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解围(二更)

解围(二更)


很轻浮又放荡的一句话。

虽然在这个时代算不上什么。

但榛真再不想搭理他们,也羞怒地紧紧捏住了手指。

他气得憋红了脸时,白色的狮子蓦地出现在身边,银光亮起,榛真看见阿瑞斯愤怒地张开了嘴,并没有发出声音,面前三人却同时惨叫,双手抱头,腿一弯,全跪下了。

阿瑞斯彰显主权般围着榛真绕了一个圈。

又吼了一次。

指挥系生看不见阿瑞斯,但伴兽们痛苦地打滚抓挠,连带他们也头痛欲裂。

“对不起,对不起!”

“我错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这么强的伴兽,他们再来三十个人都撑不住,只能跪地求饶。

阿瑞斯尾巴甩起来拍着地面,不悦地,一下又一下,骄矜地收了口。

不经意看到热闹的同学全在“我草”。

“好强!哪位大佬?”

“虽然针对的不是我,但我的崽崽都颤抖了!”

然后他们就看见三楼开了半扇窗,林博导端着茶杯指那几人骂:“谨言慎行!”

围观党赶紧躲开怕被波及。

那三人连滚带爬地跑了,阿瑞斯也消失了,榛真心怦怦直跳,抬头去看。

林老头冲他和蔼地笑了笑。

榛真忙微微鞠了个躬,目光却落在窗边露出一点的黑色袖口上。

窗关上了他也没动,而是打开通讯发了条消息:「小叔叔?」

谢凛还站在单向玻璃前看着榛真,小朋友表情有些傻气,像受惊的小兔子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试图确认是谁帮了他。谢凛很轻的笑了一下,回了条消息。

「我还有事,你先回去,萧先生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然后他就看见榛真脸上立刻换了表情,要哭不哭的,现在是非常傻气了。

谢凛自己没意识到,他又轻笑了一下。

不过当察觉到林老头灼灼看来,谢凛从容地收敛住,回到处变不惊的漠然,目光冰冷地掠过那已跑远的三人,意有所指道:“这次大赛规模空前,我认为教务处应该即刻颁布命令,对指挥系学生提前作出约束。”

林老头瞅着他点点头:“有道理。”

榛真坐上他的小车回去了。

萧先生在大门口等他。

榛真心虚地视线游移,他早上和谢凛吃完后就赶紧出了门,没碰上管家。

两人往餐厅走,萧先生清了清嗓子,榛真便是一抖。

“小少爷,我向您的班主任了解过,您是早上八点上第一节课,但您好像很早就出门了。是学校有别的什么安排吗?请您告诉我时间,我会提前为您准备早餐。”萧先生很是自责,“我已经三个早上没有服侍您用餐了。”

“……”面对责任心极强的管家,榛真决定说一部分实话,“是这样的,我自己做早餐时被小叔叔看到了,我请他尝了尝,他说好吃,为了感谢小叔叔收留我,我决定以后天天给小叔叔做早餐吃,可以吗?”

被小少爷眼巴巴地看着,管家立刻点头,“当然可以。”

过了几秒,管家忍不住想,没想到少爷也不忍心拒绝小少爷。那么挑嘴的、连他亲手做的食物都看不上的少爷,竟然会违心地夸赞小少爷稚嫩的厨艺。

于是自信的萧先生暗中给主人发去消息。

「少爷,难为您了」

谢凛看到时默了一瞬,猜测榛真可能是和管家说了上午发生的事,随手回了句「没什么」。

榛真并不知道主仆二人发生了鸡同鸭讲还能接上的对话,艰难地吃完午饭,休息过后,又来到学校上课。

他发现副助系大楼外不见了那些晃来晃去的指挥系学生。

本楼的学生见了他也都安静了许多。

二班教室倒是依然叽叽喳喳,一些人围成团,不少人瞟着他,头一次放轻了八卦的音量。

“来了来了。”

“他好像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哎,笨蛋美人。”

“……喂,你这种语气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听不出你想喷他的意思?”

