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武侠之变强全靠吃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第三百三十五章


  “哗哗哗~~”

  随着银河领主的刀光亮起,周围忽然显列出了火红的浪花,一阵阵火红的浪花澎湃着,冲击着那摩罗撤,令竭力抵抗的摩罗撤顿时嚎叫起来。

  “你,你怎么比上次强大那么多!!!”

  那些金色浪花,哪里是浪花,根本就是无数的刀光形成的浪花,他的刀明明蕴含火之法则,可刀法却无比的柔和,仿佛情人的抚摸,这所谓的火红的浪花也很柔和,只是一阵阵仿佛轻轻拍击岸边般拍击着。

  可是,它却好似无穷无尽,连绵不绝。

  这一招,乃是这万亿纪元一来,罗峰创造创造出来的最强秘法之一——《天火焚海》!

  “嗤嗤嗤~”

  无声无息的浪花侵蚀,令摩罗撒力量不断损耗,摩罗撤痛苦哀嚎且难以置信,短短时间里,这银河领主的实力比上次强太多了。

  “强?哈哈,你说我强,那死在强者手中,也正是你的荣耀!”

  丝毫不手下留情,刀光连绵不绝,宛如情人抚摸,却不断损耗界兽力量。

  在很难对付界兽时,可以彼此力量对耗,可当占据绝对优势时,优势一方攻击,只需要损耗少许能量,即可令对方损耗极多。

  这也是为什么同级别强者的战斗,能量损耗会这般快。

  但是在对付弱者的时候,神力损耗却这般缓慢的缘故。

  因为对付弱者,拥有绝对优势的强者,只需要燃烧神力,透过秘法将自身的攻击最大化,便能够让敌人损失大半神体。

  尤其是像界兽这种没有丝毫防御铠甲防御秘法在身的生命,就更是如此。

  因为宇宙海生命锻造的铠甲,天生就与他们的构造不同,能量传输也不同,所以导致他们没办法使用宇宙海强者的兵器铠甲。

  而没有铠甲的抵御,罗峰的刀,几乎切切实实地落在了摩罗萨身上。

  “吼~~~”

  摩罗撤仰头怒吼,原本的金色身躯迅速变化,变成了那通体乌黑的丑陋模样,那两个头颅都死死盯着罗峰。

  “你,你会后悔的。”摩罗撤嘶吼着,全身迅速浮现耀眼的黑光,紧跟着黑光迅速转化为刺眼的红光,那血红之光让人心悸。

  这一层血光,笼罩在摩罗撤全身。

  “吼!”

  摩罗撤嘶吼着,身体上更是长出了一条条手臂,足足上百条手臂,疯狂抵抗着罗峰的每一刀此刻体表覆盖一层血光,令摩罗撤的攻击力明显大增,竟然一时间和罗峰都相差无几。

  甚至连罗峰劈出的每一刀,劈在它身上,却仿佛劈在橡胶上。

  令它凹陷,却从未劈破过。

  “果真拼命了,那就再尝尝我另一招吧。”

  舔舐了下嘴唇,罗峰施展出他学自林平之的一招:“金角之光!”

  顿时原本遍布各处的无尽火红浪花凭空消失,周围又恢复成了那昏暗的漩涡世界。

  在昏暗的漩涡世界中,隐隐出现了一模糊的金角,这是一仿佛能刺穿宇宙的巨大金角,金角携带着无尽威能,直接刺向摩罗撤!

  八阶秘法,对宇宙之主而言,要创造就是一个奇迹。

  甚至,能够创造出七阶秘法的宇宙之主,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存在。

  但对于妖孽级别的罗峰和林平之而言,创造出一套还不够,他们甚至还创造了两套,三套!

  《天火焚海》这一招威能较弱,但是胜在连绵不绝,在同一时间,《金光之海》都施展百次了,恐怕《兽之金角》才施展一次。

  而《兽之金角》这一招属于单体攻击。

  每施展一次都需要稍微蓄势,当然威能也极大,可一般情况,敌人完全可以趁蓄势时逃跑,幸好现在有‘漩涡世界’束缚,令对方逃不掉。

  “歘!”

