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意外

意外


首都星四季如春,可榛真颤得就像睡在冰里。

谢凛站在床边,皱眉看了两秒,开终端传了负责榛真的庄园医生。

谢家庄园占地极广,时速两千公里的飞行车,医生赶过来也花了十来分钟。这时榛真脸色已经白得吓人,而萧先生与谢凛,面色一个比一个沉冷。

医生怵得手抖,稳稳神,用仪器反复检查后,神色复杂地说:“是急性胃炎。”

站着的两位都沉默了。

人族自从步入星际殖民时代,在严格的基因筛查优胜劣汰制度下,体能有了极大提升,像‘急性胃炎’这种微乎其微的小病,红河星系已经很难看到了。常年为榛真体检的医生也疑惑,这种低等基因,是如何传下来、又通过筛检的呢?

谢凛极轻地扯了扯嘴角,不带恶意的嘲笑,笑这位小朋友的娇贵。

他不动声色地问:“严重吗?”

“应该还好。”

医生斟酌地配了适用药剂,给榛真输下半管。

药物作用很快,榛真断断续续的呼吸逐渐舒缓起来。

萧管家提起的心总算放了下去。

医生顺便用探针给榛真做了全面检查,数据出来,他对比之前的一看,顿时深深皱眉,“怎么会这样?”

萧管家忙问:“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说榛真身体差了很多,各项健康指标都不好,应该是最近饮食很不正常,营养摄入极少,随时会有晕倒的可能。萧管家肃着脸说小少爷晚上的确不小心摔了一跤。医生点点头,又说这急性胃炎就是因为饮食长期不规律,晚上一下吃多吃快,就出毛病了。

管家听完便有些自责。

谢凛想到谢石星那句话,冷着脸,淡淡作了点评:“任性。”

榛真侧躺在床上,意识已经清醒多了,一抬眼,正好与谢凛对上,也听到了那两字。他脸色还白着,难受得只觉得委屈,眼眶一红,难得大胆、气呼呼地瞪了谢凛一眼,翻过身,不想看他似的,背对着谢凛。

谢凛:“……”

萧管家看了好笑,又怜惜,说:“是我不该让小少爷吃那么多。”

医生交代完一些事,萧管家送他出门,屋里只剩下谢凛。毕竟是自己心血来潮捡回家的小孩,他想了想,把阿瑞斯放了出来。阿瑞斯轻盈一跃,跳到床对面,优雅地蹲坐下,一双圆眼睛注视着榛真,像它的主人一般,令人捉摸不透的眼色。

榛真怔住。

白狮脸上鬃毛浓密又柔顺,轻轻晃着,漂亮得像流动的月光。榛真脑中闪过模糊的念头,觉得这幕有些奇怪的熟悉。他听到谢凛离开的脚步,门关上了,但白狮却毫不在意,依旧蹲在床头慢悠悠地摇着尾巴。

榛真试探地朝白狮伸出手指。

白狮一动不动。

清瘦白皙的手指又收了回来。

伴兽虽然是独立的个体,但与主人时刻保持着精神联系,他摸白狮,谢凛也会知道。

榛真有些纠结地咬了下唇,眨眨眼,忽而朝白狮笑了笑,很乖很软的一个笑。白狮摇晃的尾巴立刻一僵,不过它很快又故作平静地甩了甩。

“我睡了。”

榛真轻声说,困倦地闭上了眼睛。

他在朦胧的睡意里,察觉到白狮好像待了很久。不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枕边放了一套新衣服。榛真昨晚出了不少汗,有些黏腻,先洗了个澡,才换好衣服下楼。

萧管家在楼梯口等着。

“已经为您备好了早餐,小少爷这边请。”

“……”

榛真在心里叹气,认命地跟去了餐厅。

遵照医嘱,萧管家准备的清粥小菜,榛真一开始松了口气,白粥总不至于很难喝,但当尝到粥里的醋味后,他就只想哭了。

榛真没看见谢凛,忍不住问:“小叔叔吃过早餐了吗?”

