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杀手穿越后 > 第二章收拾

第二章收拾


  被吩咐的两人有些犹豫的举步不前,似乎对魅有了惧怕的意思。
  顾惋柔见她俩原地不动,嘴里好似喷了火的又开始吼:“你两个废物,耳朵聋了吗?”
  被这么一吼,俩人尤如过独木桥似的,前边遇虎,后边是狼,但总得挑一头过去。
  对象无疑是魅,因为在她们看来,即使这人变得再厉害,只怕也是打不过她俩,何况她俩个头还高出许多。
  但只要不听大姐的,往后日子肯定水深火热。
  一番抉择,又迫于顾惋柔的淫威。
  俩人朝着魅冲上前就开始动手,顾青青准备制服魅,让她无还手之力,顾悠心出手教训。
  说实话,她俩不过就是怂包,虽然以前跟着顾惋柔嚣张跋扈的欺负原主,可都只敢在一旁煽风点火,极少动手,除非顾惋柔吩咐。
  可那时的原主也好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整个一受虐体质。
  所以每次就算顾惋柔吩咐她们动手,她们心里反而畅快得很,平日在顾惋柔哪里受得气全撒原主身上了。
  可今天不同,魅的突然到来,让原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但敢反抗她们,还敢动手,而且还很厉害,她那么小的一个身躯居然能把顾惋柔甩飞,还口出狂言。
  俩人即使动手内心都有了几分忐忑,果然,在她们靠近时,那张苍白如云的脸瞬间阴沉的吓人。
  地上掉落的鞭子被她快速捡起,她一挥,顾青青和顾悠心俩人一个手臂,一个背部剧烈疼痛起来,衣服上印出鲜红的深色,可见这一鞭打得有多狠。
  速度太快,俩人都来不及反应,就痛得满地打滚,鲜嫩的绿草被压平一大片。
  可这对魅来说,不过是给她们的开胃菜而已。
  若不是受原主身份所累,她早就杀了她们。
  “啪,啪,啪……”
  一鞭接一鞭,地上打滚的俩人嚎得不轻。
  声音高得一浪接一浪,而顾惋柔看得目瞪口呆。
  内心不可思议,她是疯了吗?
  “顾思画,你住手。”
  住手,你让我住手,就住手吗?
  欺负原主的时候,你怎么不喊呢。
  魅丝毫不理会顾惋柔,依旧抽打地上的俩人。
  见打得差不多,那俩人身上已是鞭痕交错,一身华丽的服饰也被打成了破烂,魅停了手。
  被打了一通,俩人虽都是小妾所生,可也从未如此挨过打。
  一边嚎,一边控诉魅。
  “顾思画,你殴打长姐,毫无人性。我定要父亲为我做主。”
  魅真的很不解,她们那来的脸说这话
  “呵呵,到底是谁毫无人性?”
  说罢,魅不想跟她们废话,还有一个罪魁祸首没收拾呢?