  那巨大的金角,带着好似能够贯穿一切的恐怖威能,迅速逼近。

  那坚韧无匹从未破损过的界兽皮肤,在神力燃烧秘术第三卷、金启神附加威能、机械流战刀的辅助,以及施展着罗峰单招攻击威能最强的一招下。

  顿时仿佛布帛撕裂的声,直接穿透摩罗撒的身体。

  界兽那黑色血液,也随着银河领主的刀光,飘洒在漩涡世界中。!。

  “轰隆隆~~”

  九重漩涡力道彼此结会,疯狂吞吸着一切,那刀光带出的黑色血液,顿时在漩涡力道下划过一道道弧线,迅速的便直接被吸纳进了星辰塔底座的其中一塔门中。

  毕竟,即便是摩罗撒本尊也就勉强站稳,它的血液岂能逃的脱!

  “界兽血液!”

  罗峰心中暗喜,他研究生命结构图,便是需要强大生灵血液、皮毛等。

  从晋之世界得到不少血液、皮毛……对他帮助不小,不过他现在却一直卡在99999倍,这最后一步却犹如天堑难以逾越。

  原先林平之本欲打算将界兽血液赠与罗峰,孰料竟然引起了宇宙本源意志的干涉,这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现在还在紧张的战斗中,至于其他的,那都是之后的事情。

  摩罗撒破损的胸膛处,有着一个窟窿,黑色血液滚落。

  可很快,它的伤口就迅速弥舍完好如初,可是摩罗撒却一用一双复眼疯狂盯着远处罗峰,咆哮着:“自从我跨入第三阶,除了贝迪,再也没有谁能够令我流血,没有一个!卑贱的宇宙海生命,你真的惹怒我了,除了贝迪,你就是我最想杀死的,我一定会让你死,让你死!!!”

  摩罗撒这么说也没错。

  毕竟除了界兽中的最强者贝迪外,其他界兽顶多也就跟他相差无几,绝大部分甚至都远远比不上他们这些踏入了三阶的界兽。

  正因为如此,也只有在与界兽贝迪的交手中,摩罗撒吃过大亏。

  甚至于他那生死仇敌漠河都没能够让他吃到这般大亏。

  可是现在,罗峰竟然凭借这一记金角之光,让他受了如此重的伤势。

  “你在高贵又有什么用,我是卑贱的宇宙海生命,难道你不是?大家都是宇宙海中孕育出来的生命,你在这装什么大头蒜?”

  根本不理会摩罗撒的疯狂咆哮,再度迎着对方冲上去:“让我死?那我就先让你死!”

  哗哗哗~

  整个人都仿佛消失了,周围又显现出了金色的浪涛,完全包围摩罗撒,令摩罗撒躲都没法躲,无尽的刀光浪涛一次次澎湃冲击着,疯狂在消耗着它的力量,令它的力量在不断衰弱。

  “不!”

  “银河领主你停下!”摩罗撒忽然嚎叫道。

  “凭什么让我停下?”

  围绕摩罗撒的周围金色浪涛海洋中,很快传出声音,“现在我占尽优势,你觉得你还能有翻盘的机会?”

  摩罗撒连连嘶吼

  “你别逼我……我最后一次劝你别逼我!你再逼我……我们之间可就真的没有一点缓和余地了,我们就真的不死不休了。”

  “现在已经不死不休了!”

  金色浪涛中传出声音,那无尽刀光浪涛依旧在削弱着摩罗撒的力量,摩罗撒的力量从战斗到现在已经损失了近一半了。

  “我们宇宙海强者与你之间,本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现在才来说缓和的余地,已经太晚了!”

  “不管你再说些什么,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尽管嘴上这样说着,但罗峰的心中却是紧张起来。

  他知道,界兽不会无的放矢,肯定会有大动作发生,而这一次,他一定要将界兽彻底留下!

  “人类!”

  摩罗撒两头颅的独眼中都有着绝望之色,嘶哑吼道:“是你逼的,是你让我永远成不了王。是你,一切都是你害的!”

  伴随着嘶哑吼声。

  罗峰的神情愈发凝重,他已经明显觉察到了不对。

  但他也不清楚这界兽究竟有什么本事,只能够加强对于形成他的控制。

  而一旁的林平之也暗自做好准备,同时一双神眼骤然开放,闪烁着毫光,将摩罗撒的一切都看得通透。

  “燃烧吧!”

  摩罗撒痛苦哀嚎发出凄厉的吼声。

  何等的悲惨。

  比壮士断腕更加疯狂,摩罗撒的两头颅独眼都流出了黑色的眼泪,它的面容狰狞、疯狂、伤心、悲哀……好似被一千头老母猪轮了菊部一般。

  “轰!!!”