榛真的疑惑还是由妮娜解开了。

她向榛真确认了他遇到的麻烦事,气得直骂指挥系垃圾真多,又告诉榛真林博导帮完他后就向教务处申请了命令,大赛之前,指挥系不准骚扰副助系同学,违者严罚。

以前虽然也会管,但一般是在发生了恶□□件之后。

这次明显因为榛真超前发布的禁令,使学生们讨论他时都规矩了很多,但也纳闷为什么校内两位大佬都开始关照起榛真了?

榛真也有些发愣,脑中下意识闪过的人,却是谢凛。

下午上虚拟舰训练课。

榛真在教室戴好芯片登录星网,选择‘副助系二班’为上线地。

星网上的教室更大。半圆形空间,从地板到圆形墙面天花板都是白色,有别于现实的阶梯型,这里是环形座位,同学一圈一圈围坐,老师站在中央。

中央浮着圆形的微型宇宙。

老师轻轻一点,那宇宙便猛地撑开,一片绚烂后,整个白色空间替换成了浩瀚的红河宇宙,大大小小的星球时不时发出璀璨的光芒。

榛真很喜欢眼前这幕,即使已经看过很多遍。

老师让他们自行选择舰队练习。除了基础型号,榛真一直练的都是谢石星驾驶的‘银鹰号’,但这次他手指滑了滑,目光定定地落在了‘梦狮号’——十年前谢凛驾驶的量产舰队系列。

他莫名地脸颊发热,轻轻点了下去。

隔离舱升起,周围景象又是一变,榛真坐在了舰队中控室的副位。

主位上坐着由ai替代的主舰,那ai一头金发,榛真看着有些不顺眼,随手改成了黑发,然后他选了随机轮换战场,认真开始模拟训练。

训练中途时不时会弹出消息。

比如某某同学正在向老师请教某某问题,是否要退出训练进行观看,榛真都无视了,直到弹出一条智能语音:「三十分钟后有指导教学,请尽快结束训练,到时将执行强制中断」。

战场敌军还剩75,榛真不由地加快了图势分析与操作手速。

二十分钟后,他紧绷的精神才放松,界面随之弹出一条:「您以52分46秒8毫秒的好成绩完成了诺尔战场‘全歼敌军’任务,进入s级排行榜,是否记录?」

榛真点了否,退出虚拟舰。

妮娜在他旁边瘫成了一张饼,等榛真的隔离舱降下,哭丧着脸说:“我今天一开局就刷到了烦死人的诺尔战场,我就应该把它禁选的,敌人太多太乱了,看得我眼睛都花了,打了两个多小时才打掉63,想哭。”

“你呢?”

榛真微微笑了笑,说:“就那样吧。”

他觉得虚拟训练成绩代表不了什么。实战中,有精神体的副助,配合主舰,往往能爆发出更惊人的战斗水平,他没有伴兽,打得再快,也仅限于此了。

随后的指导倒是令人意外,老师让宁越溪代替他进行了示范教学,红河宇宙换成了宁越溪视角的虚拟舰‘银鹰号’。

不少人知道谢石星的舰队型号,班里顿时响起一阵嘘声。

宁越溪不为所动,清冷的声音在整个空间淡淡响起:“我驾驶了一年的银鹰号,用它比较顺手。”

也不知道是解释,还是在提醒他曾经也是主舰。

宁越溪实力的确不俗,随着他的操作示例,很多同学都赞叹“不愧是s,这反应力和判断力,又快又准”,“他要是再搭配一个双s主舰,那得多牛逼”,集体的慕强心理让同学们都很服气,只有妮娜皱眉看着,小声对榛真说:“我觉得他分析战场图的速度,明显比不上你。”

榛真没把她的话放心上,只是抿唇笑了笑。

课后榛真与妮娜道别,坐飞行车到西府街,换下校服,将外套拉链拉到最高遮住脸,再乘免费巴士去了tr餐厅后厨。

这次是李主厨掌做,榛真帮忙打下手。

工作完后李主厨直接把食物打包盒递给他,榛真挠了挠头,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乖乖地说:“我想换成星币。”

现在不缺吃的,他就想攒点钱。

小飞行车没法星际跃迁,如果他通过了红河旅团的初选,到时候是要坐飞船去天狼星面试的,而他手上的钱还不够买船票。

李主厨一愣,也没问,拿起机子按了几个数字,干脆地在榛真手腕上一碰,说转过去了,让他查收一下。

榛真打开终端,按接收时突然收到了红河旅团的回复信函提醒。

他随手点了,匆匆一看便愣了。

对方说他虽然有在tr的工作经验、以及自称多年接触天然食材,但年纪还是太小,除非有知名主厨推荐,才会考虑让他参加初试。

于是榛真傻傻地抬头,盯住了李主厨。

李主厨眉头一皱,“怎么了?没到账?”