  她眼神冰冷的看向顾惋柔,漫不经心道:“该你了。”
  顾惋柔见她看过来,又听说这话,终于不在像个只会喷火的二百五了,她意识顾思画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她想不通。
  可地上俩人的下场让她内心不由的惧怕起来。
  面对魅的靠近,顾惋柔脚不知觉的后退。
  “你你,你干什么,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顾思画,你要敢对我动手,父亲母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魅嗤笑一声:“你还当我是以前吗?让你在父亲面前随意捏造事实,明明是你们欺负我,最后都变成了我欺负你们,顾惋柔,你给我听清楚,以后我再也不会任你欺辱,如若不然,必百倍奉还。”
  魅说完这番话,顾惋柔被步步紧逼下,脚后跟抵在院门口的台阶上,身体失重,一屁股跌坐在了台阶上。
  她抬头看着顾思画一脸杀气的模样,仿如眼前的人就是个魔鬼。
  她顿时丢下院子中还在不断痛呼的俩人,转身欲跑。
  魅看穿她的意图,当即挥动手中黑鞭。
  鞭子朝顾惋柔袭去,“啪。”
  她背部挨上一鞭,当即摔倒在台阶上。
  钻心刺骨的疼使她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她贵为顾家嫡长大小姐,几曾何时被人打过,就算父亲母亲也从未动自己一根手指头,然后在今天,她被先被拉下水,后被甩飞,现下又被打了。
  顾惋柔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在嚣张跋扈也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千金小姐,这等委屈让她的心态崩了。
  眼泪跟掉珠子似的,落在台阶上,润湿一片。
  “顾思画,母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啊……你等着你等着。”
  顾惋柔趴在台阶上哭得稀里哗啦,嘴里一直重复着让她等着。
  魅压根不理会,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们在欺负原主的时候可有想过今天,才受了这么几鞭就嚎得要死要活的。
  那原主呢?她又是怎么挺过你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折磨的,最终被欺辱至死。
  “啪……啪……啪……啪啪。”
  同样,魅毫不手软的抽打在顾惋柔背上,鲜红的血液渗出衣服,染红粉衣大片面积,最终顾惋柔疼得晕了过去,魅才停下来。
  这具身体太弱,完全不能跟前世相比。
  收拾完这几人后,她累得气喘。
  活动活动拿鞭的手腕,把手中鞭子甩在地上。
  “来人啊,救命啊,快来人啊,顾思画打死大姐了。”
  身后两个趴在地上挪动,朝院门外喊人。
  魅转身居高临下的冷晲着她们,勾唇冷哼,对她们三人露出讥讽嘲笑的神情。
  “你们可真是恶心。”
  这三人只有在原主顾思画面前才会露出丑陋不堪的嘴角和恶毒心肠。
  但在其他人面前,永远装得清高优雅。
  所以每次来欺负原主,她们都是单枪匹马,屏退所有下人,美名其曰来找妹妹一起玩,谈心聊天。
  在每次关起门来欺负完原主后,她们居然还能恬不知耻的四处造谣,把原主名声败了个干净。
  若是不坐实了她们按得名声,岂不是对不起她们一番苦心。
  任她们嚎叫呼救,反正是喊不来人的,谁让她们平日吩咐下人不许靠近呢,今天就让你们自食恶果。
  魅越过俩人朝院中屋子走去,走到快要到门口时,魅顿下脚步。
  “看够了没?”她朝着屋里问。
  从阴影中走出来一个人影,很快,她出现在光亮中,梳着双鬓,头戴绒花,碧绿色的衣服有些破旧,但比起魅身上的这身,显得好多了。
  四目相对,女孩冲出房屋,小跑到魅跟前,神情担忧的询问:“小姐,你没事吧!刚刚可急坏月儿了。”
  魅盯着她说话时的表情,那担忧神色分明是装的。
  “那你为何不出来帮我?”
  月儿当即被问得哑口无言,又很快回神的语腔委屈道:“小姐,不是你说,大小姐二小姐三小姐来,就让我躲起来的吗?”
  她的话倒不假,原主是曾这样对她说过。
  面对这三个人找麻烦,她身为原主的丫鬟,自是免不了受连累。
  她一年前被指派来伺候原主,而原主是顾府最不受宠的小姐,又死了亲娘,日子过的艰难。
  她百般不愿,可终究是个奴才,上面的安排岂是她能左右的。
  心有不愿,伺候也是敷衍了事。
  加之原主也不太管她,她也非常的肆无忌惮,每次受了连累,对着原主不是百般抱怨,就是冷嘲暗讽。
  原主这个傻二憨也觉得是自己连累她,所以让每次躲起来不用管她死活。
  魅嘲她哼了一声,越过她继续朝屋里而去。
  边走边吩咐她:“去,打桶热水,找身干净衣裳,拿瓶伤药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