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这个仙人有点猛 > 第243章永不言弃姜大人

第243章永不言弃姜大人


  被丁晋带来的汉子正要感谢黄枫和姜律肃清牛角山的妖物,陡然听到这话,都愣住了。

  那汉子这时也冷静下来了,果断拒绝了:“不行,宗门与我有恩,我不会离开宗门。”

  姜律一听,问道:“怎么称呼?”

  “牛三金,这两位是我师弟。”那汉子答道。

  姜律又问:“十二仙门之一?”

  牛三金摇头:“不是,我们只是没什么名气的小宗门。”

  姜律很高兴:“那更好了,一起加入辑妖司吧。”

  黄枫扶额:“……”

  “不行不行。”牛三金怕姜律继续游说,连忙说道,“感谢姜大人、丁大人和……”

  见他望向自己,黄枫说道:“黄枫,不是什么大人。”

  “黄公子。”牛三金点点头,“感谢你们为我弟报仇,这仇本应由我亲手来报,是我无能。”

  姜律说道:“别这么说,我看你年纪尚轻,修为便已至合道境,天赋非凡,怎会是无能之人。”

  牛三金还有些钻牛角尖:“可我连亲兄弟都无法保护。”

  姜律想了想:“可否与我说说你兄弟的故事?”

  “好。”眼前是恩人,牛三金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伸手朝北一指,“牛角山北边十多里外的村,就是我老家,我家兄弟三个,我是老大,爹给取名叫三金,我两个弟弟,老二叫二银,老三……”

  姜律抢先说道:“等等,我猜一下,叫大铜?”

  黄枫能看出来,姜律这么热情,应该还是想找机会游说牛三金,可谓不遗余力,他本来只想吃瓜,但是听这猜测过于不靠谱,还是忍不住开口:“肯定叫小铜或者一铜啊!”

  牛三金点头:“是叫小铜!”

  “不对啊。”姜律盘算着,“三金二银之后,为何是小铜?”

  不过他转念一想,叫大铜,确实怪怪的。

  “名字是爹娘取的,取什么就叫什么。”牛三金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和姜律解释,索性接着说道,“我娘生三弟难产,过世了,娘死了之后,我爹把我们拉扯大,但是那些年收成一直不好,我和兄弟几个长大了点,能下田地了,就帮着爹一起做农活,或者上山打点野物,日子勉强能过。

  后来村里来了人,说城里需要劳力,给的价格很高,而且提前预支了银子,我爹为了我们能过好一些,把田地交给我们,跟着这些人去城里帮工。

  一开始还好,后来结交了坏人,有人骗他去赌博,一来二去,我爹染上了赌瘾,因为欠债被打断了腿。

  那些人带着我爹来村里要钱,我们只得把田卖了,还上一些银子。

  没了田,爹又残废了,根本养活不了我们兄弟三个,于是我和二弟便去城里找活干,小弟留下来照顾爹。

  我们在城里赚到钱,大部分都攒着,一有空就往家里送。

  有一次我们回家,遇到一位路过村子的老神仙,也就是我现在的师父。

  他说我有灵根,可以修道成仙,要带我走,我让他看看老二、老三,他说我两个弟弟都没有灵根。

  我想着,我要走了,老二和老三会更辛苦,本不愿意去,但老二、老三都撵着我去,而且老神仙给我们不少银子,还给了一颗丹药,虽然没让爹那双腿完好如初,但是能下地走路了,于是我便拜其为师,与他回宗门修道。

  我一个人修道长生,可我的两个弟弟不断老去,一开始我心中有愧,但是随着修为进步,我有一段时间迷失了,我想逃避心中的愧疚,于是闭关、闭关再闭关,将所有心思都专注于修炼。

  结果我入还虚境那年出关时,师父告诉了我一个噩耗,我爹走了,而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我怀着愧疚的心情回去,看着逐渐衰老的兄弟,以为他们会骂我,可他们却只是安慰我,由衷的为我高兴。

  那时我才醒悟,愧疚和逃避是没有意义的,对我来说,我和他们兄弟的亲情就是一切,我要守护好他们,可是我……终究还是没做到的。

  这次我带师弟去历练而回,才得知村里被妖物袭击,小铜和他的家人遭了毒手,二银因为去了城里,躲过一劫。

  知道这件事后,二银抱着我大哭,说小铜那么聪明,当年为了照顾爹留在村里,便一辈子再没离开过,他本应该走得很远,多见见世面,会很有出息。

  二银问我,说哥你不是成仙了吗,为何没有保护好弟弟,我无言以对。”

  牛三金说到这,五大三粗的汉子,绷不住哭得泪流满面,双膝弯曲,跪在空中:“我无能,没有保护好小铜,甚至搭上这条命,都无法为他报仇,多谢两位大人和黄公子出手,牛三金感激不尽!”

  姜律连忙将他拽起,正色道:“你不该谢我,你该骂我,守护百姓安宁,将危害大夏的妖邪肃清,本就是辑妖司的职责所在,是我们做的不够好,是我来晚了。

  如今战乱未息,妖邪肆虐,辑妖司人手不足,大夏各地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真的希望你们这些有识之士,能加入辑妖司出一份力,每多一份力量,就会少一些被害的百姓,你不希望更多人像你一样,失去兄弟吧?”

  黄枫听到后边,差点跳脚指着姜律吼:“你可真是个人!”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有些惊叹,这觉悟,这热情,这口才,怪不得能成为辑妖司最年轻的指挥使,果然有过人之处。

  甚至他心里还有点惭愧,同样能说会道,姜律多少算是在为人间的美好而努力,但他这张嘴大多用来嘲讽、抬杠、惹人烦了,罪过罪过。

  也许是最后一句话打动了牛三金,他竟然思虑许久后,抬头道:“那……那我回去和师父说说?”

  “说说,说说!”姜律很高兴,“要不我与你一起回去?”

  “这……”牛三金犹豫,结果姜律已经决定了,“就这么说定了,咱们也别耽误时间,现在就走!”

  不止牛三金,他的两位师弟,还有黄枫和丁晋都有点懵。

  这时姜律回头,朝丁晋说道:“牛角山的善后,你要做好。”

  “我明白了。”丁晋应道。

  姜律点点头,又看黄枫:“黄公子,等我回来,请你喝酒,咱们再聊聊。”

  黄枫:“……”

  这家伙竟然还没放弃他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