  摩罗撒体内忽然传出一声巨响。

  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澎湃而出,直接将银河领主给震得倒飞开去。

  同时摩罗撒体内开始冲出了点点耀眼的璀璨彩光,这彩光是那般的夺目,仿佛蕴含着两人一生看过的一切美丽色彩,比彩虹都震撼人心千万倍,耀眼的彩光从摩罗撒体内冲出。

  “什么。”

  原本凝重的罗峰骤然脸色大变。

  光是那彩光本身威能就罢了。

  可是罗峰却清晰感觉到……自己‘漩涡世界’这一招对周围虚空的掌控,却在减弱,准确说另外一股意志在争夺着这一股虚空的掌控权!

  “一念虚空!”

  林平之骤然张开身后的弑吴羽翼。

  一念虚空,乃是真正的掌控,并非本源意志的退避。

  绝对掌控!

  在他的绝对掌控下,瞬移、传送等等一切手段都不可能做到。

  想要和他争夺空间掌控权,当然除非对方也会‘一念虚空’手段,那时就看双方谁手段更高了。又或是达到永恒真神实力,一念宇宙成,自然更加容易夺下掌控权。

  可是,很快,林平之便觉察到不对,界兽体内冲出的彩光,竟然真的在争夺空间掌控权。

  就算有着漩涡世界的加持,他也能够明显感觉得到,那彩光的霸道。

  节节败退!

  “哗哗哗!”

  绚烂彩光,夺人心魄,乃宇宙中最美丽色彩。

  彩光形成了一条梦幻的通道,通往虚空尽头,就仿佛一条彩虹通道,而这条彩光通道此刻正在震颤,显然是受到‘一念虚空’的压迫,随时好似要崩溃似的。

  这条彩光通道根本无法贯穿整个一念虚空范围。

  毕竟原著中罗峰还未突破到真神层次,摩罗撒便需要燃烧两个级别的界光通道,才能够逃跑,而现在,林平之的实力更强,神力更强,就算是摩罗撒燃烧一个级别的界,也绝不可能这般轻易地脱离。

  “再燃烧!!!”

  摩罗撒悲戚嘶吼,“人类,你们一定会后悔的,我发誓!我无尽岁月跨入到三阶,你们让我退回到一阶…,仇恨,我一定会报,一定会!我一定要让你后悔!”

  哗!

  再度有浓郁彩光从它体内冒出,融入到彩光通道中。

  顿时这一条绚烂彩光通道疯狂延伸,很快延伸到一念虚空的范围尽头。这彩光通道乃是一种对空间的掌控,罗峰的‘漩涡世界’根本没有丝毫干扰能耐,就算有,在面对摩罗撒燃烧两阶实力所换来的界光通道下,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也就林平之的‘一念虚空’可以去压制。

  当彩光通道艰难穿透一念虚空范围时,已经摇摇玉坠,时刻会崩溃。

  但同时,此刻的摩罗撒气息已经微弱到极致。

  以至于他甚至感觉,只要—击就可以击杀界兽摩罗撒。

  然而,身处那绚烂彩光通道内的摩罗撒,罗峰的攻击根本无法突破这条彩光通道,只能竭力透过漩涡世界的压迫来尝试着压制。

  但很可惜,漩涡世界的威能再强,也没办法撼动整个天地。

  罗峰终于相信了。

  为什么林平之这次会跟着他一起出来。

  原来,那界兽真的还藏着这样的手段。

  彩光通道在疯狂颤抖着,仿佛时刻会崩塌,然而,却始终稳如泰山,根本没有丝毫崩塌的样子。

  “等我回来,我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

  哗!

  摩罗撒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就要沿着这条彩光通道离开。

  “如果让你就这么走了,那我此行出来的目的也就没有了。”

  已经知晓了摩罗萨的手段,林平之又怎么会这般轻易地让他逃脱。

  右手元斧骤然出现,全身的神力骤然燃烧起来,在断灭的加持下,气势一层结一层的网上飙升,很快便超越了原先罗峰所能够达到的极限。

  “开天!”

  摩罗撒甚至都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只能够远远地看着整个世界骤然黑暗,就连那耀眼到极点的彩光通道也根本没办法散发出任何光芒,只有一道锋利的斧光骤然闪烁而起。

  咔嚓!

  本就摇摇欲坠的界光通道骤然崩碎。

  嗤!

  摩罗撒,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