五分钟后。

李主厨皱着眉,不解地问:“你怎么想去那儿应聘?你不上学了?红河旅团是要随团的,你家人能放心你一个人出去漂?”

榛真沉默片刻,低下头说:“我已经没有家人了。”

李主厨当时脸色就复杂了起来,半天才拍拍榛真的肩膀,声音都柔和了些:“你不等等先生的回复吗?就算先生不需要,其实在这儿先干着也还成,至少能养活自己,你学得快,还有独门手艺,两年内成为主厨不是问题。”

榛真不好意思说根本养不活,等两年才混成主厨,他早饿死了。

他就说:“我没出过首都星,也想出去看看,而且我喜欢红河旅团很多年了。”

李主厨看他挺坚持,就点点头,坦白出他在红河旅团其实有认识的厨师,晚点直接帮他联系一下。榛真一怔,感激地连连道谢,李主厨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叹了一声。

回去路上,榛真想到有李主厨的推荐,自己大概率能混进红河旅团。

有些高兴的同时,又有些不清不楚的难过。

不过是被谢凛收留了几天……

他窝进飞行车的座位里,伸手盖住了眼睛。

榛真回到庄园时发现门外停了架陌生的飞行车,便好奇地多看了两眼。萧管家告诉他“是军部的工作人员”,他“哦”了声,没在意,说想先回房洗个澡再吃晚饭。

萧管家去餐厅准备,榛真从二楼上三楼,过道右侧一扇门突然开了,一个陌生男人拉开门走了出来,看见榛真,眼睛瞪大,露出比榛真见了他还要惊讶的神情。

——震惊得像是惊恐了。

榛真被他盯得都有些害怕,礼貌地微笑点了点头,转身就往楼上跑了。

少年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男人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听到门里传来一句冷淡的“还有事吗?”,他连忙回身鞠了个躬,说“打扰您了,希望您再考虑一下”,轻轻关上门,下楼离开。

等回到自己的飞行车上后,男人才忍不住说了句“我草”,和好友迅速分享了爆炸性消息。

「你猜我在谢将军家看到了什么」

「?」

「一个特别漂亮、特别可爱的男孩!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被谢将军无情拒绝,导致精神错乱出现幻觉了」

「幻觉吧,谢将军身边常年只跟着一个管家,男女不近身的,你醒一醒,谢将军跟你怎么说的?」

「就一句,他不需要。将军真的好难接近啊,星网上都没理我,我登门拜访,说了不到十分钟就被请出来了,劝谢将军找副助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劝的动吗?怎么不让李将军来劝?」

「……你真的傻了吧,李将军他自己都不要副助」

「那可能真的是幻觉了,不过也太真实了,他还对我笑了一下」

「如果是真的,那他是谁???」

当事人都没有在意的一件事情,在这两人口中,渐渐变成了一条秘密消息,虽然男人意识到这条秘密很有可能不再是秘密,再三威胁好友不准说出去,但线上、星网的某些上流阶级论坛,一条小道消息还是迅速传了开来。

「谢将军,对,就是谢家那位最年轻的上将,一点绯闻都没有、据说男女都不喜欢的禁欲男神,家里藏了个漂亮男孩」

一片不信、造谣的谩骂声中,有认证用户冒出来一条:「我知道是谁,而且我还知道人是谢凛自己要接回去的」

再问他就不说了。

这语焉不详的一句惹得讨论热度瞬间爆了。

榛真对此一无所知。

他这边洗完澡出来,李主厨就来了消息,推了一个人让他加好友。

榛真在沙发坐下,一时忘了要下去吃饭,谢过李主厨后,立刻加上了那人。

对方直接甩了一句话来。

「你对我们团有多了解?」

榛真想到他星网上的小家,柜子上摆着的六张照片,其中有一张便是帅气团长桑德·尼克,难得自信了一次,认真回道:「您好,我六年老团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