萧管家当然不会说主人一回首都星,三餐都是在tr餐厅解决的,他表情严肃地回道:“少爷有事处理,已经独自先用过了。”

“哦。”

榛真只好屏着呼吸继续吃这顿难言的早餐。

中途萧管家告诉他谢凛又为他多请了三天病假。

榛真愣了一下,想到那帮同学肯定又要嘲笑他了,舀粥的手就有些心不在焉。

饭后,萧管家问他是否要去谢石星家取个人物品,榛真沉默了一会儿,说想明天去拿。今天谢石星还有假,说不定在家。他不想看见谢石星。从昨晚他离开到现在,谢石星一直没有联系他,榛真想着想着,鼻子就又有些发酸。

他不是会长时间沉浸在消极情绪里的人,是谢石星这次太过分了。

他又想,算了,无论是亲情还是友情,错位的缘分,以后就不要再强求了。

榛真打开终端,像是举行一项仪式,认真地将谢石星的对话置顶与特别提醒全部取消。

这一整天榛真都没有见到谢凛,只在晚上半梦半醒间,恍惚看见白狮似乎又跑进他房里了。伴兽不能离主人太远,他已经知道谢凛就住在他隔壁,心里便会闪过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次日一早,榛真收到了妮娜的消息。

「老师说你请病假了t-t别难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永远都会是你的好朋友!」

榛真忍不住笑,回:「谢谢,我已经好多了」

「那今天系里开动员大会,星网上也会有,你要不要来?我上星网陪你~」

榛真没收到消息,疑惑:「什么动员大会?」

「就是副助系的配对大赛,以前只有四年级生才参加,今年连一年级生都被要求去了,而且这次的主舰不仅仅是我们学校的指挥系学生,很多外校主舰以及非院校主舰也被允许参赛了,很多人说是因为战事越来越激烈,联盟建议各大帝国所有战斗人员、军校生等,都提前做好战斗准备,力图做到最优配对。」

「榛真,我恐怕没有时间转指挥系,让你当我副助了t-t」

榛真虽然很感动,但还是要拒绝:「你不用管我,我还有些累,就不去看动员大会了」

「好的!那你好好休息~」

榛真其实连学也不想去上了。

那些同学说得没错,他没有伴兽,上主舰当摆设吗?他这一年从不敢偷懒,经常在虚拟主舰一呆就是一天,分析星图、背数据、锻炼思考与反应力,但最后谢石星一次都没有带他进入过中控室。

而其他有指定主舰的副助,课外从来都是和主舰一起训练的。

谢石星都不相信他的能力,就更不能指望陌生人会选他了。

至于凤归的话,榛真只当是副校长突发善心替他解围的说辞,都没放在心上。

他已经向红河旅团提交了报名资料。

榛真感激谢凛的援手,却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对方的收养,谢凛不欠他,他也没有什么能给谢凛的,每多吃一顿饭,他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等他找到了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他就打算从谢凛家搬出去。

榛真曲起膝盖抱着发了会儿呆,便打起精神起床下楼。

新的一天,依旧是从见不到谢凛与难吃的早餐开始。

上午萧管家陪他去谢家取了东西,别墅里只有钟女士,她似乎有些怕萧先生,低眉敛目的,没有多话。

榛真东西本就不多,萧先生又说旧衣服可以不拿,他很快就收拾完了,智能管家帮着送上了车。

出来路过花房时,透过玻璃,他看到花架上又没了那盆草莓。

可能是死了,被钟女士不耐烦地丢了吧。

而榛真已不再为它感到心痛了。

他带走了他的小飞行车,那是他一两岁的时候谢母给他买的,陪了他很多年,以后也经常要用。调动车子时,他没忘记把谢石星的权限删除。

彻底离开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回去路上,榛真心情不可避免地低落下来。

萧管家内心团团转,面上依旧肃穆,给主人连发消息:「少爷」

「少爷」

「少爷」

「怎么了」

「小少爷好像不开心了」

「……你可以给他讲笑话」

萧管家关了通讯,审慎地认为需要先确认一下,他以自以为很关怀的语气问道:“小少爷,您是不高兴了吗?”

