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原神]文盲才是地狱开局 > 第4章 第四章

第4章 第四章


第二日,太阳还未升起,天边仅仅泛起一点白,蒙德城的大部分居民还在睡梦之中

叶檀缓缓睁开眼睛,比丽莎估计的时间还要更早的醒了过来

但那使人安眠的药物并非毫无作用

刚刚苏醒的叶檀只感觉昏昏沉沉,思绪变得迟钝,以至于在发觉自己躺在床上,腰上搭着条手臂,甚至还有一起一伏的呼吸打在脸侧,带起一阵淡淡的痒意时,她也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睁着眼愣了半天,稍稍清醒了几分,她才意识到和陌生人非常亲密的相拥而眠是不对的

叶檀想推开他,远离他,但抬起手就很是废了一番力气,更别说推开扣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了

思绪的迟钝令她即使是在感受到自己使不上力时依旧在努力推动腰间的手臂,但比卡壳的思绪更快的是手心传来的,无法忽视的热度

真暖和,叶檀满脑子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思绪稍稍回笼些许,她仿佛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推开腰上手臂的力气

不过,夜晚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清晨,虽然映入屋内的天光并不能使人完全看清楚,但同床共枕之人就在身边,转过头应当能看得清吧?

不过她并没有想到这么多,只是手心传来的热量令她稍微清醒了些,下意识的想转过头罢了

叶檀是平躺着睡觉的,这并不奇怪,她入睡前无论是以什么睡姿睡着的,最后醒来时总会是平躺着,正因如此,她只需要转动一下脖颈就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脸

映入眼中是一张被头发遮住半张脸的面孔,凝神细看,未被遮掩的脸庞完全可以称得上俊朗。

只是肤色看上去似乎深了些

五官很好看,不过她现在脑子十分迟钝,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形容,只是觉得很好看,眉毛略细但睫毛浓密纤长

但对方的头发似乎很长,令她一时间分辨不出是男还是女

正当叶檀努力思考时,身旁的人动了,一把揽过她,两人突然靠的更近了些

不仅如此,对方突然一转身便将她侧压在身下,紧紧抱着她,头搁在她的颈旁,一呼一吸间带起酥酥麻麻的痒意,完全无法忽视

好了,她现在是完全动弹不得了

冷冽的香气霸道的占据了她的嗅觉,叶檀只觉得好闻,因着药物的原因,她的反应力依旧很是迟钝,又因为耳边清晰又绵长的呼吸声带起的困意,她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凯亚睡得很沉,在他睡下后不久,意识就陷入黑暗之中,在这黑暗中,他一切都感觉不到,不论是时间还是思绪都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切都是静止的

他甚至没有做梦,或者说完全记不得自己做过什么梦,这对他来说是极其难得的事情

凯亚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呢?这一点即使是他的义兄迪卢克都不曾知晓过,甚至可能也不曾在意过

但如果让凯亚自己来说的话

或许,自从那个午后,亲生父亲捏着他尚且单薄的肩头,用那即使过了许多年他依旧不曾忘却的,混杂着深切又可怖,憎恨与希翼的眼神

——死死的盯着他

压低了声音,告诉他,他是最后的希望

那一日,以及之后的每一个夜晚,他都不曾有过安眠

他睡得很沉,怀中的抱枕带着令人安心的气息,淡淡的,似乎是牛奶味道的气息…

似有若无的,令他很是不满,下意识翻身,将抱枕压在身下,将自己的脸庞埋入抱枕中,鼻间充斥着那令人安心的气息。凯亚不由的露出满足的神色,睡得更沉了

天光大亮,太阳也升了起来,阳光的热意将凯亚唤醒,他忽的睁开眼,眼中一片清明

他刚醒来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跟个树袋熊似的抱着身下的少女,随后又发现自己抱着人家睡觉,还睡得特别沉

凯亚沉默了一会儿,仔细听了听她的呼吸声,呼吸绵长,并未醒来,他当即决定先起身,昨夜被定身的言灵是有时限的,想必这强制他不能远离的言灵也是有时限的……吧?

凯亚轻手轻脚的抽出手臂,直起身子,依旧是在隔了一拳远的距离时突然被拉了回去

比发现言灵效力依旧存在更棘手的情况是什么?

当然是被迫压回去时把不想吵醒的人惊醒了

凯亚看着少女缓缓睁开的双眸,在眼中满是茫然时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嘴,在面对她从茫然切换为惊讶复又转为浓浓的戒备与惊恐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不过昨晚上她用言灵开口时,脱口而出的语言与璃月官话并没有区别

虽说显示在他脑海中的字却与璃月官方文字差别很大

看上去似乎是简化后的

艾丽丝女士写的游记里似乎提到过一句,异世界的语言和提瓦特的语言有很大的相似之处,甚至提瓦特的通用语与异世界的通用语几乎完全一致

凯亚看着她眼中迅速泛起的水雾,只能先开口试试

“听得懂我说话吗?”凯亚用璃月官话,放慢了语速问了她一遍,说话的同时紧盯着她的眼睛,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神情

看着她微微瞪大的双眸中清晰的显露出迟疑与诧异,凯亚心中有了答案

既然听得懂璃月的官话,那么就好办得多了

再说叶檀这边,睡了一个回笼觉令她清醒不少,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药力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因此一睁眼就看见自己被人压着这种事,不论是谁第一时间都会惊慌

甚至,那标志性的眼罩与肤色,垂在她脸颊上泛着丝丝凉意的头发的发色,都十分清晰的指明了,面前的这个人是

凯亚-亚尔伯里奇

蒙德新手村最危险,最腹黑,最有心机,她需要远远的避开不能与其接触的危险分子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

叶檀的眼中迅速泛起一层水雾,模糊了她的视线

正当她快要哭出来时,凯亚开口了,用着她的母语

她听懂了,不过等等,为什么凯亚能说出她听得懂的话?

