,明明不敢动手,却还能推得一干二净。只可惜家主大人眼睛似乎不太灵光了,竟被这么拙劣的手段蒙骗。看来西门族宗的落寞,是早已注定了。”

听到杜平出言,西门夜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徐长生却脸色一暗:“我可以纵容满家人胡说八道,但你杜家不行!大力,给我教训教训他!”

杨大力眼睛一亮,连声答应:“多谢老爷给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