老管家一脸严苛,仿佛是在质问‘你是不是觉得我这趟陪你出门服务不到位’,榛真连忙摇头,说没有,看萧先生微微皱眉,像是不信,他只好勉强露出一个微笑:“真的没有。”

他感觉得出萧先生没有恶意,但对方太一板一眼的,打起交道来难免令人紧张。

导致他都不敢对着萧先生准备的饭菜说不,也不敢对萧先生说放着我来。

不过在继续吃过两顿难以下咽的午晚饭后,榛真觉得做人还是需要勇敢一点,于是次日天还没亮的大清早,他轻手轻脚摸进了一楼厨房,开始做早餐。

比起tr常用的西餐菜单,榛真更擅长也更喜欢中餐。

谢凛家的冷鲜库很大,天然食材也极其优裕,基因等级越高,精神体对天然食物的需求就越大,听说帝国每个月都会给高等军官提供食材福利待遇,这一看,谢凛也实在是太富有了。

榛真羡慕得直咽口水。

不过他非常克制地只拿了些天然谷物面粉和一根小葱,决定做他爱吃的葱油凉面。

榛真动作熟练,有条不紊地擀面、揉面、熬葱油,等面煮熟智能冷处理后,热油一泼,鲜香四溢,榛真舔着唇端起想去桌上吃,一转身发现谢凛就站在不远处的门口,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他吓了一跳,差点把盘子摔了。

榛真惊魂未定地打招呼:“小、小叔叔。”

谢凛穿着白色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在外边的两条小臂肌肉紧实有力,看着比他小腿还粗,他衬衫前襟湿了一片,像是刚体能训练完,没来得及换衣服。平时谢凛总是庄重严谨的正装,疏离冷淡又禁欲,现在虽然眉眼依旧漠然,但看着总觉得多了些什么。

榛真视线往旁边飞,莫名不好意思,见谢凛目光落在他手上,就举了举,尴尬客气地问:“我做了面条,您要不要吃?”

谢凛其实也是刚来。

他从地下训练场上到走廊,闻到了不像是萧先生能做出来的香味,好奇寻过来,不过多看了两眼,就被榛真撞上了。少年献宝一样呈上食物,眼神有些躲闪,像是担心被拒绝似的。于是本打算离开的他,就点了下头,走进厨房,抽出椅子在外间桌边坐下了。

榛真没想到谢凛真应了。

他迷糊地将盘子轻轻放在谢凛面前,拿了筷子,又倒了杯水,还叠了方干净帕子放在一边。他习惯这么照顾谢石星,一套动作自然得很,谢凛抬眼看了他两次,他都没有注意。

榛真转回流理台装作收拾,眼神却偷偷往谢凛那儿飘。

谢凛只当没察觉,慢条斯理挑了一筷子入口,尝到味道,便蓦然一怔。阿瑞斯也不在意风度了,直接在脑域里愉悦地打了好几个滚。

榛真看谢凛只动了一下就停了手,心里顿时七上八下。

正纳闷着,谢凛忽然看了过来,凝视的眼神,透出前所未有的认真打量的意味。

榛真被看得有些慌,讷讷地问:“不好吃吗?”

“不是。”谢凛还看着他,并不吝啬对意外之得的称赞,“很好吃。”

“阿瑞斯也很喜欢。”

“啊。”榛真傻眼,接着就很无措,脸一下红了。在去tr打工之前,他只给谢石星做过吃的,谢石星每次都只说还行,李主厨也经常说还行,他还是第一次面对面被人夸很好。

这些年都没怎么被肯定过的榛真,心突然就砰砰地、十分开心地跳快了。

谢凛觉得少年羞得都快难受了,就收回视线,迅速而不失礼仪地用完了本就没多少的早餐,略一颔首,起身出去了。

智能ai收拾完餐桌,榛真才回过神,无意看到时间,顿时又“啊”了一声,赶紧去冷鲜库再拿了材料出来,一出来就与管家碰了个正着。

萧先生诧异地看来:“小少爷您这是?”

