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问天侠少 > 第22章 一个承诺

第22章 一个承诺


  事实上整个谈话的过程,徐昊东一直都处在震惊当中。

  他本身有着很深的军方背景,是军部老大徐锦宸的第三个儿子,被他父亲隐瞒身份安排去密部,也是想更多地锻炼他的能力,为将来的发展打下基础而已。

  这次发现乌正这个人才,他是最清楚乌正是有多了不起的,他本能地就想要拉进自己的队伍,所以花时间精力找到了乌正,谁知道被郭靖宇那个笨蛋搞得一团糟。

  他不得已之下才把乌正的情况跟他的老父亲说了,希望老父亲能帮忙安排把乌正挖到部队来。

  谁知听到儿子报告的情况,老头子的反应比儿子还要大,第一时间就对此事做了安排。

  经过十多天的调查,他心中已经有了清晰的轮廓,这才叫儿子把乌正约来此处做正面的沟通。

  徐锦宸非常诚恳地说道:“乌正,关于这两个月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说么?”

  乌正毕竟年轻,看到徐锦宸陈恳的态度,他沉默了,他想起了曲向飞曾经跟他说过的昆仑墟的禁令,这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因为此事要是曝光的话,到时不光牵涉到他一个人,还会直接害了曲向飞师徒,或许还会牵涉更多的人。

  见乌正沉默,徐锦宸又道:“其实昆仑山素来都有奇人异事的出现,你要是有苦衷的话,不说也没关系。”

  乌正也诚恳地道:“多谢老爷子的体谅!”

  徐锦宸又道:“其实这个世界,远远不是你们表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能维持现在这个和平的环境,已经是有无数的人在不断地为之付出努力,也有许多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乌正道:“我理解,就像上次的妖狼事件,就有很多的军人牺牲在了狼爪之下。”

  徐锦宸道:“妖狼事件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我们遇到的压力与挑战已经越来越大。国家需要更多有能力或有一技之长的人来加入我们,我希望你能够加入我们的队伍,与我们一起来接受各种挑战。”

  面对这一名诚恳的老人,面对这国家军方的重要人物,乌正真的犹豫了。

  他只想自己能安安静静地修炼,毕竟他已经成为了一名修真者,只要他能平安地修炼下去,他的寿命是遥远漫长的,有什么事情不可以慢慢来呢?等到将来自己实力强大了,需要什么自然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去拿来。

  他不想再随意把自己处于危险的状况当中来,之前面对五匹妖狼,虽然他赢得漂亮,但就像曲向飞说的那样,他如果不是攻其不备抢先解决了两匹,之后还有徐昊东与四军其他战士帮忙,他独自面对五匹妖狼的话,那是必死无疑。

  前面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也就场面话而已,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但要就此像打发郭靖宇一样拒绝眼前的老人,乌正又实在开不了口,虽然自己现在做不到,但对这些真正做到的人,他还是打心眼里佩服的,他斟酌着道:“伯父,你看,现在我还小,能不能等我完成学业,我们再来谈这个事呢?”

  徐锦宸一直满眼期待地等着乌正的回答,此刻见他没有直接拒绝,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之前郭靖宇跟乌正的不欢而散,他可是知道的很清楚,已经在背后怒骂了郭靖宇很多次了,简直就是一个无脑的匹夫。现在像乌正这样的人才,不牢牢地抓在手里,难道等他远走高飞么?

  他顺着乌正的话自嘲地笑笑道:“你看你看,我这也是老糊涂了,乌正你这才读高一吧?当然是要优先完成学业的,我们不急。”

  他斟酌了一下又说道:“你看,你家里现在条件也不是很好,你父亲做木材生意,出了点状况。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对你的学业肯定也会有影响。我看金陵这边的守备军不是要扩建营房么?就让他们去你父亲的厂里进货。这谁家的材料不都是进,肯定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乌正这两个月都在学校用心修炼,都没有回家,听到家里出事,立马想要回家里看看。

  看到乌正坐立不安的样子,徐锦宸呵呵笑道:“你看你,到底还是年轻啊,你父母没有跟你说,就是怕影响你的学习嘛。况且现在问题不是已经解决了么?不至于我们吃这顿饭的时间都等不了嘛。”

  听徐锦宸如此说,乌正也开始安心下来,说道:“多谢伯父替我家里排忧解难,等我学业有成,一定来军队效力!”

  听了乌正的话,徐锦宸显得很开心,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就当这是你乌正对我老头子的承诺啦!”

  徐锦宸示意一下,徐昊东立刻招来服务员开始上菜,三个人一起吃了一顿便饭。

  四个普通的菜肴,离丁东升的大手笔差得远了,不过乌正吃得还是很开心。

  既有知道家里已经解除危机的放松,也有闲聊之际身旁老头子总有高屋建瓴的一些随意点拨的话语,让乌正思索起来感觉受益颇多,直追和曲向飞一起聊天时的感受。

  曲向飞作为一名修真者活过了悠久的岁月,但大部分的时间都需要闭关修炼,而眼前的凡人老头,虽然只活了区区五十多岁,但对人生、对家事国事天下事的洞察,已经成为了一门高深的学问。

  一顿饭下来,乌正与徐锦宸父子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交情。

  在徐锦宸的要求下,徐昊东必须跟乌正要有紧密的联络,随时知道乌正的情况,有什么为难之事必须要解决好,他这老头子会经常过问。

  面对人家的好意,乌正也实在推脱不了,至少前面已经承了对方极大的人情了。

  吃过饭后,乌正没有回学校而是直接回家了。

  家里父母竟是难得地喜笑颜开,这一年多以来,已经很少看到父母如此开心的样子了。

  在乌正的询问下,原来父亲果然在金陵做着一家木材加工厂。

  一个小加工厂利润有限,家里开支又大,他就寻思着做点木材买卖的生意,毕竟一趟货走下来,利润有时候赶得上木材厂一年的收入,而他自己正好对这些熟悉。

  只是两个月前天降暴雨大江涨水,从而水运不通,父亲从国外进的一大批木材困在半路运不回来,而谈好的下家等不及了,已从别处收购。

  结果这批木材运到金陵又一下卖不出去,放在港口仓库还要承担不菲的场地租金,在别处借贷的货款也被催着归还,真是一筹莫展。好在前几天老天开眼,被附近部队看中,按市价一次全部拖走了,家里不但不用亏损还挣了一大笔,对方还说以后要长期合作,真是老天开眼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