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娱乐圈背锅侠 > 第20章 第二十章帮个小忙

第20章 第二十章帮个小忙


计霖痛心疾首道:“综艺节目的人设和剧本,不光是为了捧艺人,也是为了确保节目的可控性和可看性。现在谢亦怔已经不是之前的无名之辈了,可以说节目的热度有一大半都集中在他身上,节目组是绝不可能放着他这个热点不管的。”

同样听到了计霖反驳的谢亦怔,忍不住插话:“人设什么的不是编就行了嘛,而且之前已经填过一次个人信息表了,为什么还非要深挖选手的祖宗十八代?”

计霖为了谢亦怔不赖上自己,难得耐着性子解释:“定人设,听起来像是编个设定,实际还是在根据个人特质,来进行强化展示,方便观众记住,进而喜爱。

“换到你们学员身上也是一样,如果一味往好了编,生造一个人设很容易崩。所以节目组难免会希望选手都老老实实交代自己的情况,再由他们结合市场进行设定安排。

“之前莫闲阻止节目组找你的时候,我就持反对意见,我个人还是建议你配合节目组工作,就算是莫闲,在节目里也是有自己的人设和剧本的,他们最多就给你定个大方向,不会什么都管的。

“如果有什么不希望被提及的点,和节目组好好沟通就行,这是个双赢的事,你没必要那么排斥。”

“您就带过莫闲一位艺人参加综艺吧?”谢亦怔忽而问道。

计霖:“是啊,怎么了?”

果然!谢亦怔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满含讥嘲的笑来。

也许在计霖眼里,节目组确实是这模样,懂得什么叫尊重,知道什么叫双赢。谁会对着头顶金光的天使耍横吐口水呢,人们祈祷的嘴脸总是诚挚又善良。怪只怪,自己不过一介素人,配不上人家的诚挚善良。

“实在麻烦就算了,打搅你们了。”

谢亦怔抬手正要挂断电话,莫闲忽而开口:“人设剧本的事,我会安排个人去和节目组谈,就说你的一切都由经纪人包办,不让他们问到你本人头上。你只管做你自己,其余的我这边来交涉。”

计霖张嘴正要抗议,却被莫闲一个眼神掐灭了声音。

面对莫闲这样果断伸手援助的态度,谢亦怔一时间竟有点无措。计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处理这事儿的麻烦程度,为什么莫闲还愿意答应自己?更何况,莫闲已经不是第一次帮忙了,舞蹈老师的事算一次,让跟拍导演推自己上一号位算一次,点评时替自己说话又算一次。

“你……为什么愿意帮我这么多?”

“我……”莫闲张了张嘴,却觉得口舌干涩。他不能说,我知道你不愿谈及的过往里藏着什么,我不愿意有人再撕开你的伤口,将你的苦痛挖出来给观众下饭,或是逼得你粉饰太平,上演什么怀念亡父的恶心戏码。

谢亦怔看着夜空中那一轮格外亮堂的明月,轻声问:“你有什么希望我做的吗。”

莫闲失笑:“这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能帮就帮了,不用放在心上。”

“谢谢你。”

谢亦怔清楚这并不是举手之劳那么简单。这个人情他欠的实实在在:“我欠你一次。未来要是有我能帮忙的地方,只管提。”

“我帮你是因为我想帮,你不用太在意。”莫闲想了想又道:“如果你想还我这个人情,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谢亦怔想,不管莫闲问什么,他都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莫闲带着点小期待轻声问道:“你有谭迁的联系方式吗?”

“谭迁”本人被问的一愣——

这么久了,莫闲居然还惦记着之前的碰瓷之仇?!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谢亦怔打了个寒颤,果断装傻:“谭迁是谁?”

“如果不认识的话就算了。我这就安排人去和节目组沟通,你早点休息吧。”莫闲带着点小失落地结束了电话。

“你不会真要安排个假经纪人去替谢亦怔处理吧?”计霖在一旁投以冷眼。

莫闲点点头:“之前,不是安排过马夜草出面替谢亦怔打招呼吗,干脆就让他暂时认下谢亦怔的经纪人一职。我给他多开一份工资。马夜草应该不会不愿意吧?”

“马夜草那个财迷当然不会不愿意!”计霖拍桌:“问题是,你为什么这么宠着谢亦怔?”

“什么叫宠啊。”莫闲被计霖的形容搞得有些不自在,试着解释:“谢亦怔他既不懂行,又没有话语权,编剧是为节目热度服务,对谢亦怔可未必友好。”

“可那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计霖并不买账:“你对他的关照已经明显过界了。”

过界了吗?看着计霖严肃的神情,莫闲不由自问——如果单单只是因为同情谢亦怔的过往,他会做到如今这个程度吗?

最终,莫闲不得不承认,他对谢亦怔照顾,似乎真的、确实、有那么一点点超出同情的范围。

“你看上他了?”计霖看着莫闲神色的变化,如临大敌。

莫闲失笑着摇摇头:“岳老师跟我说,谢亦怔很聪明,动作看一遍就能记住。但他只要连续跳上二十分钟就会体力不支,可以说是他这么多年带过的底子最差的学生。但谢亦怔就算是没力气了,也不会选择去休息,他哪怕抖着手,也要慢慢地比划动作,研究细节。”

莫闲忆起岳光跟自己说起这个时,自己的心情,有些意外,也有些感慨。

“岳老师跟我抱怨,说谢亦怔练习的时候,他都不敢走,就怕这小子练出事。偏这小子每日都来得最早,走得最迟,害得他跟着一起加班。”

“所以呢?”计霖一时有点抓不住莫闲表达的重点。

莫闲的目光没有看向计霖,而是投向了窗口,像是在欣赏窗面上自己那俊逸的身影,又像是透过那玻璃看向窗外那雾霭沉沉的天地。

“圈子里,长相顶尖的人,尤其是走偶像路线的,就算不努力,也能轻松赚取到远超其本身实力的热度与粉丝。爱豆,流量,偶像,因为任奢之流,早已污名化。我已经看烦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戏码,桌面上难得出现了谢亦怔这样一枚良币,随手护着点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不是吗?”

听了解释,计霖的表情反倒变得更难看了:“看来你挺欣赏他啊,再警告你一次,要是节目期间闹出泡学员的丑闻,我就和你拼了。”

莫闲百口莫辩: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只是想做个好人!

随后两天,节目组将第一期人气见涨的学员们都约谈了一圈,除了谢亦怔。

一直关注着这事的王厉,心里的问题也隐隐有了答案——莫闲和谢亦怔的关系确实不一般。

又一个导师前来送关怀的日子,王厉遥遥看着谢亦怔和莫闲谈笑风生,只觉得喉头苦涩。有的人,靠着和影帝不清不楚的关系,还没出道就被人捧手心里护着。有的人,为登上舞台努力了整整十年,却依旧被人踩在脚下,一不顺心就会被碾成烂泥。

这两天,苟华士又来催了一回,他试着提了提,能不能让同公司的几个学员出手协助,却被苟华士以事情机密,多一人知道多一份风险为由粗暴拒绝。

苟华士要是再逼他,大不了他就……

“王厉!”

王厉扭头,是吴豫。

吴豫低声道:“华士哥找你。”

王厉心中一沉,两三步走出练习室,对着苟华士扯起张笑脸:“您找我有事?”

苟华士悄声道:“别说我不帮你。眼下就有个动手的好机会,你们明天不就要上台彩排了吗?我看过了主题曲的舞台设计。唱到‘当我被淹没于人海,当你被困囿于现在’那句时。c位的两人,会随着升降台降下舞台。升降台周围,可没有栏杆这种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