叶檀不由得警惕起来

但下一秒,凯亚就用不快的语速向她解释情况,并在最后告知她这是璃月的官话

叶檀不由的一怔

……?璃月那边的人不是说的中古汉语,用的小篆吗?

叶檀满脸写着不相信,不仅仅是不相信他说的所谓“璃月官话”和她的母语发音完全一致,对他说的一晚上都维持着效力的言灵也不相信

如果能维持一晚上的效力,那么她应该在那一堆箱子的缝隙里醒来!

不过…听着凯亚向她解释的情况,叶檀的情绪倒是不知不觉平稳了不少

但这么一会儿过去,眼中的雾气迟迟没有凝结成泪珠,甚至因为她的情绪平稳了很多,甚至还收了回去

不多时,叶檀眼前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

对于凯亚,叶檀的印象其实并不怎么深

或许正因为如此,她近距离看到凯亚的长相时,才被狠狠的惊艳了一把

他的五官轮廓并没有白种人普遍都有的深邃感,无形中贴合了她的审美,并且,古铜色的肤色很是称他星辰般的眼眸

凯亚的眼睛非常漂亮

眉眼中带着一股能让人不知不觉放下戒心的温和,但细看之下,他那隐藏在淡紫色眸中的瞳孔竟然是菱形的

「看上去如此亲切的凯亚,是谁也无法融化的坚冰」

突然想到这句话,令她的理智瞬间回笼

她稍稍侧过眼睛,将视线放在别处,不再看他

少女陷入自己的容貌时,凯亚并没出声,对他而言,一切都能作为工具,俊朗的容颜总能让他从女性身上套出自己想要的情报来

不过她能如此迅速的恢复理智,还是令凯亚心中划过一丝惊讶

无妨,只要让她情绪平稳下来,对他暂时抱着警戒心也无妨

凯亚想到这,突然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让她尝试对自己说出解除限制的话,虽然叶檀还是保持着怀疑以及不信任,但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照做了

「限制,解除」咬字清晰,声音柔软又坚定

这句话说的很顺利,冥冥中似乎确实是有什么限制被她解除了,但这种感觉很模糊,她也不能确定真假

正当她思考时,凯亚尝试直起身子,但直到他坐起来,都无事发生

他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

翻身下床,凯亚表情温和的看着少女支起身子,坐在床边,□□着脚,神色犹豫

凯亚贴心的拿来一双还没用过的室内拖鞋给她,然后便让她先去洗漱一番,等她进了洗手间之后,他才迅速穿戴整齐,扎起头发

叶檀看着面前显得有几分现代化的简洁卫浴,迟疑了一下,并没怎么动其中的物品,只是打开水龙头,鞠了一捧清水,胡乱的洗了一下脸,洗完脸后看着搭在旁边的毛巾,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口袋

幸好,口袋里有两张她顺手放进去的纸巾,用纸巾将脸上多余的水渍擦去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纸巾丢入垃圾桶内,这才打开卫浴的门,看着已经穿戴整齐,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的凯亚

叶檀只看了他一眼便冷淡的移开了目光,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捏了捏衣角,才慢慢向凯亚的方向挪去

叶檀不情不愿的挪过来后,就见凯亚站起身,不甚明显的绕过她,进了洗手间,关上门

叶檀盯着凯亚的动作,在他进洗手间后,视线在门上停留了一秒,撇了撇嘴,立刻走到床边坐下,拿起袜子就往脚上套

等她穿好鞋袜后,又坐了一会儿,才见凯亚从洗手间出来

凯亚进洗手间后并未洗漱,关上门后听了一会儿叶檀的动静,然后检查了她的使用痕迹,以及她丢在垃圾桶里的两张纸巾

虽然纸巾大部分都被水浸湿了,但还是有些许干的部分

凯亚捻起一点检查,明显可以确定的是,这并不是提瓦特的造物,不仅是垃圾桶里被废弃的如此柔软的纸巾,还有她身上的织物材质,她的背包的材质

一切证据都在说明她的的确确是来自于异世界

甚至由背包的某些外露的部分的材质可以推断,她的世界所处的科技比提瓦特要高很多,不过…就是不知道是否能与坎瑞亚比肩?

拥有比目前提瓦特至少高出一大截的科技,她的身上又有着明显是生长于和平安稳的环境才能拥有的气质

有意思

凯亚眼神晦暗,像是被设计好了的嘴角弧度也不免染上嘲讽,但转瞬间却消弭于无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