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第39章 标题(捉虫)

第39章 标题(捉虫)


谢凛心中一沉。

又听榛真没头没脑地说:“你怎么也……”

榛真眼神晃了下, 像想起来什么,着急地问:“之之哥哥呢?”

“之之哥哥?”谢凛顿了顿, 努力平静地说:“你是说凤归吗?他受了重伤,还在治疗中。”阿瑞斯急着要出来,他心里正不舒服,不想让榛真看见,便没让阿瑞斯现形。

但很快,他错愕地发现,榛真讶异地看着阿瑞斯, 眼神从陌生变成熟悉, 蹲下来,同大狮子大眼瞪小眼, 试探地说:“阿瑞斯?”

榛真能看见阿瑞斯。

谢凛却没看见他的玫瑰。

也就是说, 榛真的精神体级别至少与他相等, 且极有可能在他之上。谢凛再察觉到,榛真的精神体应该就在外边, 奇怪的是没有威压, 只有源源不断的、强烈的令人想要亲近的气息。如果不是他自制力惊人, 或许早忍不住冲上去了。

作为星兽本不该有精神体,但榛真有了,而且还是如此高的级别……他就是星兽至宝珍珠玫瑰, 似乎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谢凛自成年后越来越冷酷而坚硬的心,第一次被巨大的茫然笼罩住了。

榛真的记忆现在很混乱, 颇有点看一出想一出, 也忘了不少东西,他自然地伸手去摸阿瑞斯。阿瑞斯前腿一软,舒服地直接卧倒了, 亲昵地去蹭榛真露在外边光滑的小腿。

“真、真真!”谢凛握紧了拳头,低喝。

榛真被吓了一跳,手停在半空,不悦地皱了眉头,小声问:“你怎么啦?”

谢凛在这时才发现榛真的性情……好像随着容貌的轻微变化也发生了改变。虽然看着还是软乎乎的,但一点也没有那种不自觉的小心翼翼了。

他怔怔地说:“别摸它。”

“哦。”榛真叹了口气,“那算了。”

他起身,差点被宽大的衣摆绊住,扶着窗站稳了,抬手看着衣服的袖子发呆:“这好像不是我的尺码……”

榛真记忆混乱是一回事,但脑子还在,抬头看向谢凛,疑惑地问:“这是你的睡衣吗?”

谢凛还愣着,微微点头。

榛真脸上一红,有些生气地瞪着谢凛,却又渐渐变得迷茫。他喃喃自语道:“……大哥哥……小叔叔……先生……”

“啊!”

关于谢凛的记忆,终于还算完整地浮现在了榛真脑中。

因为时间跨度多年,榛真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古怪。他以为六岁有意识起是开始,其实这具身体原本就是他的。却不知什么原因,傻了五六年。

少年谢凛陪他玩耍过一段时间,成年谢凛碰巧帮助过他一段时间,他还差点——

哦,被谢凛推了一下。

他觉得谢凛应该看出来了。

其他感情都淡了许多,被推开时的羞恼反倒在此时的回忆里变得浓烈起来。

榛真没好气地转过身,往窗外看。

他还想起来了,他上辈子是个高中生,穿越到了这个星际时代,最开始意识是在一朵花里,然后他化形成了婴儿,被星兽族的九位领主捧为珍宝,千娇万宠地养了五六年,星兽们特别喜欢他,个个都哄着他,要什么给什么,不让他受一点委屈。

要不是榛真那时还保留着知识分子家庭里的记忆,性子早就养娇蛮了。

这使他再粗略想起部分记忆丢失后,在人类世界被喊了十多年的废物,直憋出一口闷气。

这、这叫什么事呀。

他为什么会来到人类世界?怎么又变成了婴儿?还失去了在星兽族里的那些记忆?

榛真只记起来是大领主带他出来的,他见了不少人,其中就有凤归,后续再发生了什么,他毫无印象。影子和星网上的画突然浮现在他脑中。榛真一呆,骤然侧身看向脚下的影子。

“大爸爸……”

他明白了,那个在人类世界屡次出手帮助他的影子,就是大领主。

大领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人类干的吗?或许他从五六岁变回婴儿,又傻了五六年,还被人类收养去,也是人类干的?

因为记忆里星兽对他的好远远超过这些人类,榛真心疼愤怒地气哭了。

谢凛通过阿瑞斯感受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他克制地皱了皱眉,忍了两秒没忍住,还是上前,想抱着榛真,或许再说些哄他的话。

榛真却一手抵在他胸口,一手自己擦着眼泪,也不知要怎么称呼,就说:“你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吧。”

阿瑞斯哀哀地去蹭榛真的腿。

榛真只为难地看了眼它,还是坚定地转过身去。

谢凛的心空了一瞬,然后沉沉地往下坠,他说好,收走阿瑞斯退出了卧室。他在客厅静静坐着,终端有消息来,他也像是没听见似的,一动不动。

许久后,他才打开来处理公务。

快到饭点时,谢凛犹豫地看向卧室门口。

门自己开了。

榛真别别扭扭地走出来,问:“我的终端呢。”

谢凛向他解释:“为了防止暴露行踪,你和凤归的终端都被销毁了。”

榛真想去看凤归,又想着尼克好久没联系上他肯定担心了,就说:“我要联系团长。”

谢凛一怔,榛真很少用这种祈使语气,他忍不住沉默了片刻。榛真这才有点原来不好意思的模样,却又不完全,带着些愿望不能被满足的不开心,说:“不可以吗?”

