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问天侠少 > 第3章 人皇血脉

第3章 人皇血脉


  听到师徒二人的对话,如果乌正此时能动的话,他的下巴早就被惊得掉下来了。

  “什么修道?什么天仙雷劫?我这到底是还活着呢还是死了呢?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而且还被我遇到啦?……”

  就在乌正胡思乱想之际,中年人无奈地笑笑,缓步走到了乌正的身旁。

  他仔细看了看乌正,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异,然后蹲下身来,一只手搭在了乌正黑乎乎的手腕上,就像是中医里面的把脉,同时眯着眼睛开始感应起乌正体内的情况来。

  眼见这中年男人的面色越来越古怪,良久才松开搭在乌正身上的手,然后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打开来取出一颗丸子塞入了乌正的嘴里。

  青青一直好奇地在旁看着师傅的举动,看到师傅忙完,赶紧问道:“师傅,什么情况啊?他真的没死么?”

  师傅点头,轻轻叹道:“岂止是没死!这孩子竟然有远古人皇的血脉,只是极为稀薄。这次对他来说倒是因祸得福,在雷劫威压之下,竟然激发了人皇血脉内存的部分潜能,与雷劫的能量合力为他洗精伐髓,而且机缘巧合下不知什么原因促就了他的神识雏形。以他现在的天份,如果让这孩子修道的话,前途真是不可限量!”

  青青惊呼道:“啊!师傅,还有这样的事?那你赶紧收他为弟子呀,这样我也就有个天才的师弟啦!以后要是那群混蛋再欺负我的话,我也有个师弟可以一起揍他们啦!”

  师傅摇头苦笑道:“师傅也想能收个惊才绝艳的弟子啊!不过昆仑墟内的大能早就发下了不得传授任何功法给世俗之人的禁令,你师傅我一个刚刚晋升的天仙,哪敢随意僭越啊。事发的话会被那些个大能者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的。既害了自己也害了他。”

  青青吐了吐舌头道:“哦,我忘了还有这么一个禁令啦!唉,真是可惜啊!那我们该怎么办呢?不能带回昆仑墟的话只能留他在这里啦?”

  师傅沉吟了一会说道:“师傅这次渡劫能这么顺利,这孩子又是如此机缘巧合,这其中或许有着莫测的因果。这峡谷景色不错,我们两师徒就还在这峡谷内多住一些时日。为师虽然不得收他为弟子,也不得传他修真功法,但毕竟缘分一场,我们酌情给他一些造化,最少让他在世俗中也能有本事逍遥快活过完这一生。”

  说罢,他脚下生出一团白云,然后大袖一挥,还蜷缩在地上的乌正好似被什么东西托起一般,也来到了云团之上,三人驾着云朵往峡谷底部落去。

  如果此时乌正能再次在这高空往峡谷内望去,那早已不是之前苍凉的景色了。

  峡谷内青草树木长得郁郁葱葱,还有着多处地方花团锦簇,而且,更妙的是,里面还有着一条小河。小河的水清澈,缓缓流淌,发出轻微的声音,偶尔能看到一群群的鱼儿在河水里追逐嬉戏。

  但是,就在三人飘入峡谷的时候,从峡谷上空看去,又只能看到那荒凉的石头和零星的几株杂草了。

  其实,乌正虽然浑身都不能动弹,但探查过他的天仙都没有发现,这个时候却是他一十四年来头脑意识最最清晰的时候,发生在他身边的任何事情他都非常清楚。

  而这一小段时间,乌正的心思真是发生了无数次巨大的变化。

  从遭受天劫威压下的无尽折磨刚缓过来,就知道这个世界存在仙人的震惊,之后听到自己是修炼奇才的兴奋,青青提出让师傅收他为徒的振奋,师傅说出了因禁令而不能传他修真功法的失落……

  短时间聚集的无数疑问与心情的巨大变化,让他把人家喂了东西进入他嘴里的事都给忽略了。

  可能也是因为那丸子入嘴即化,如一股气流瞬间散入了全身各处再不见踪影也有关系。

  峡谷内除了景色宜人以外,竟然还有着一个木头搭建的院子,显然是长期有人在这里居住的。

  院子如果在世俗中来说的话,规模还真不小,光是中央的花园,就差不多有一亩地的大小,园中还建有一个休息的亭子。

  中年人带着青青与乌正落在了亭子内,而乌正则被中年人安置在了亭子中央的一个石桌之上。

  中年人纳闷道:“咦,我给这孩子喂了一颗“早还丹”,按道理半柱香的时间他就该醒来的,怎么还没动静呢?”说着就要再来检查乌正的身体。

  他哪知道乌正其实一直就是清醒着的,早还丹的药力也早就滋润着他的身体,他早就可以行动自如了,只是因为他一门心思都还处在自己深沉的思绪当中,没有任何其余变化,这才让这刚刚进阶的天仙都失算了。

  听到这话,乌正回到现实中来,一下睁开了眼睛,让这天仙都稍微错愕了一下。

  首先印入乌正眼中的是一双柔和而慈祥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然后就见前面站着一名看上去五十来岁的中年人,长发挽着发髻,一张稍显清瘦的脸庞上留着一寸多长的胡须,身穿华夏传统的道袍。

  乌正知道眼前就是刚刚带自己飞来此处的仙人,连忙翻身从石桌上下来,然后学着之前在影视剧中看到的样子,对着中年人抱拳作揖道:“在下乌正多谢仙人救命之恩!”

  他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之前都不能动弹了,是吃了眼前人的“早还丹”才恢复,所以先感谢一下人家总不会错。

  听到眼前的小孩一句不伦不类的话,天仙都有点愣住了,一下没能接上乌正的话。

  好在旁边传来了女孩“噗嗤”一声清脆的笑声,尴尬的两人同时往旁边的青青看去。

  女孩更是忍不住笑声,“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乌正看着这女孩跟自己的年岁差不多大,穿着一身洁白的古风衣裙,散发中夹着数个小辫子点缀的头发披在肩上,一张瓜子脸儿,五官如粉雕玉琢一般,长得很是可爱。

  乌正心中突兀地产生一个她这张狂大笑的形象,与她长相真不协调的念头。

  这时,她师傅斥声道:“青青,不得无礼!”

  听到师傅的训斥,青青极力地收敛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有点绷不住,只得一忍笑一边指着乌正说道:“师傅,您看他,一身脏兮兮黑乎乎的样子,真是好笑啊!这小屁孩还自称什么‘在下’,咯咯……哈哈……”

  乌正这才看向自己,发现自己真不是一般的脏,整个皮肤表面都凝结着一层厚厚的如黑泥一般的污垢。

  这就是之前仙人说的自己刚刚经历洗精伐髓的产物吧?他心中忽然有一丝明悟。

  这时耳中传来了仙人温和的话语:“青青,你去找一身为师的俗世衣服给他,让他去河中清洗一番,再带到这里来叙话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