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武逆焚天 > 第一卷异宝现叶林变 第八十八章 陷入重围

第一卷异宝现叶林变 第八十八章 陷入重围


身体的痛楚和渐渐压制不住的暴走灵气,让左风的神智都渐渐有些模糊。可就在他咬牙准备自我了断之时,树林的远处传来一股波动。

这种让他由心底产生的颤栗感觉,与左风遇到过的那巨型噬狼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股波动不需要有任何的念力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就好似一个人忽然被突然浸入水中后无法呼吸一般。

左风的神智在这恐怖的波动压来的瞬间,也略微清醒了几分,在这一刻他已经完全打消了自尽的念头。

因为他可以肯定这股恐怖波动,应该就是自己苦苦寻找了很久的妖兽。他要尽最后的努力,将后面的追兵引到这股波动出的地方,也就算完成了自己这次计划的最后一步“同归于尽”。

强迫自己摒除所有杂念,专心压制身体内暴动不休的灵气,一步步艰难的向着波动出之地走去。他现在也不清楚像如今这般龟的移动,能否赶在追兵到来前,将他们引到那怪物的感知范围内,坚定的信念让他要紧牙关继续前行,心中默念着‘我可以,我一定能做到。’恐怕从没有人如左风这般,执着的一心赴死。可就是这么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在如此恐怖的森林里做着如此的努力。

“老板。那些阴团的人说的话可信么?”一名奔跑中的山贼在前行中小声的向着前方之人问道,他所问之人正是那鼠脸中年男子。

他们这一群人在山寨被灭后都是这样称呼鼠脸男子的,在他询问之时,还不住的回头望向身后不远处的一群灰衣人,眼神中有着明显的忌惮之意。

“大哥曾经说过这阴团之人来历很不简单,不能完全相信。但我们目前的实力太过单薄,也只能暂且同他们合作,一会儿若是遇到那该死的少年,尽量让他们的人先动手。”

鼠脸男子并未回头而是保持着目视前方,小声的回答着。在这一刻他同身后的孙队长,打的都是同一个主意。

他周围的山贼也都默默的点着头,他们对于三当家的这个决定,绝对是举双手双脚赞成。他们可是亲眼目睹了自己同伴那痛苦的死状,虽然刚才听那孙队长一番推论倒也合情合理,但毕竟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没人愿意用自己的命为别人的推测做试验。

同一个目标的两伙人现在都想尽快抓住左风,之后迅离开这个地方。两边的领队都希望对方能够先对左风出手,也都希望自己能够最终夺得左风。

大家都不是傻瓜,虽然左风的那种怪异的杀人能力让他们感到心寒,却都清楚如果能够解开左风身上的秘密,无疑对任何势力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宝藏。

那名孙队长考虑的却要更深一层,他怀疑这少年可能与“藤五”有着什么关联,所以他必须尽一切可能将其活捉。

正在苦苦支撑着前行的左风完全不清楚,自己现在对于后面的那些人,已经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不只不会杀掉他,在他没有将所知道的一切吐出来之前,他们还反而会拼命保住他的小命。

“呼哧……呼哧……。”

那粗重的呼吸声如牛喘一般,而且呼吸的间隔也越来越快。伴随着他每一次沉重的呼吸,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痉挛。

虽然此时还是夏末时节但气温依旧很高,可左风每次喘出一口长气时都会伴随着一团哈气,可见此时他的身体温度已经非常高。

怀里的小兽好像无法忍受左风身体的高温,也悄悄的从他的怀里钻出,盯视着周围的环境。小兽目光闪动,其中略带着几分恐惧,除此之外还带着一丝复杂和慌乱。

左风已经感觉到小兽离开他的怀中,他本想让小兽独自离开。可此刻的他除了要压制体内不断暴走的灵气,还要动用浑身的力量向前迈步,连一点多余的力量也用不出,更难以说出一个字。只能寄希望于小兽的聪明伶俐,可以选择立刻离开自己寻求生路。

小兽不知是明白了什么,还是想起了什么,从左风身上一下窜上旁边的黑色小树,然后几个闪烁就消失在了林子中。

“噗”

一声微不可闻的脆响声在左风的耳中响起,他不清楚自己此刻的身体状况差到极点,但感官却是相比平时要异常灵敏。这声音应该还在几里以外,但自己就是真切的知道那声音并非自己的幻觉,而确实就是一名武者落脚之时脚步不稳的声音。

