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问天侠少 > 第17章 二零一宿舍

第17章 二零一宿舍


  一路回去,少年乌正的心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低落与伤感。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人生只有经历过这些才会一步步成熟起来。

  回去以后自然是被等待的母亲一顿训斥,骂他这么大还只知道玩,都不知道归家。

  乌正忽然想要在母亲面前大哭一场,但他已是一十五岁的小男人了,早已过了可以毫不顾忌发泄心中情绪的孩童时代,有事情需要学会放在心中默默承受。或许等到年纪大了的时候,这会变成他的一种习惯和本能。

  一家人出发坐完汽车坐飞机,辗转一千多公里,终于来到了金陵。

  果然旅行是治疗心灵创伤的一剂灵药,一路奔波,也一路看着华夏大地的山山水水,乌正的心终于也平静下来。

  他们的新家在金陵市一个叫青秀小镇的小区,属于城市这几年新开发出来的地段,没有老城区的繁华,但是规划得比较好,教育与商业也配套到位,是乌天霖用心挑选的位置。

  房子在三十二楼,四室两厅还有着一个书房,飘窗望外,可以看到东边远处老城区的灯红酒绿,也可以看到北面滚滚大江波澜壮阔的水面,南边有着将军山的秀丽苍翠,西边则是万亩良田的一片金黄。

  在这一刹那间,一家人就喜欢上了这里。

  接下来的几天开始忙碌起来,一边熟悉新家周边的环境一边办理两兄妹的入学事宜。

  好在乌天霖早已有了一些安排,兄妹俩在新的学年都顺利地在新的学校入学了。

  乌正就读的是金陵第八中学,离家不到十公里,坐公交车很快就到,要他自己放开速度跑回家的话,几分钟就可以做到,但他还是决定在学校寄宿。也许有些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都想要离父母远一点吧。

  在乌正的强烈要求下,父母没有送他入学,自己一个人背上背包去了学校报到,在新生入学处做了登记然后找到了自己的宿舍。

  学校宿舍还是很朴素的,一个单间两张上下铺住四个人,乌正是第三个搬进来的新生。

  前面两个小伙早已经铺好床铺坐到唯一的一张桌子前面在聊天了,乌正进来,两人都望了过来,其中一名有点稍胖的家伙说道:“欢迎兄弟入住二零妖宿舍,我是这里的宿舍长兼大哥,叫范明,你以后叫范哥就可以了。”

  乌正皱皱眉头没有说话,懒得理他,在剩下的两个床铺中找了一个上铺收拾起来。

  范明见乌正不搭理他,有点老羞成怒了,又说道:“小子,你这是装清高么?还是聋了哑了?”

  这时,最后一个舍友终于赶到,一打开门,还没感受出里面不太好的氛围,就直接打招呼道:“嗨,各位大哥好,小弟丁东升前来报到!”

  然后一边打开自带的背包一边走到桌子跟前,乐呵呵地说道:“这是我给各位大哥带的一点小礼物,都是家里的一点小特产,请大家品尝品尝。”

  几人初听他话还以为是一些个乡下农家自制的小吃,哪知他拿出来才发现竟然是一些个包装精美的高档零食。

  坐在桌前一名身材修长长相帅气的小伙略带微笑说道:“叮咚声,好名字,一听就能让人感受到山涧、泉水、野花、蝴蝶纷飞的一幅水墨山水画,真是让人陶醉!”

  丁东升“呵呵呵”笑着道:“听着师兄一开口就知道肯定是学霸啊!可惜了我家老头可没有师兄的诗情画意,他还指望着他儿子能有点出息,是‘旭日东升’的‘东升’。他也不想想偏偏自己就姓个‘丁’,不就变成‘叮咚声’(丁东升),让大哥笑话啦!”

  听到这丁东升一直带着笑脸,调侃他的名字也不生气,还一口一个“大哥”前“大哥”后的,刚说话的帅小伙也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我叫叶晨,树叶的叶,晨曦的晨,以后大家就是舍友了,请多关照!”

  这时乌正也已经忙完,走过来道:“我叫乌正,乌云的‘乌’,堂堂正正的‘正’,请多关照!”

  这范明一直看着乌正不爽,在旁边说道:“好像也是乌鸦的乌,不正经的正?”

  乌正瞥他一眼,轻蔑道:“你,就是犯贱!?”

  丁东升好似没有转过弯来,有点纳闷地道:“范建(犯贱)?还真有人叫这名字?”

  叶晨忽而“哈哈”大笑起来,乌正也露出了笑意,两人的眼神在刹那间碰撞了一下又分开来,就像多年的老友,刹那间就有了一丝默契。

  范明的脸都有点黑了,但是自己惹事在先,不好发火,只得说道:“我叫范明,别听乌正瞎扯。”

  叶晨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指着桌上的一堆零食说道:“尔松果、千层糕、天山黄鱼片、江州牛丸……这些都是零食中的精品,桌上这一小堆没有一万块也差得不远了。这些零食都是‘丁记’出的,随意出手就这么大方,你说是你家的特产,你是‘丁记’大老板丁盛的儿子?!”

  乌正与范明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认识这些零食,只听得目瞪口呆。

  丁东升带点尴尬“呵呵”笑道:“低调低调!没想到这才第一天来,就被叶晨你认出了身份,老头子还叫我要在这里老老实实做人的。这要传出去了,我可在这儿待不下去了。”

  然后他又一脸疑惑地望着叶晨道:“能一眼看出我的身份,叶晨你也不简单啊!叶晨,叶家,难道你是……”

  没想到叶晨马上冷下脸来说道:“不论你想到什么,记住了,我跟那里都没有任何关系。”

  丁东升立刻回答道:“对对对,没有任何关系,姓叶的多了去了,是我乱猜的。来来来,大家赏脸吃点这点心。”

  乌正和范明都没说话,纷纷挑了一点桌上的零食品尝起来。

  对于各人的出身什么的,乌正本不在意,也没有什么兴趣去打听什么,都是室友,合得来则当成朋友,不然的话只要不来招惹自己就好。

  范明心中却是嘀咕开了,原本他是第一个进来宿舍的,在宿管阿姨那领了一个宿舍长的头衔,想要趁大家刚来在几人中竖立一点小威信的,没想后面进来的人一个个都不怎么搭理自己,现在看来,这叶晨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或是那些人家的私生子,背景不简单;丁东升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却是正牌的豪门阔少;只有这乌正,刚开始他没怎么注意乌正,看起来穿着普普通通,一副普通人家子弟的样子,可现在再看,顾盼间其气质总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好似比另两人更不好惹,看来自己这宿舍长,真的只能为大家做好服务工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