谢凛未经思考,便道:“可以。”

他迅速让人送了秘密终端来,帮榛真添加了尼克。他刚才听到了榛真那几句自言自语,知道榛真已经想起来了小时候的事,或许不止这些。

榛真有了身为玫瑰时期的记忆吗?

他在星兽那儿,一定被很珍重地对待了吧。谢凛眼神复杂地看向少年。

榛真盘腿坐在沙发里,视频联系了尼克。

出于谨慎考虑,谢凛没让他露脸。

尼克听出是他,顿时捂着脸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我的真真宝贝啊!我说怎么看你这么眼熟!”

榛真看着他呆了呆,“啊”了声,犹疑道:“桑桑哥哥?”

尼克一听,哭得更大声了。副团长坐在他旁边,一脸受不了地掏了掏耳朵。

和凤归差不多,榛真对尼克也仅限于一点模糊的片段,他无措地劝道:“团长你别哭啦。”

“叫哥哥!”

“噢噢噢,哥哥你别哭啦。”

“呜呜呜呜……那些该死的天祁人,哥哥一定给你报仇!”

榛真便又记起来了,他是怎么昏倒,被绑去了一个实验室,凤归满身血的来救他,他看见了好多玫瑰花瓣,那是他的本体……所以,天祁人为什么绑他?

尼克看榛真一头雾水,气得把事情颠三倒四一通说,还是副团长组织语言解释了一遍,榛真才清楚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听到尼克说他命悬一线,顿时也气得结结巴巴起来:“他们、他们……就算我是星兽,我也没做错什么呀,怎么能这样。”

“人类就是这么卑鄙无耻!”尼克恶狠狠地骂道。

尼克让榛真回旅团来,副团长却忽然严肃插嘴道:“真真,在出来之前,你最好先问问谢将军。”

谢凛用的玫瑰军团的密令,即使他没说话,副团长也知道他在旁边。

尼克不满地说了句“谢凛还算干了件人事”,也让榛真记得问谢凛。榛真只好点头,说还要和其他人联系,暂时挂了通讯。

这时,谢凛看了他两眼,忍不住沉静地开口问道:“你有很多哥哥吗?”

“大概吧。”榛真也想不起来,瞥了谢凛一眼,挺直了背说:“我还有很多爸爸。”

谢凛:“……”

榛真知道自己被直播了,翻了翻脑子里的记忆,继续让谢凛帮他添加上了妮娜,妮娜这次终于回消息了,也是呜呜的哭,榛真想起来,问她之前怎么不回消息,在哪儿,妮娜就不说话了,很犹豫地说了句“再说吧”,知道榛真目前安全,担心网上暴露,主动挂了通讯。

榛真又给李主厨去了信,问谢凛有没有告诉萧先生,谢凛点头。

榛真接着想了一秒谢石星,抛到脑后,问谢凛:“我要出去为什么要问你?”

谢凛看着他说:“你知道自己是珍珠玫瑰吗?”

榛真迟疑地点头。

谢凛的目光沉下来:“十九年前,星兽大领主和星兽至宝珍珠玫瑰失踪,人类认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星兽才会大举进攻星土,这些年,各大帝国都在寻找珍珠玫瑰,要么想用你威胁星兽,要么想用你向星兽求和,你的出现,目前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

榛真愣了,脑中直觉地闪过一个想法:不是的,星兽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进攻人类。

这念头一闪而过,快到他也没捉住,榛真眨了眨眼,暂时不想考虑这么复杂的问题:“我想看看校长。”

谢凛没说话,他感受着玫瑰浓郁的吸引力,已经忍到浑身肌肉都开始酸疼,叹气道:“在你学会控制自己的精神体之前,我不建议你走出这栋大楼。”

榛真昏迷着还好,如今恢复了精力与意识,那精神体的力量,令他都觉得可怕。

“为什么呀?”榛真皱眉,“我也有精神体吗?”

“玫瑰就是你的精神体。”谢凛无奈地凝视着他,“你要是就这么出去,其他人会疯的。”

作者有话要说:  4s真真:想不到吧?

叔:要疯

-

感谢在2021-06-10 22:14:36~2021-06-11 22:48: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糯米糍糍 15瓶;我和作者比命长、风花雪月 5瓶;苓九 3瓶;云兮辞 2瓶;阿郁小幼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