榛真呆呆地说出昨晚想好的理由,“我早上起早了,有些饿,就不想麻烦您,我以前也都是自己做饭的……”

“请让我来。”萧先生尽职地拿过他手里的食材,说:“您去餐厅先坐会儿,我马上就好。”

榛真真是欲哭无泪了。

总之,又是没能拿回主厨权利的一天。

因为萧先生一直唯恐服务不周地守着,榛真本来想趁放假去tr餐厅多打点工也没法去,他想了又想,厚着脸联系了李主厨,先说抱歉,再请他帮忙问问先生是否还需要私厨。

李主厨倒是什么都没问,说他去问下经理,半天后才回:「先生说发生了点意外,需要过段时间再考虑」

又安慰他:「先生也没说死不要,你安心等等吧」

榛真有些失望,忙道谢,说自己大概后天就能继续去兼职了,李主厨说好。

到晚上,榛真贴在门口听外边的动静,听到萧先生送谢凛进卧室,离开,又默默等了几分钟,磨磨蹭蹭地出门,深呼吸了几次,食指弯曲轻轻叩了叩谢凛的房门。

因为紧张,他都没发现他几乎只是挨了挨,连声音都没叩出来。

并且榛真很快就想放弃了,他往后挪了挪脚跟,打算当做无事发生的回屋,谢凛却突然开了门,像是知道门外是他,低下头,用算得上是温和的语气问:“有事吗。”

于是榛真就有了勇气,放软了声音,请求似的说:“您明天还想吃早餐吗?”

谢凛停顿少时,仿佛是轻笑了一下,但因为很淡,难以察觉,所以榛真只看到谢凛点头,说:“早上六点准时到。”接着抬手点了下终端,又轻又快地在他手腕上一碰,说:“以后有事可以线上找我,不用等。”

榛真回了卧室才通过谢凛的申请,心再一次砰砰地、十分开心地跳了起来。

躺床上后,他戴好芯片进入他的小家,取了张电子纸,拿笔画了很久,等实在困了才一把塞在枕头下,不忘定好五点半的闹钟,很快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是和谢凛一起吃,榛真第二天做早餐拿食材时就大方了些,想着谢凛的用餐习惯应该和首都星贵族差不多,便准备了西式的鸡肉乳蛋饼和奶香焗马铃薯,再热了两杯奶。他手脚很快,正好在六点做完。

谢凛也准时进了厨房。

他没提去餐厅吃,榛真就和他在厨房的小餐桌对坐用餐。

两人默默吃着,气氛有些安静,但榛真奇怪的不觉得尴尬,只是谢凛用完后,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你小时候吃的比现在多。”

榛真疑惑地眨了眨眼,谢凛却不准备解释,随意点了下头,起身离开了。

他不知道谢凛这话是想表达什么,是让他多吃一些吗?还有,他怎么不记得小时候有在谢凛面前吃过饭?榛真虽然迷惑,但还是很快地吃完了自己的——赶在萧先生进厨房之前。

对于他自行解决了早餐一事,管家果然感到十分失责似的对他说抱歉,榛真心虚地连连说没关系,脑子里却已经在拟定明天的菜单了。

这是病假的最后一天,即使很不情愿,第二天同谢凛吃过早餐后,榛真只能坐小飞行车去了学校。

他从停车场出来,就已经有很多学生在看着他了。

“那个就是榛真?”

“原来他长这样啊,还真是挺漂亮的。”

星际时代侵犯个人肖像隐私权是重罪,所以榛真即使被无数学生八卦过,但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人却不多,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像是有人守着他来,介绍给别人认识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