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三四文学 > 龙王聘 > 番外 卿卿为洲8

番外 卿卿为洲8


番外 卿卿为洲8
番外 卿卿为洲8
虞卿洲听完卫修的话没再说什么,转身坚定的离开了。
看着虞卿洲离开的背影,卫修的笑容越来越深,“虞卿洲啊…呵……”
“我想要的人,无论如何都只能留在我的身边。”
卫修的蓝色眼眸中此时已经闪烁着病态般的偏执,“谁都不能抢走她!”
虞卿洲并不知道卫修心中的小九九,或许他知道,但他不在乎,他只想要救景瑶。
那竹简上记录着缓解景瑶幻象的方法和根治的方法。
缓解的方法就是给景瑶服下一种药,而根治的方法则是要找一千名童男童女,以血祭之。
前者不难,然而后者是伤天害理阴损至极的方法,景瑶是断然不会同意的,毕竟那是一千条无辜的人命。
虞卿洲站在栖元宫的梨树下,垂着眼眸看着地上的梨花发呆,眼底有太多的情绪。
纠结,迷茫,痛苦,坚定。
“在想什么?”
虞卿洲身后响起景瑶的声音,带着一丝好奇。
景瑶的声音让虞卿洲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清明,同时也更加的肯定。
“在想你。”他想也没想,这句话脱口而出。
景瑶愣住,她知道虞卿洲不是个会说谎和甜言蜜语的人,所以他说在想她,那便是真的在想她。
这一刻,景瑶的心在呯呯直跳,像是有一头小鹿在乱撞。
可恶,这样直白的回答让她还真是……喜欢。
“不是天天都能看到我么,还想我啊?”景瑶稳了稳心神,语气当中带着一丝调侃。
“看不够。”虞卿洲认真回道。
景瑶,“……”
受不了这样直白的炙热了。
景瑶转移了话题,她说道,“我之前跟你说的话,是认真的,你不能再留在九幽了。”
虞卿洲也很固执,“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已经找到了办法解决你的问题了,你再等等……”
“什么?”
虞卿洲的话让景瑶震惊不已,有办法能解决她所看见的幻象?
怎么可能……
那明明是来自北海满满的恶意,怎么会有办法。
虞卿洲此刻的眼神无比的坚定,他轻轻的揽着景瑶的肩膀,“相信我,我可以办到的。”
看到他的眼神,景瑶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鬼使神差的相信了。
“好。”景瑶轻轻点头,“我愿意试试。”
虞卿洲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差点让景瑶花了眼。
从这天之后,虞卿洲时不时就会做东西给景瑶吃,出乎意料的是,虞卿洲做的这些吃食味道还不错。
除了给景瑶送去吃的之外,景瑶近来很少看到虞卿洲,有时候接连好几天都没在栖元宫见到虞卿洲的人影。
这期间倒是卫修来得勤,顺便在景瑶的耳边蛐蛐虞卿洲。
很多时候景瑶只是一笑置之,可最近她感到有些不对劲了,在吃了虞卿洲送来的东西后,她看见幻象的次数更加的频繁了,而且破坏力比之前更甚。
在再一次幻象发作之后,景瑶对虞卿洲提出了一个要求。
“你要去归墟?”虞卿洲震惊的望着她。
景瑶肯定点头,“对,我要去九幽,别问为什么,带我去。”
见景瑶如此坚定,虞卿洲果真什么都没有问,即便归墟有一些不美好的回忆,但只要景瑶想去,他不会有半分犹豫。
景瑶和虞卿洲去归墟的事没有任何人知道。
当景瑶凌空立于归墟深海上空之时,她头上别着的玄墨像是感应到了主人的情绪,瞬间化为一玄衣少年跪在景瑶面前。
“主人…求您不要!”
少年仰头看着景瑶,一双眼眸中满是哀求。
他自诞生在这个世间起,就陪伴在主人身边,主人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
景瑶看着跪在面前祈求的少年,她伸手轻抚着他的头,浅浅的叹了口气,她说道,“玄墨,对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唯有把你封印才能保全更多的人。”
也能保全你。
少年玄墨双眼通红,摇着头,“主人,玄墨一直都跟在您身边,从未离开过,如今您要把玄墨一个人留在这里吗?”
即便景瑶心中也很是不舍,但为了防止之后自己少造杀孽,她只能如此。
没有玄墨在身边,她的战斗力将无法提升到最强。
“玄墨,对不起。”
景瑶隐忍的闭上眼,一滴热泪落下,抚在玄墨头顶的手忽然之间灵力涌动,下一刻,玄墨便由少年变回了一杆玄色长枪!
景瑶不舍的抚摸着枪身,即便再有不舍,也只能将玄墨封印在这深渊之中。
“虞卿洲,帮我打开深渊。”虞卿洲深吸了一口气。
虞卿洲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听话的沉默着打开了脚底下深渊的结界。
海水在这一刻沸腾,景瑶在最后看了一眼玄墨之后,用力的将长枪掷入了水中,随后迅速结印将其封印在了深渊之中。
“哥哥……”
小女孩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悲伤在景瑶耳边响起。
深渊恢复平静之后,景瑶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对虞卿洲说道,“我们走吧。”
虞卿洲看了一眼深渊,默默的跟在了景瑶身后。
他攥紧了拳头,景瑶,再等等……
很快了。
从归墟回到九幽之后,景瑶就有些恹恹的,而虞卿洲依旧是早出晚归,有时候不见人影。
直到这一天来临……
景瑶再次见到虞卿洲的时候,他似乎浑身的每根汗毛都在激动颤抖。
“景瑶,我终于可以救你了。”
虞卿洲握紧了景瑶的手,双眼炽热的看着她,眼眸中满是执着。
他的话让景瑶也怔神了,难道真的有办法?
“你跟我来。”
虞卿洲不由分说的拉起景瑶的手跑出了栖元宫,二人来到一处无人之境。
“等等,究竟是什么办法?”景瑶挣开了虞卿洲的手,疑惑的看着他。
不知为何她总有种心绪不宁的感觉。
她刚说完,自己身处的四周忽然亮起血红色,光在地上汇成一个奇怪的图案,当整个图案在她脚下亮起之后,景瑶的呼吸忽然一滞!
这是……
祭灵阵!
“虞卿洲!你做了什么!”景瑶惊恐的看着虞卿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