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流浪的幻境 > 第273章 朱粑添

第273章 朱粑添


张三年担心的不是这个,曹司命明明已经死了,可其他张家人还是在被曹司命袭击。可能帅的那番话骗他的,也可能兵家那边的世界才是现实世界……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不会让他丢失可以清算其他世界的可能,自己不是死了很多次吗?张家人也没有因为他死了就死了,可曹司命……他要亲自去看看。
想到这里,张三年把脑袋拿下来吃了,到地方后,他发现曹司命迷茫的坐在黑上旁边,见到他后便嘟囔道:“我认识这里,死海中转站,只有成绩最好的几个人才能当上生死指挥官,能来享受的也不应该是我这样的人,张三年,旁边那位告诉了我你的名字,谢谢你。”
还没等张三年说话,黑上就站了起来,用只有他俩人能听懂的腔调说道:“是我把他带过来的,让他现在就待一会吧,有些事情咱在这里说不出来,去下面说。”
话音一落,张三年就感觉脚下一空,用常人无法理解的速度沉入了深渊,就在他即将死亡时,悬在空中的打包带走球圈起一片真空区域,阻止了他俩继续向下。
“这里我也是第一次来,再往下一点就真到死海了,可是……啧,在这也说不了吗?你先回去吧。”
危也蹲下身,对着面前身体四散在地的张三年说道,他回到了病床边,完好的身体甚至让他感觉刚才只是一场梦。
张三年缓过神,快速翻着自己所看视频的历史记录,然而到了最底下也没找到他想要的,他无力的倒在床上,才察觉到爆米花人一直在跟他说话。
(哎大哥,你终于能听到我说话了,就刚下雪那会,我们团长同意了你来听音乐,我本来想着你会来就没偷音频,现在的雪都化完了,我们也走了。大哥?)
(你妈的,你知道那么冷还以为我会去?)张三年实在想不出理由,只能这样说了。
(……好吧,毕竟我们的游客都是从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来的,我可能也是脑袋冻迷糊了。另外,咱们老板的老板好像要来见你。)
(你说的是抽象客户?)
(对。)
张三年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他视线的正中央显现出了抽象客户的身影,它说:“你把我那地方弄没了?算了,就当是感谢你照顾猫甲……”
“你给我打住!”张三年在心里想,“你算个什么东西?唯一可以流畅说人话的古神?我操你妈!我给了你多少你什么逼数都没吗?有时候你还什么都没干!你他妈赚了多少啊?”
抽象客户消失了,张三年气呼呼的出了门,就发现身后的病房消失了,坠落的天花板砸死了他。
他根本没去死海,而是一瞬间就回到了骂完抽象客户的时间里,直觉告诉他这里不是棋盘也不是抽象客户搞的,他再次走了出去,结果还是一样。
他无法睡觉,无法说话,思考也只能思考一点,构建不出一个场景,也没法去其他世界。
(……?什么他妈玩意?有人吗?)
没人回应,病房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空无一人了,彼时刻印也没了,张三年直呼晦气,但身体素质还是在的。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张三年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整个大星都被虚无封锁,死了只能回到原来的地方。地上总会长出尖刺,头顶的星星每隔两秒就会闪烁并爆发出高温,没有遮挡的话张三年就得融化,更多怪异的事情他也描述不上来,就像一个在末世生活多年的人一样,他只能按照生存的路线走着,不知道该干啥。
在被血肉天空和地面所夹着的视线中,他注意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事物,那就是依家的庄园,跟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没有被星星融化的痕迹,里面以及外面的围墙也没有被爬山虎般的血肉覆盖。
他愣了一下,最后平静的摸到了大门处,门一推就开了,张三年刚想歇会,就发现外面的景象正常了起来,彼时刻印回来了。依老爷出现在他前面,笑呵呵的看着他。
“不发工资的老不死,到底发生啥事了?”张三年站直身体,骂道。
“那三个小孩的爹要杀你,他叫朱粑添,利益天道的媒介,地位几乎跟我并肩,我好不容易把你引到这来,其实我还挺感谢你的,没有你,我就再也不会重回依家……再见。”
“等会!你他妈等会!”张三年拼了命的想追上估计离他远去的依老爷,却突然摔倒,抬起头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了危也旁边,“我操,又没要到工资,你来解释。”
“行。”危也关上手机,不顾里面对其辱骂的女声说道,“你刚才在大门口晕倒了,所以我……!”
张三年再一次掐上了脖子,“你妈的你还在骗我!朱粑添到底是谁!啊?”
危也无奈的摇摇头,“沈河来了。”
听到这话,张三年下意识的丢出了自己的头,躲过了一根向他心脏袭来的无色无形的线,危也躲进了垃圾间。
门口站着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抬起的手持续发射着线,张三年就拿起桌上的菜刀扔向那人,菜刀却在空中眨眼间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用身体锁住那人的光膀子的大李,雀朝从他后面钻出来走向了张三年面前,对着空气说:“看到了吧,它们对笑容的渴望远远大于你的封锁,睁眼看看吧!”
雀朝把双手举过头顶,一瞬间,出现的笑容天道的眼睛就占满依家的所有空间。
张三年一直在懵圈,雀朝很快转过身对他说:“你这个样子,让本视频的搞笑程度进一步上升!”随后扯开墙纸,露出里面二维的摄像机,“结束!走!”
话音刚落,他们以及他们的东西都消失了,危也在旁边解释,尽管张三年根本不想听,“我刚才在配合他们演戏,你刚才说的那个人跟你有仇应该是他们临时给你加的人设,不用担心。”
张三年回头看了一眼危也,默不作声的走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