这么远的距离即使在平时身体完好的状态下,他的念力都无法向一个方向散的那么远。感官变得如此敏锐丝毫没有让左风有丝毫的喜悦,反而是自己一直坚定的信念开始渐渐崩毁。

因为那声音代表了后面的追兵,距离自己已经很近。对于普通人来说几里路程不算近,可对于这些武者来说也就是盏茶时间。

果然不到半刻钟,身后就有着大片衣服划破空气的声音传来。左风虽然依旧头也不回的向前努力行走,但心中却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也就止步于此了’。

左风抬起头来,现在双目已经通红如血,黑色的眼瞳在猩红的眼内已经几乎寻找不到。他的身体随着喘息不断颤抖,裸露在外的皮肤能够看到青红色的筋在表面不断蠕动,似皮肤下面有无数条小蛇在不停游走一般。

两伙人几乎不分先后的来到左风周围,众人好似达成了某种默契,都未率先对左风出手,而是静静的将他包围在人群之中。这些人对左风那怪异的杀人方式有很深的忌惮,和他保持了两三丈的安全距离。

那灰衣人的头领孙队长看了一眼左风,然后就像着那鼠脸男子望去,而鼠脸男子此时一脸警惕之色的仔细打量起左风。他已经觉到孙队长的目光向自己望来,却装作没有看到一般,他可不想让自己这为数不多的手下再有死伤,双方就在如此怪异的情况中陷入僵局。

左风用那猩红的眼睛向四周看去,这些人恐惧的表情都一丝不漏的看在眼里。他很想立刻自尽当场,但这样近的距离下,如果自己想要自尽,对方完全可以在觉后出手阻止自己,无奈只能陪着这群人僵持下去。

可这种僵持的局面并未持续多久,左风的身体便先支持不住。身体摇晃了几下就要栽倒在地,他下意识的向左边走了两步这才稳住身形,而他左侧的一群人立刻惊恐的向后退出一丈多远。随后他们都觉到,只是这少年身体不支的反应,这才各自尴尬的返回原本的位置。

“没有用的东西。”鼠脸男子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几名手下低声训斥道,然后转过脸来对着左风说道。

“这位小哥,我们也并不是想为难你,但你杀了我们商队好几名手下,怎也要给我一个交代。你若乖乖的跟我们回去,我保证不会伤害你。”

左风面无表情的狠狠瞪了一眼说话的鼠脸男子,又目光转动的扫视了一眼旁边那一群灰衣人。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他不相信这么多高阶武者在这里,自己还有生还的可能,索性坦然的挤出一丝冷笑说道。

“你们这群山贼到了这个时候,还要继续扮下去么?”

“你……”鼠脸男子明显被左风的话给触动了什么,目光变换之间闪动着残忍的杀意。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你究竟是什么人?”鼠脸男子略微犹豫了一下后,再次开口说道。这次他已经不似刚才那般从容,说话间他也同时开始缓步向着左风靠近过去。现鼠脸男子有了动作,他的那些手下也都随着他开始向着左风逼近过去。

灰衣人那位孙队长见山贼这边终于要动手,也暗暗打了一个手势,灰衣人这方也随着也毫不落后的向左风逼近过去。

见到这些人的动作,左风心中再次暗暗叹了口气。他现在心中有一个百思不解的问题,就是从他被这些人围困住开始,他就已经放开对体内狂暴灵气的压制,让其自行在身体内四处冲突。

他本以为自己可能就会在如此狂暴的灵力冲撞下死去,可结果却是让他惊讶的现,身体只是比之前更加痛苦了无数倍。意识依旧非常清醒,他能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丝毫没有暴体的迹象。

自己曾经亲眼目睹了,那两名被自己送入这怪异灵气的山贼,就在短短几个眨眼时间就气绝身亡。而他们这些人和自己陷入僵局到对话结束,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刻钟,按道理来说恐怕死个十次八次都有余富,可自己偏偏还就是这样坚挺的活了下来。

‘老天难道是在故意作弄我,必须让我落入他们的手中受尽酷刑和折磨才让自己死去?’左风心中有些凄苦的想着。

就在他完全陷入绝望之中,已经准备放弃抵抗任由敌人将自己擒获的时候,一阵坚硬的微风轻轻吹过。没错,虽然是微风但却好像有如实质一般坚硬,吹拂在身体上的时候都好似触碰到了什么实体一般。

“咔嚓。”

一声突兀的树枝折断声,随着微风过后在人群外围响起,声音和那微风都来自左风的背后,并未回头去看,他那猩红如血的眼睛已经露出了一丝喜意。

因为他猜到自己期盼已久的妖兽,终于在此时来到。能够让自己用尽力气都无法斩断的树枝折断,也只有那传说中的妖兽才能轻易办到了。

[本书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