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问天侠少 > 第6章 问天宫少主

第6章 问天宫少主


  乌正在认真倾听,曲向飞的一段话,对这名十四岁的少年来说,也是有点似懂非懂,但这不影响少年心底的兴奋与热情。

  曲向飞继续说道:“我说了,之前我都是按部就班一路缓慢修炼到的如今的修为。你知道,我是刚刚渡劫成就的天仙之身,本来,我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才能巩固现在的修为。但是,这几天我只是去了解你们的科技文明,了解你们的历史,没有去专注自身的修炼,我的修为竟然奇迹般地不但稳固住了新的境界,而且有了一丝增强。这对之前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曲向飞忽然停了下来,抬头望向了天空,眼神深邃,仿佛充满了智慧,望到了无尽宇宙的深处。

  良久,正当乌正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曲向飞回过头来看着乌正的眼睛说道:“乌正,如果我愿意传授你修真功法,走上修真之路,但是这要被昆仑墟的人发现的话,我们都会被他们灭掉,你愿意学么?”

  乌正没有丝毫犹豫道:“只要大伯肯教,乌正就敢学。”

  曲向飞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又叹道:“修真的世界弱肉强食,我这一路走来,都是战战克克如履薄冰,不敢有任何差错。或许是观看了你们凡人的历史,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凡人为了心中的大义而舍身取义,忽而产生了冲动吧。”

  “乌正,你知道么?你现在的身体资质是修真界的人梦寐以求的天资,而你同时出身于凡人的科技世界,虽然小小年纪,但见识广阔,胸有天地,这也是修真界的孩子所不具备的优势条件。你修真简直就是集两种文明的优势于一身。我想看看,将来你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

  乌正听了曲向飞的话,站起来就要给曲向飞磕头拜师。

  但曲向飞一把拦住了他,让他重新坐下,笑道:“拜师哪有如此简单,那是要祭拜祖师宗门造册的。但这事不宜让其他人知道,哪怕有事,也是我的私下行为,不应该影响到宗门。所以,我虽传你修真功法,你还是叫我大伯吧,我们不以师徒相称。”

  乌正虽也了解一些类似“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等华夏古代尊师重道的思想,但是现代人早已不拘于这些形式,根本就不懂得曲向飞提出来的想法要被修真界知道的话,真是惊世骇俗了。修真界对于传承的重视程度,那是相当于现在社会的宪法,是所有礼教的核心。

  乌正认真地回答道:“好的,大伯,您在我心中就是我的师傅,但我平常还是叫您大伯啦!”

  曲向飞这段时间对现代社会的情况还是了解的比较多,毕竟一名天仙的大脑就如一台计算器一般,已经把太多的信息拷贝了下来,所以对乌正轻描淡写的反应也没有在意,而是从更多的方面已经看出了少年乌正的淳朴与坚韧,从品行上来说确是自己满意的弟子。

  曲向飞继续说道:“我虽然教你修真功法,但是你要记住我的一个要求,禁止人前显圣,不得让任何人知道你修炼了修真之术,也不要跟任何人谈起曾经见到过我们。”

  乌正自是知道如果这个事宣扬出去是一个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自己能偷偷学到修真功法独自偷偷修炼已经是天下独一份了,自是同意曲向飞的意见。

  曲向飞从怀内摸出一枚戒指说道:“没有本派宗主许可,我不能传你莽苍派的功法。但是,修真功法有诸多流派,各有神通。我曾搭救过一名落难的修真者,他说他来自一个叫‘问天宫’的修真门派,他的门派遭遇大难,他已经是该派最后残留的弟子。他把他门派的一些功法传承物件交托给我,嘱托我遇到合适的弟子,一定要帮他把宗门功法传承下去。一晃五六百年过去,我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现在,我把这些交给你,也算是完成了他的托付。”

  说罢,把手中的戒指交到了乌正的手里。

  戒指入手,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外面两侧是两圈波纹状的装饰,内侧则是一条卧龙的浮雕,龙眼微闭,似在假寐,整体看上去古色古香,却非金非银非铁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

  乌正观察了一会,奇怪地望向曲向飞,难道这就是那问天宫的传承物件?

  曲向飞似有深意地笑笑道:“你带上这枚戒指试试?”

  乌正不疑有他,听命地用右手三指捏着戒指戴入了左右的中指上。

  戒指戴上后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不是自己的眼睛看到左手上带着戒指外,他都会以为手上没有任何东西。

  正当他想要再把戒指取出来的时候,忽然,戒指内好似长出了数根尖刺,深深地扎入了他的手指。

  正所谓十指连心,一股剧痛从戒指所在的位置传来,乌正猝不及防,“啊!”地一声惨呼叫出声来。

  乌正感觉到这尖刺不但刺入了他的手指骨头之内,还在狂饮他的鲜血。

  他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觉自己的鲜血要被这可恶的戒指吸收个干净,一会的功夫,他已经是面色苍白如雪,浑身颤抖着趴到了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戒指没再吸收他的精血,反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从戒指内沿着他手上的一些奇异线路冲入了他的脑海某处。

  随即,他的脑海内传来一个神秘而宏大的声音“传承戒指认主,你已成为问天宫第二十四代主人。问天宫之主,必须继承吾等之志,问天地之秘……”

  声音还在传来,但是乌正只感觉自己一阵头晕目眩,一句都已听不真切。

  良久,声音淡去,乌正总算恢复过来,但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自己的眼睛已经看不到戒指,而自己的意识好似与戒指已经联系到了一起,虽然眼睛看不见,自己却能清晰地感受到戒指就戴在自己左手中指之上,而且,他的意识竟然能深入到戒指里面,清楚地知道戒指内有一个巨大而空旷的空间。

  这个空间足足有好几个足球场大小,但是这么大的一个空间里面还真是空旷啊,仅仅放着两个行李箱大小的木箱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