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第43章 标题

第43章 标题


正式训练前, 谢凛带榛真做了全面检测。

对比历史数据,榛真身体素质有了全方位提升,但并未达到应有的3s+, 大概在a与s之间。榛真不贪心,对此很满意, 至少飞船跃迁他不会再难受了。

谢凛带他回了高楼。

体能训练场在餐厅下一层, 有点像健身房, 摆着许多器械。

智能管家指挥ai刚清理出一片区域,两种强度不等的器械泾渭分明,一看就是谢凛新给榛真拨的训练区域。

榛真以前吃得少,又要学习, 没什么机会浪费体力, 场中没一个会的。

他想先跟着ai熟悉, 谢凛明明不训练, 却像是没什么事,给他上了护具,亲手带着他认了一圈, 末了还给他发份练度表。榛真下午照着练,谢凛就坐在沙发那儿处理公务, 偶尔会抬头看看他。

等一项训练时间清零,榛真从器械里爬出来,直接一滚躺到了地垫上。

他上辈子还会打打篮球, 这辈子强度最大的运动也不过是快跑, 体力值被放空的感觉实在太累了。室内温度适宜, 他想直接在这里睡一觉,可没几分钟谢凛便走了过来,问他还要躺多久。

对方严苛得像个教练, 榛真先假装没听见,但谢凛的视线仿佛有实质性,或许是他也能感应到气息的缘故,落在身上难以忽略,榛真只好睁开了眼睛。

他叹了口气,说着“我这就继续”,抻起软得和面条似的身子,扶着器械要往上坐。

谢凛看着他说:“练不下去就别练了,不急这一时。”

那你催我干什么?

榛真迷惑地又想往软垫上坐,谢凛手一抄,轻松地横抱起了他,淡淡道:“回去休息。”榛真愣了愣,倒没拒绝。他想起小时候谢凛送他上过几次飞行车,要么不耐烦地揪着他衣服拎上去,要么双手穿过胳肢窝把他举上去。

反正不像现在这么温和。

大概是因为他长大了,顾及他面子。

回到顶层,谢凛问他洗澡用不用帮忙,榛真这回尴尬地脸红了,直说不用。

晚上谢凛留在了卧室,榛真一天都很累,很快睡着了。他睡得很沉,完全察觉不到外界的动静,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海边吃烧烤,海风吹着火,又热又凉,还馋得发饿。

生物钟到点,榛真迷迷糊糊醒来,眼皮没撩开,咂摸着梦境,只想着昨晚吃少了,运动后能量没补充够啊。他伸手想揉眼睛,感觉到了不对,勉强睁眼,发现谢凛一只手横在他腰上,紧紧搂着,使他两只手都动弹不得。

榛真懵了。

看了眼离床边的距离,好像是他自己滚过来,被翻身的谢凛无意搂住了?

榛真想起床,然而谢凛条件反射地抓着他的手腕,睡梦中也强硬地不让他躲开。

“……”

谢凛力气很大,榛真挣脱不开,这样有些难受,他红着脸忍了几分钟,抱着‘不得已吵醒您’的态度,艰难地往谢凛这儿侧身,就想看他醒不醒。

中央星亮的早,窗帘外已经有了光。

榛真扭过头,能清晰的看见谢凛的脸,近距离看谢凛实在英俊得难用语言形容,榛真单纯从生理性上,也难免心跳快了两下。他发现谢凛眼下有淡淡的倦色,总觉得像刚睡着没多久。

难道他昨晚睡相太差打扰到他了?

榛真心虚地眨眨眼,窝了个还算舒服的姿势,勉强又忍了十来分钟。

顺便打开终端看了会儿机甲对战教程。

不过等小珍珍也饿得不舒服,榛真便忍不住了。他用力地转了转身子,小声喊道:“小叔叔?小~叔~叔~”

这要再不醒,实在有愧谢凛3s+的等级。

他静静睁开了眼,榛真理直气壮道:“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你不松手,我起不来。”他动了动自己的手腕。

谢凛沉默片刻,说了声“抱歉”,松开手,自己先起身下了床。

他的确没怎么睡,但阿瑞斯休息得非常好,加上他本身体质强悍,几乎没受影响。他感受着脑域内的精神力,确定榛真幻化后能力更强了,恢复之外,还有了另一种像是‘填补’的感觉,他思绪电转,莫名对应上那篇名为‘失去’的日记。

他八九岁时直觉地记录下,他失去了什么。

但昨夜过去,他和阿瑞斯好像找回了很小的一部分,从榛真、或者说是小珍珍那儿。

谢凛没打算和榛真说,不确定的信息,有着不安全的底色。榛真目前要思考的事已经够多了。他想到昨天研究员那句‘或许珍珠玫瑰属于人类’,眼神一动,仿佛有一点线索从毫无头绪的线团里探出了头。

之后一段时间,榛真重复着各项练习。主舰、机甲的战略意识操作类,他在军校培养出了敏锐的反应力与预判力,一天比一天厉害,唯独体能上进步有限,毕竟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东西。

他已经跟着谢凛的作息在训练了,谢凛训练完后,两人会换上近身作战服对练一会儿。

谢凛的战斗技巧很强,没藏私,手把手地教榛真。

而交手过程中难免会有擦碰,榛真这天又被谢凛反手压服在墙上,谢凛点到为止,立刻松了手,榛真却有些怎么也打不赢的郁闷,转过身揉着肩膀嘟囔:“你手好重啊。”

谢凛有些好笑的扯了扯嘴角。他确信他是用了合适且程度极轻的力量,只能说榛真即便升了等级,身子骨还是那么娇气。

“那不练了?”他淡淡问。

榛真摇摇头,“我就说一说嘛。”他和谢凛越来越熟,越来越有种面对亲近长辈的好感,状态有些像他对着少年谢石星,言语放开了许多,乖乖巧巧的一笑,“继续吧。”

这回谢凛把他压在了地上。

榛真从喉咙里嘟囔出一声‘呜’,像是幼兽撒娇似的。

谢凛手一顿,半跪在地上,将少年翻了个身,垂眼看着他不说话。

榛真看谢凛收手,眨眨眼,状似要从地上起身,实际很不讲武德地来了招偷袭。谢凛怔了极短的一瞬,轻笑,迅速制住了榛真作乱的手。

他是单膝跪着,榛真却是全跪着,双手被他反剪在身后。

谢凛搡着他往自己身前凑了凑,戏谑地质疑:“嗯?我有教过你这招?”

乖孩子榛真难得干坏事,脸羞红了,嗫嚅地说我错了。

榛真一脸汗,面色白里透红,谢凛深深看了他一眼,用另一只手捏着他的下巴晃了晃,看榛真委委屈屈地皱眉,心里才像是下了股火气,将人松开,站起身,平静地说:“明天要准备出发去联盟星,今天就到这里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要还看不出感情戏,作者以后就躺平写社会主义fz情,痛苦面具jpg

-

感谢在2021-06-15 22:56:03~2021-06-16 22:57: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泊湦吖 9瓶;秘籍 3瓶;明月照春山、凤疡、奇異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