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追妻火葬场被小叔叔截胡了 > 确定

确定


凤归瞧出了点不对,眼睛在两人身上打转。

谢凛只是看着榛真,敛了情绪说:“正好在这儿,就去确认登记吧。”他见榛真忽的抬眼,像是感到意外,就有些头疼了起来。榛真是觉得他不会要他当副助了吗。

凤归“诶”了声,说:“不是才说完让榛真自己选吗,你着什么急。”

谢凛冷眼望他。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了几分。

榛真左右看看,讷讷道:“我、我饿了。”

少年笨拙地解围,令两位成年男性收了气势,凤归刚想说话,谢凛已经开了口:“那我们先去吃饭。”

“好。”

榛真松了口气,向凤归说再见。

凤归笑眯眯地回明天见。

谢凛一直沉默到上车,榛真从舷梯上去,自觉在老位子坐下,这次记得给自己的车设置了自动跟驶。车飞出有一会儿,谢凛才静静地问:“你想当凤归的副助?”

榛真停了两秒,先说了个“没有”,然后像是解释般的说:“校长说着说着,我就迷迷糊糊跟他走了。”榛真低垂的眼里并没有迷惘的情绪,他只是想,反正自己名声不好,在外人那儿,他和谢凛拆伙,就当是他见异思迁吧。

又听谢凛像是随意似的问:“和他的伴兽测过好感度了?”

榛真敷衍地嗯了声。

阿瑞斯突然出现在他脚下,蹲坐着,两只大眼睛瞪着他,生气又伤心的样子。榛真“啊”了一下,这才有些慌了,忙哄着它说:“是粉蓝色,好感度没有你高。”

大狮子狐疑地抬起了尾巴。

“真的。”榛真连连点头。

于是阿瑞斯满意了,跳到座位上,在他身边趴下来。

榛真低头看它,表情温柔又恍惚,不管是阿瑞斯还是玛尔斯,都比他们的主人要可爱得多呢。他又像才反应过来,自己在谢凛面前干了件蠢事,不由偷偷去瞟对方。发现谢凛也在看他,目光比在星舰馆时温和,便是一怔。

谢凛沉着道:“无论如何,我和你说过的话永远有效。”

榛真听明白了,不吭声,好半天才哦了一句。

“在学校受欺负了,要和我说。”

榛真呆了呆,觉得自己又要哭了,连忙揉了揉眼睛,装作无所谓地笑着说:“还好,没什么要紧的。”

谢凛皱了皱眉,搁在膝上的手不由自主地动了动。

像忍耐住了什么,又平静下来。

榛真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谢凛对他生出了长辈式的责任与义务,即便受着困扰,也还顾及他的脸面和心情。但他确实不好意思再打扰下去了,在可耻地泄露出了他对谢凛的情意之后。

飞行车没有回家,而是在tr餐厅的贵宾区停下了。

榛真和李主厨请了假,有一周没兼职,没想到再来会是以这种形式。或许是出于纪念目的,他点了一份香草酸奶塔。

谢凛看榛真吃得认真满足,便是话少,也觉得心情好转了许多。

心情不好的是萧先生。

本来就差了一顿午餐,晚餐也被少爷搅黄,给谢凛取下外套时,一张严肃的老脸上每条褶子都似乎写着不满。

谢凛还兀自吩咐:“榛真喜欢做饭,以后一日三餐都让他自己做吧。”

萧先生嘴角变得很平,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家主人。

榛真忍不住笑了笑,乖巧地说:“小叔叔,我最近有些忙,午餐和晚餐还是请萧先生帮我做吧。”

管家立刻对谢凛说:“为小少爷提供周到的服务是我的职责,请您同意。”

谢凛看榛真不像是勉强,又终于真心实意的笑了,便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回卧室后,榛真去洗澡换了睡衣,挨着床坐了。他昨晚没怎么睡,放学后又跟着凤归练了三个战场,一下放松,困得眼睛要睁不开,仍撑着精神,先查看了自己的终端星币账户。

就这么巧的,他已经有足够买好几张的船票钱了。

榛真看了半天,然后打开了老顾的对话框,礼貌地措辞,说自己能确定时间了,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来天狼星。

过了十来分钟老顾回了。

「我们团长五天后到天狼星,你知道这事吧」

榛真:「嗯,看到推送了」

「那就见面会当天吧,行吗?」

「可以的」

消息发出去的同时,榛真的心空了一下,但很快稳住心神,继续问「我再冒昧跟您确认一下,我可以用假身份在团里工作的,对吧」

老顾发了个大笑的表情。

「不是老粉吗,我们团什么作风你不知道?」

榛真回了个脸红的表情。

「先这样,我忙去了,买好票了提前和我说一下时间,我去星港接你」

榛真道谢,说好的。关了终端,他身子歪了歪,仰躺在了床上。

对未来的茫然、与不舍的情绪让他翻身抱着被子蜷成了一团,脸埋进柔软的床单,极力想着红河旅团的好。

一是能满足他太空旅行的梦想。

二是天然食物随便吃。

红河旅团说是旅团,实际算是独立性质的军团,实力强悍,在很多绿星都能轻松进出,带回珍贵的影像资料和大量天然食物。

他们战士多,需求大,所以会常年招聘天然主厨。

而且主厨的地位还不低。

在这个大量劳动力被ai代替的时代,天然主厨能占有重要席位,完全与伴兽对天然食物的需求、和提供给伴兽的天然食物只能由拥有精神体的人工料理有关。

榛真没有精神体,按理说应该和ai差不多,但他做的食物,李主厨说和别人不一样,谢凛说阿瑞斯很喜欢,这也是榛真有信心能混进红河旅团的原因。

三是,能见到团长桑德·尼克了。

榛真脑中浮现了尼克团长的脸,又不知怎的,渐渐变成了谢凛的脸。

他要怎么和谢凛提呢,出于责任心,谢凛极有可能不会同意,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榛真关了灯,想着谢凛,慢慢睡着了。

阿瑞斯穿过墙进来了。

它上了榛真的床,看不见榛真的脸,绕着转了几圈,伸出爪子想把被子扯开,虚影落下去,明显是徒劳。

阿瑞斯又穿墙过去找谢凛。

谢凛也换了睡袍,站在窗边望着平静的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阿瑞斯跳上窗台和他对视,大大的眼睛里,明显是在疑惑“人就在隔壁,为什么还不去和他睡觉”。

“……”

伴兽和主人有特殊的精神交流方式,但用语言也不是不可以。

谢凛冷静地说不行。

阿瑞斯生气地甩了下尾巴,回了榛真的房间,一去不来,用实际行动来表示,不听它的,他也别想好好睡觉。

谢凛能从阿瑞斯那儿感受到榛真已经睡熟了。

他又站了片刻,镇静地出了房间,没发出什么声响,打开了榛真的卧室房门。他关门时并没扣紧,而是留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缝,走廊的光透进来,使屋里不是全然的昏暗。

谢凛背对着榛真,坐在了床边,面无表情地合了眼。

只要离榛真近了,阿瑞斯才不管他是要坐着睡还是躺着睡,满意地主动回脑域趴下了。谢凛知道自己并不是非来不可。良久,他睁开了眼,偏头去看榛真。

没过几秒,他伸出手去轻轻扯开了蒙在榛真脑袋上的被子。

又看了一会儿,指腹从少年眼角极轻地擦过。

似乎是在车上时,他就想这么干了。虽然并不知道是为什么。

谢凛微微皱了皱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