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问天侠少 > 第25章 迷的呼唤

第25章 迷的呼唤


  就在众人还在茫然之中的时候,乌正又说话了:“可以把一十七个波段都播放一次么?”

  姜永年望向方华,因为他也不知道方华具体播没播,播放了多少,他来了一点兴趣,想搞清楚乌正是真的能听到超声波还是在哗众取宠。

  这次方华也认真起来,她第一次播放的时候,是随便拉了一下鼠标,实际上是选了八个波段播放。

  这次,她选取了九个波段,但是有一个跟之前是重复的。

  乌正又静静感受了一会,然后道:“我已经听明白了,总共播放了一十七段波动,但是有一段是重复的。这一十六个超声波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翻译出来应该是一种呼唤。我能清楚地感受到每一段波动都蕴含着深切的呼唤。”

  姜永年再次望向了方华,方华点头,显然乌正说出的总共一十七个波动,其中有一个重复的是对的。

  看来乌正确实能“听到”超声波,军部果然是安排了一名奇人异士过来。

  姜永年道:“一种呼唤?那是什么意思呢?乌正你能说得更具体一点么?”

  乌正道:“我其实也不懂这些波动的具体意思,可以说是类似一种咒语,但我能明白这一十六段咒语就是在呼唤,至于呼唤什么,有什么作用我就不知道了。”

  姜永年本来还觉得乌正有点神乎其神,但听到他以“咒语”来解说,立刻有点对乌正的话产生了怀疑。

  堂堂北部军区的司令,肯定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对“咒语”什么的,根深蒂固的认为是封建迷信之类的糟粕。

  其实场中绝大部分的人都跟姜永年是同样的观念。

  虽然人类是听不到超声波的,但某些人天生具备比别人更宽阔的音域,好像还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但“咒语”的含义却太唯心了,毫无科学根据可言。

  瞿乾元道:“小兄弟,既然你可以听到超声波,不是还有一段电磁波么?你干脆也听一下得啦!”

  乌正虽然还是一名高一的学生,其实他对理论物理方面的研究,早已经及其深入了,更别说这基础的物理知识,听到瞿乾元类似调侃的话,不爽地道:“超声波虽然普通人听不到,但毕竟是机械类震动产生的声波,只是频率过高而已,与人能听到的声音本质上是一样的。电磁波是由相同且互相垂直的电场与磁场在空间中衍生发射的震荡粒子波,根本就是两个概念,我怎么去听?”

  众人暗暗觉得果然人不可貌相,看乌正年纪轻轻,但说到这些专业方面的东西,解释起来清楚明白,看来真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

  大家心里都有了对乌正的一些认同,开始就乌正的话展开了一些讨论。

  但过了半晌似乎还是毫无头绪。

  姜永年见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朝乌正问道:“乌正,既然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你心中可有什么想法?”

  其实乌正听完那一十六段波动之后,就开始沉思起来,并没有参与众人的讨论,见姜永年问起来,一边思考一边说道:“我觉得巴斯塔夫火山内传出来的众多波动既然都是同一个意思,显然并不是胡乱产生的。我觉得火山内应该有某种生物的存在,或许它是刚刚苏醒过来,开始呼唤它的一些同伴。”

  乌正之前其实也没有什么头绪,此刻一边说一边分析,忽然来了灵感,他继续道:“超声波的传播距离并不会太远,但是结合传出超声波的时候,有着火山爆发的巨大能量,说明传播的距离又比平常要远,综合起来地点可能在地球上的多个地方。我的猜测如果正确的话,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地球上的多个地方将会发生跟斯巴塔夫火山爆发类似的事情。”

  这是开始准确预言了,众人既感觉荒唐,又感觉他说的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真要验证的话,倒也简单,等着吧,既然是预言,那就等着看会不会真的实现。

  瞿乾元之前被乌正软钉子顶了一下,心中有一点不爽,说道:“乌正小兄弟,你分析了这么多,对我们此次的行动有什么积极意义么?按照你的分析,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等着其他地方出现同样的情况再去讨论要不要去查探?”

  乌正道:“其实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斯巴塔夫火山内可能存在着智慧生命,我们此刻对对方一点都不了解,此行如果与对方相遇,可能存在未知的危险。”

  瞿乾元道:“前去探查哪有可能保证一定会平平安安的?你可以理解此次就是一次探险,我们都是随时准备为科学而献身的。你确实还小,肯定还没有一十八岁吧?这次真的不适合你,‘存在着未知的危险’,你这个年纪还是应该去到学校多读点书才对。”

  乌正本是平心静气地在分析此行可能出现的状况,此刻被人连番怼过来,心中也不免有气,说道:“我们华夏有一位伟人曾经说过‘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而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此刻我们正是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多做准备,不打无准备的仗。我看瞿叫兽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办事还这么毛糙呢?”

  听着两人的对答,众人都忍不住莞尔,瞿乾元则被乌正怼得满脸通红,正欲再说点什么,姜永年打断道:“乌正这些都是猜测,但也有道理,我们还是要做多手准备。”

  他环顾了众人一眼,接着说道:“时间紧迫,我们就不多做讨论了。虽然乌正假设了巴斯塔夫火山内存在着智慧生命会对我们此次考察带来危险,但毕竟那里并不在我们国土之内,我们并不合适派遣大军过去,还是只能按照原定计划安排小分队前往。同时那里离我们的国界线也不是非常遥远,在你们出发之后,我会安排好人在国界线接应你们。现在大家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准时出发。”

  姜永年的话可谓是为这场讨论画上了句号,虽然他话里话外似乎认同乌正的观点,但实际上也就“呵呵”了。

  其余人自然也明白了姜永年的意思,彼此笑笑收拾东西走人。

  瞿乾元一边往回走还一边独自嘀嘀咕咕地道:“早就应该走人了,平白无故把大家耽误在这里快两个小时了,真是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